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同一個世界”全球線上演唱會:從滾石樂隊的鼓到查理·普斯的床,帶您重溫九個“非專業”細節 – BBC News 中文


Lady Gaga, Jennifer Lopez and Sheryl Crow

Image caption

參加演出的藝人超過100人,其中包括Lady Gaga、珍妮弗·洛佩茲和雪瑞兒·可洛。

在嘎嘎小姐(Lady Gaga)那個群星璀璨到炸裂的“同一個世界:團結在家”(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線上演唱會,從保羅·麥卡特尼(Paul McCartney)到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泰勒絲)等一眾人物一同向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中的前線工作者表達了支持。

這場歷時八個小時的網絡演唱會裡,超過100名音樂人在各自的家居里表演,通過電視和串流服務向全世界廣播。

在這種情況下,轉播的品質很參差——但是能夠一窺這些流行音樂巨星們在封鎖期間生活的寓所,還是很令人激動。

週日的BBC電視一台播放了這場節目的精選,同時還加上了由“混合甜心”(Little Mix)、湯姆·瓊斯(Tom Jones,湯·鍾士)和“靈魂拾荒者”( Rag ‘N’ Bone Man)等人參加的英國獨家表演內容。

以下這些,是我們在這場“家居版拯救生命(Live Aid)演唱會”當中發現的有趣細節。

1 泰勒·斯威夫特把每個人都唱哭了

泰勒·斯威夫特(泰勒絲)曾說過,她永遠不會現場彈唱《你很快就會好好的》(Soon You’ll Get Better)這首歌,因為歌曲的主題——她媽媽被診斷出癌症——令她太難受。

但是在周日的表演中,她硬是扛過來了,在整個表演的大部分時間裡,她都雙眼緊閉。

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語境裡,描繪在醫院候診室裡與上帝討價還價的歌詞承載了額外的情感份量,感召著在疫情中受苦的人們,以及為他們擔憂的至親和至愛。

當斯威夫特的嗓音唱出“What am I supposed to do if there’s no you?(若沒有你/我當如何?)”的時候,我們當中有不少人會與她一起哽咽。

2 滾石樂隊沒有鼓,卻仍能奏出鼓樂

再過一百萬年,我們都不覺得滾石樂隊(The Rolling Stones )會使用錄音伴奏玩音樂……但是,除非查理·沃茨(Charlie Watts)有一張魔術椅,否則那些鼓聲就不可能真的是從他家里傳來的。

3 查理·普斯連床鋪都懶得收拾

圖片版權
Global Citizen

查理·普斯(Charlie Puth)的媽媽要是看見這個會說什麼? (因為普斯真的是在他父母家裡,所以我們有一半在等著,他媽媽會在他唱《再見你一面》的中間走進來罵他一頓。 )

不過,這位流行歌手基本上還是有努力整理一下的——至少他可能有將那些沒洗的餐盤都搬到鏡頭以外了。

但是呢,令我們印象深刻的是黛兒塔·古德倫(Delta Goodrem),她很“雞賊”地將鏡頭對準了她那個放滿獎座的飾櫃。

圖片版權
Global Citizen

4 史提夫·汪達向死於新冠病毒的靈魂音樂巨星比爾·威瑟斯致敬

“在這樣的艱難處境中,我們必須互相倚靠,”史提夫·汪達(Stevie Wonder)說,“我的朋友,已故的比爾·威瑟斯(Bill Withers)有一首最適合這個主題的歌,我希望我們所有人都在今晚記念他。”

他精彩地演唱了這首靈魂樂經典,當中還加入了他自己的歌《Love’s In Need Of Love Today》當中的一些元素。這是一次精準而又感人的表演。

在家看著的嘎嘎小姐(Lady Gaga)對此作了最好的總結。

5 有些歌手的麥克風是不是好一些?

圖片版權
Global Citizen

這些家居視頻還有一些吸引人的看點,就是這些歌手家裡的收錄設備。

在這一點上,雪瑞兒·可洛(Sheryl Crow)是輕鬆勝出。她在田納西州家中的後院穀倉裡直接建了一個專業的錄音室。

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看……

圖片版權
Global Citizen

這個多次創造唱片白金銷量的歌手,到底需要多少把吉他呀?

