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香港失業者為糊口暫別夢想與專業 – BBC News 中文


陳建文為生計兼職消毒工作。

Image caption

陳建文為生計兼職消毒工作。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從中美貿易戰、去年的“反送中”示威到今年的新冠疫情,香港經濟受到沉重打擊,失業率升至3.7%,是9年以來的高位,航空、旅遊、飲食業固然是首當其衝,但其他行業也在苦苦爭扎,許多人要放棄原本的專業和職位,為糊口轉行。

BBC中文采訪了兩位不同行業、不同世代的失業人士,傾聽他們訴說這個時期的體會和反思。

從演員到洗車工

30歲的陳建文是自由藝術工作者,疫情前,他是舞台劇演員和導演,在學校兼職教演戲以及拉丁舞。

疫情爆發後,香港政府實施多項措施,限制人流聚集,舞台劇也全面暫停,教授藝術的工作也突然暫停。在這個講求“社交距離”的時期,他原來的工作恰好相反,是推廣“社交接觸”的工作。

他在疫情初期便有危機意識,感受到社會的恐慌後嘗試尋找各種工作,試過做手調飲品的店員、裝修工人到近日兼職為交通工具、酒店餐廳等做消毒塗層。

他身邊很多同行和朋友需要停薪留職,他自言是幸福的一群,能夠找到工作,一些人形容他是“放下身段”、“自強不息”。

Image caption

陳建文希望疫情過後能再次踏上舞台。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他坦白說,起初自認為是學士畢業,演員也是一門專業,專投勞力賺錢的工作是“大材小用”,新同事沒有藝術界般融洽快樂,消毒塗層工作要他通宵上班,起初也難以習慣。

“現在是‘馬死落地行’(粵語,失去謀生工具),沒有選擇,但我為人樂觀,一個演員懂得‘執生’(粵語,隨機應變),所以不會死的。”

但這種歷練,或許對其演藝生涯有不一樣的啟發,“做演員溝通能力和觀察能力更好,做飲品店店員,或是與客戶溝通的工作是有優勢,裝修時也可以加入演員、藝術家的美學角度。”

他與患癌症的母親同住公營房屋,日常生活開支不輕,現在收入只有之前的一半,只好節衣縮食,“寧願留錢買消毒用品,連手機的月費計劃也要改選一個便宜的”。

肺炎疫情:香港失業者為糊口暫別夢想與專業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失業中的美國青年:淚水、恐懼與不安

香港政府推出了兩輪分別300億和1375億港元的抗疫基金資助業界度過難關,藝術文化界僅獲發合共1.5億港元,大型獲政府資助的藝團獲得額外多8%的補助,其他與政府有合作的藝團,則可以申請最多8萬元的補助,個人身藝術者則獲7500元補助。不少藝術團體指出,在今次疫情下要取消多場公演,疫情過後市民會否在這方面消費也是未知數,政府的補助難解燃眉之急。

陳建文估計一半香港劇團可能會撐不住,許多演藝人士會被迫轉行。他指出,這次疫情也突顯了自由工作者欠缺保障的弊端,政府提供資助的方式主要是面向一些有長期僱員的雇主,他認為,政府對主要聘用自由工作者的行業(例如建造業、設計、藝術)等欠缺理解,藝文界在此時此刻特別被忽略。

但他強調,自己熱愛藝術工作,疫情過後一定會再次現身舞台,相信在疫情過後,人民需要受到鼓舞,文化藝術仍然有其重要價值。

Image caption

陳建文為生計兼職裝修。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中年轉業難

相比起年輕人,中年人在此次經濟危機似乎面對更嚴峻的困境。

50多歲的阿美(受訪者要求化名)原本是成衣貿易的採購經理,在新公司上任一個多月,便遇上疫情,公司縮減規模向她開刀。

“這不是一個容易轉行的年紀,”她對BBC中文說,“現在是很迷茫,我已經不考慮做文職,但市場上沒有工作,我每天寄十幾封求職信,但從來沒有試過找這麼多工作都沒有回音,我已經把人工下調三成多,但外面就是沒有工作,我把人工降至初階員工的級別,也沒有人願意請。”

