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中国不设GDP增长目标 “中国梦”面临巨大挑战 – BBC News 中文


戴着口罩的中国民众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官方失业率接近历史最高水平,实际的失业率可能更高。

按照经济学家们的说法,中国的经济数据不可信,但是经济学家们现在遇到了新的难题——中国没有了经济数据。

上周五,中国表示,将不会为今年的经济确定增长目标。

这真是前所未有的情况,因为中国政府自1990年开始每年都会公布经济增长目标。

放弃经济增长目标是承认新冠疫情过后中国经济复苏困难重重。

虽然最近的数据显示中国正在从经济放缓中走出来,但是复苏之路并不平坦。

好消息

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工厂重新开始了生产。

4月份的工业产量增长3.9%,超过预期水平,也比今年头两个月大规模封城隔离措施实施后的跌幅13.5%有了显著的不同。

另外还有一系列的其他数据都出人意料地好,符合经济学家预测的V型反弹,也就是经济开始时突然大幅下跌,紧接着迅速恢复上升。

Image caption

中国国家统计局统计的2000年至2020年中国工业产量年度变化百分比值图

根据投资银行摩根大通的统计数据,中国六大发电站的煤炭消耗量在五一黄金周假期之后迅速飚升至历史同期水平。现在的消耗量比历史平均水平还高出1.5%,显示对电力的需求已经回复到正常水平。

中国封城之后出现的没有污染的天空,随着经济活动的增加也消失了。

中国空气污染在工业排放的推动下,最近也超过了去年同期,这是自新冠疫情开始以来的第一次。

所有这些迹象都显示,中国正在慢慢回到正轨。

但是这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正轨,这显示世界其他地方让各自的经济恢复起来所面临的困难有多大。

最近的零售业销售数字显示,让人们去商店采购极为困难。今年4月,零售额下跌了7.5%,虽然比3月要好,但是距离经济恢复正常运转所需要的零售额数字还有相当的距离。很多中国人仍在担心会出现二次感染高峰,他们不像从前那样愿意消费。

难怪中国现在放弃了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中国政府知道要预测本次疫情的深度和广度非常困难。

失业率上升

跟所有这些结合起来的另一个因素,是极为重要的失业率。目前中国官方公布的4月失业率为6%,比3月略高。这已经接近历史最高水平。

不过很多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的真实失业率应该更加严重。

  • 中国疫情缓和 习近平视察武汉的时机与信号
  • 当创历史新高的毕业生遇上肺炎疫情下萎缩的就业市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20年原本是中国要消灭绝对贫困的年份

总部设在伦敦的智库资本经济学(Capital Economics)认为,鉴于中国大约五分之一的农民工仍然没有返回城市复工, “真实的失业率水平很可能是官方数字的一倍”。

即便是中国共产党的喉舌《环球时报》,也一改惯常对中国经济鼓劲加油的啦啦队风格,指出就业市场前景多么惨淡。

该报说,今年随着小型企业的裁员, “中国私营经济领域从业人员的工资几乎不可能达到他们在2019年的收入水平。”

而且,这种局面好转之前情况还会进一步恶化。

北京大学的林毅夫教授引述清华大学今年3月的一次调查数据写道:未来3个月大约85%的私营企业都将很难生存。

他说:企业破产将导致失业率继续增加。

很多中国人受雇于国有企业,中国的经济体系与美国相比能更好地吸收各层次的失业人口。

Image caption

2000年至2020年中国总零售额的变化,统计单位为人民币万亿元(CNYtn)

中国老百姓有更多的积蓄,有更好的家庭后盾,很多农民工在家乡还保留着土地可以用来解决基本生活需求,在最坏的情况下甚至成为他们的寄托。

中国全球化智库(Centre for China and Globalisation)的王辉耀告诉记者说, “你会看到一个大的转变就是农民工回到自己的村庄,在那里他们都有块自己的土地。”

“的确,目前会有些艰难,但是中国以外的人可能无法理解我们是怎么看艰苦和困难的,这些中国人不久前很穷的时候都经历过。”

今时不同往日

中国共产党以往总是提出经济增长目标,把它视为中国经济成功的象征。

但是这一次情况却不同了:没有设定目标,也就无法回避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当前的经济环境是中国近年来最为严峻的。

的确,中国经济曾经走过困难的阶段,比如说1990年代时大量工人下岗失业。

当时国有企业支撑着中国的经济,为全国绝大部分的劳动人口提供就业机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面临近年来最为严峻的经济环境

由于经济放缓,国企工人大批下岗,失业率迅速上升。根据美国全国经济研究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的数字,当时中国的失业率每年上升一个百分点。

中国国企从1995年雇用劳动人口的六成减少到2002年的三成。私营企业迅速进入劳动市场聘用了大批年轻人,当时中国经济度过难关得以恢复。

但是这一次情况却不同了。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的经济学家乔治·马格纳斯(George Magnus)说,私营经济也同样面临压力, “当时没有贸易战,制造业正在大量转移到中国。”

“中国梦”面临压力

过去40年中国共产党一直可以向民众承诺一份简单的契约:我们保证你们的生活质量不断改善,你们跟我们保持一致,这样我们就可以让中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2012年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宣布 “中国梦”时,将这份契约表述得非常具体化。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牛津大学经济学家乔治·马格纳斯(George Magnus)说,中国工人可能开始复工了,但是世界其他地方还在经济恐惧当中。

2020年原本是中国梦这一宏大计划中的关键一年,中国要彻底消除绝对贫困,要让数百万计民众的生活水平和质量大大提高。

但是新冠病毒疫情可能会使当局这样一份社会契约无法兑现。

这次的疫情算得上是中共历史上面临的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并成为威胁中国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

数以百万计的年青一代可能无法确保能得到父辈们曾经享有的成功。对中共来说,要保证自身的合法性,确保契约中的财富、就业机会和社会稳定极为关键。

这就是经济复苏对中国如此重要的原因,而没有制定经济增长目标,就增加了中国政府迫切需要的灵活性,以便为经济复苏找到解决方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