不過可洛是比較幸運的一個。其他一些藝人似乎就需要屈就,用CD來播放背影音樂,然後對著筆記本電腦來唱了。殺手樂隊(The Killers)則用一把Casio的電子琴聯奏《Mr Brightside》。

在預熱演出當中,技術問題還特別明顯——不過,就連保羅·麥卡特尼(Paul McCartney)都用豎構圖而不是橫構圖來錄自己的那部分。這是多業餘的錯誤呀! (除非他以為自己是準備上抖音TikTok,而不是一次不同國家同步播放的重大演出。)

不過,主辦機構全球公民(Global Citizen)表示,這種粗糙有一部分是有意為之。展現出一些明星在技術上遇到的困難,幫助傳遞出一種團結的訊息。

“我們不希望搞得更專業,”首席執行官休·埃文斯(Hugh Evans)向《綜藝》(Variety)雜誌表示。

“我想現在,每個人都知道,這些人是在自己家裡(開唱)。我們不打算提高製作的精度,因為我們希望錢能夠用在(公益)事業上,因為我們的確認為那才是最重要的。”

6 珍妮弗·洛佩茲的嫵媚

你還以為珍妮弗·洛佩茲(Jennifer Lopez)拿塊布紮起頭髮,套件罩衫就出場了?醒醒吧,這是不可能的。

J Lo還是交足了戲,帶來了我們在封鎖期間難得一見的光芒和嫵媚。只見她沐浴在一百支蠟燭的溫暖光芒之中,翻唱了芭芭拉·史翠珊(Barbara Streisand)的歌曲《People》,而且是一個甜入心脾的版本。

7 克莉斯汀和皇后關心的是我們的精神健康

圖片版權
Global Citizen

封鎖令讓人情緒低落,可不只你一個人感覺得到。

“這真的很奇怪,”藝名為克莉斯汀和皇后(Christine And The Queens)的流行歌手說,“現在全都只能靠屏幕了,沒有人的接觸,而我知道,這在情感上是非常消耗心力的。法國已經進入第四周了,這裡一直都挺緊張。”

“我知道這很難,(但是)不要遲疑,在你感覺情緒低落的時候,就上網去找人吧,”她說。

這名歌手的本名是埃洛伊茲·萊提希爾(Heloïse Letissier)之後就表演了歌曲《People, I’ve Been Sad》——一首溫柔又纏綿的歌,表達了她自己在幸福路上的困擾。那是全晚最有感染力的表演之一。

8 技術限制卻令一些人玩出了創意

圖片版權
Global Citizen

不是每個參與演出的人都在家裡有一個錄音室,或者能夠和他們平常的樂隊聚在一起,因此就有了一些有創意的視頻玩法。

基思·厄爾班(Keith Urban)就在封鎖令下和妻子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住在一起,於是他就自己一個人擔當樂隊的所有伴奏角色——在翻唱史蒂夫·溫伍德(Steve Winwood)的《Higher Love》時,視頻裡就有三個基思·厄爾班在同時演奏。

約翰·萊甄德(John Legend)則給他那首單曲《Bigger Love》做了一條有聲有色的片段,幾個舞者在片中互動,哪怕實際上他只是自己一個人在家里而已。 (片段的最後還來了一個很棒的轉折。)

韓國流行男團SuperM的其中一個成員還在與團隊一場演唱歌曲《With You》的同時,現場為粉絲畫了一幅畫。

脫口秀主持人吉米·法倫(Jimmy Fallon)則和幾十個醫護工作者一起,以冠狀病毒防疫為主題,一邊翻唱歌曲《沒有帽子的人》(Men Without Hats),一邊跳了一組防疫“安全舞”。

他們在改編的歌詞裡唱:“We can dance, we can dance, everybody’s washing their hands(我們跳/我們跳/人人都洗手)。”

9 串流令公益表演發生了改變

圖片版權
Global Citizen

“嗨,大家好,我是艾麗·古爾丁(Ellie Goulding),我準備為你們彈幾首歌,”艾麗·古爾丁說。但是她只彈完了一首歌,畫面就切去了克莉斯汀和皇后那裡。

原來,這些樂手們都被要求錄好幾首歌,然後錄好的片段就在八個小時節目裡的不同時間播出來。窩在幾個斑馬紋靠枕裡的古爾丁,在幾個小時之後又再出現,表演了一首民謠吉他版的《燃燒》(Burn)。

看起來,主辦方感覺,在這個隨機播放的音樂串流時代,人們不會像看“拯救生命音樂會”那樣坐下來好好看完每個藝人的15分鐘完整演出。

不過,這也在觀眾習慣的多角度鏡頭和快速剪接欠奉之下,令節目還能有一種節奏感。這有可能會成為接下來這些年裡公益演唱會的一種形式。

整場音樂盛宴現在都可以在串流平台上重新觀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