阿美投身成衣貿易多年,經歷過香港轉口貿易最輝煌的年代,以前香港是中國大陸與外國之間的中間人角色,廠商在大陸設廠,透過香港把貨物傾銷到歐美各國,但隨著大陸經濟發展,香港的中間人角色已經逐漸消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阿美形容成衣轉口貿易在香港已是夕陽行業。

阿美形容,自己的專業走向夕陽,早已是難以改變的事實,早前中美爆發貿易戰,這行業在香港的需求大減,她之前的公司承受不了貿易戰的衝擊,把她裁掉。剛轉了新工作不久,又倒楣地碰上疫情而被裁員。

以前,她為了在這行業上打滾,報讀過市場學、紡織業相關的課程自我增值,但眼見這類型的公司一間接一間倒閉或離開香港,很可能要忍痛拋棄自己工作多年的專業。

她說,身邊早已有很多前同事轉行,自己亦曾嘗試未雨綢繆,報讀保安人員相關課程和獲取牌照,希望可以轉工。在今次疫情中,她被裁員後也試圖尋找保安人員相關工作,但其保安課程導師告訴她,因為疫情的關係,太多人爭相入行,她也不好意思與別人競爭。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深受旅客歡迎的尖沙咀海港城沒有了以往的人潮。

她目前與母親同住,靠積蓄過活,在這段被迫留在家中的日子,她和母親為生活細節和如何省錢增添了摩擦。

節衣縮食成為不少香港市民目前的苦惱,阿美說現在不會胡亂買新衣服,鞋子破了寧願去修補而不是買新的,要暫停支付保險費,取消一些需要支付費用的信用卡,過往比較自由的消費模式已不復再。

“我預計到經濟好轉,也難以回到以前般這樣過活,”她說,“我每天在愁下個月如何支付家用,我很想找兼職,自己很大壓力,不想待在家太久,脫離職場久了,適應能力會變差。”

香港經歷半年多的政治風暴,自稱是“和理非”親民主派人士的阿美說,曾經參與和平遊行表達不滿,但社會運動轉趨激進,政府也沒有一絲讓步,讓她更覺得這個城市沒有反抗的力量。

“我有參與遊行表達不滿,但香港政府好多時的思維是傾向中國,到現在(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也下不了台,還在死撐,”她說,“回歸了就是回歸了,香港地位會被削弱,令香港成為中國的第二、三、四線城市。”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疫情爆發後,香港旅遊及零售業備受打擊,商場人流稀少。

香港目前超過一千人確診新冠肺炎,對比起許多國家與地區,疫情不算嚴重,香港實施的抗疫措施被一些外國媒體推崇,但在一些親民主派人士眼中,這次香港抗疫相對成功是市民主動自發戴口罩和減少社交距離的成果,政府在醫護界結束罷工後提出的“封關”及社交距離等措施,是“後知後覺”。

香港政府強調,抗疫措施是參考專家意見,並隨疫情發展而加大力度,但這種說法得不到香港的醫療專家以及反對派的認同,政府顧問團成員、香港大學傳染病專家袁國勇曾經以強烈措辭,批評有官員輕視疫情,是“不見棺材不流眼淚”,他後來為自己用詞過激致歉,稱自己是緊張疫情而失言。

經歷今次疫情后,阿美認為,香港市民對政府的不滿增加,她特別不滿港府抗疫基金無法幫助小市民,政府傾向支援企業老闆,而非打工者。

港府最新一輪抗疫基金向承諾暫時不裁員的雇主提供每名員工上限9000港元的補貼,但政府未有就計劃作出規管,雇主可自行決定如何應用這筆補貼,而不必給予任何員工,香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也承認,計劃會令勞資糾紛增加。

她希望未來投身醫療界別,但目前就算想報讀相關課程,也因為疫情受阻,港府單純派錢無助解決失業問題,長遠要需要思考如何協助市民轉型,如果疫情持續,政府的再培訓課程應該要在網上舉行。

香港過往一直信奉獅子山精神,只要努力就可以闖出一片天,阿美說,目前的處境就好像把香港帶到了其父母經歷的上世紀60、70年代,那種“逆境自強”的精神可以鼓勵大家向前走。

“逆境是一定有的,希望大家可以捱過去,”她說。

肺炎疫情:香港失業者為糊口暫別夢想與專業 - BBC News 中文 2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解封:濕貨市場老闆說“今年是個荒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