邱志傑:說說我對威尼斯雙年展中的國家館的理解


邱志傑:說說我對威尼斯雙年展中的國家館的理解

2021-01-16 澎湃新聞

邱志傑:說說我對威尼斯雙年展中的國家館的理解

2020-11-06 15:49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邱志傑:說說我對威尼斯雙年展中的國家館的理解

我認真比較過國際藝術雙年展、奧運會和世博會這幾種不同的平台。它們誕生在幾乎相似的時代,都是在19 世紀末。芝加哥哥倫布世界博覽會是1893 年,巴黎世博會是1889 年。現代奧運會是1896 年,威尼斯雙年展是1895 年。那個時候民族國家的觀念十分盛行,甚至德國也在那時候才剛剛建立不久。人們習慣性地以民族國家作爲理解藝術的單位。

實際上我個人認爲藝術家和城市的關係比和國家的關係更密切。紐約人可能對於紐約的認同感大過美國,巴黎可能認爲自己比法國都大。所以2012 年當我擔任上海雙年展總策展人的時候,我設立了城市館。就是爲了超越民族國家的敘事框架來討論藝術家和他們的日常生活的關係。我希望在「天」「地」「人」的秩序裡面來談論藝術,而不是在一種「國際」秩序裡面。

文獻區

雖然奧運會的口號說「重在參與」,可是大家真的連銀牌都忽視了,只關注得金牌的人,要不然奧運會就不會弄出一個獎牌排行榜。所以奧運會的確是國家的經濟、政治實力的體現。奧運會在某種程度上的確是戰爭的一種替代形式。而世博會展示的是國家的特殊性:有科技的國家展示科技,沒有科技的國家展示他們沒有科技過得也挺快樂的。有風景的國家展示風景,有原住民的國家展示原住民,有歷史的國家展示歷史。奧運會關心的是國家的實力, 世博會關心的是國家的特殊性。對我來說世博會和旅遊是有關的,它志在吸引大家,向大家介紹這個國家,塑造出一個旅遊目的地。

汪天穩與鄔建安  七座山 系列  手工鏤刻牛皮  150cm×300cm×7  2017

一個藝術雙年展的使命,我覺得和奧運會與世博會是截然不同的。藝術雙年展需要去展示每個國家自己遇到的困難、尷尬、危機,以及這個國家的文化人和藝術家們在面對這些困難、尷尬、危機的時候所展現出來的解決問題的辦法和能力。大家來雙年展是交換大家面對的問題,交換大家解決問題的經驗,從而達成一種和解,從而互相啓示。不是「哦,原來你們這個國家是這樣的,這麼好玩」,而是「哇,你這個辦法真不錯,我也可以學來試試看」。對我來說,威尼斯應該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它不應該用來展示某個國家的強大,或者它的有趣,而是要展示它的問題及其解決方案。

姚惠芬   馬遠十二水圖  蘇繡  20cm×35cm×12  2017

這幾年,在威尼斯大家也都意識到了民族國家的敘事框架是有問題的。在全球化局面下,一個持有中國或日本護照的人30 年來生活在紐約或柏林是很常見的事情。把這麼一位藝術家放在中國館或美國館都有點尷尬。所以這幾年有一些國家邀請其他國家的藝術家在自己的國家館展出。遺憾的是,這也給了一些不認真的國家機會,讓他們把本國國家館的參展資格進行出售。前幾年有一些中國藝術家在肯亞國家館的展出引發爭議,就緣於此。

湯南南與汪天穩  逍遙遊 系列 手工鏤刻牛皮  300cm×150cm 2017

我認爲雙年展即使有國家館,也並不是要去提供出一個完整和權威的國家形象。藝術家和策展人對國家的闡釋依然是從個人角度出發的,並不存在著一個官方的、經典的、正式的國家形象的闡釋。對我來說,威尼斯的各個國家館們,絕不是要完成這樣一種使命,而是要去呈現這個國家在此刻的某一類藝術、某幾個藝術家或某一個策展人從個人角度出發,對這個國家的文化、傳統和現實的非常個人化的理解。

鄔建安  大河的誕生 剪紙拼貼 267cm×2400cm 2012

對於一個國家的形象,久而久之人們總是會形成一些刻板印象。諸如法國人浪漫啊,德國人嚴謹啊等。但是這些刻板印象恰恰要通過策展人和藝術家個人的視角,通過對這個國家的重新闡釋來進行顛覆。我認爲這是威尼斯雙年展的每一個國家館的使命之一。今年德國館的《浮士德》是經典的德國元素,但是這個德國被描述爲衝突的、迷亂的、摸索的狀態。我認爲它受到專業圈的稱道,正是因爲它顛覆了人們對於德國的刻板印象。

所以對我來說,全面地去闡釋這個國家的壓力並不存在。反倒是要通過這種個人視角,翻新我們對這個國家的理解。國家的形象,需要儘可能多樣的個人視角去加以豐富。

圖書推薦:《不息:第57屆威尼斯國際藝術雙年展中國館》,中信出版社

關鍵詞 >> 威尼斯雙年展,邱志傑

特別聲明

本文爲澎湃號作者或機構在澎湃新聞上傳並發布,僅代表該作者或機構觀點,不代表澎湃新聞的觀點或立場,澎湃新聞僅提供信息發布平台。申請澎湃號請用電腦訪問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關推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