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面骨簫問長齡:伊與吾皮熟好?


無面骨簫問長齡:伊與吾皮熟好?

2021-01-09 無齒的小草

這段是看著最恐怖場景,被假冒地理司的聖蹤暗害後,骨簫終被皮鼓師擒獲,帶回了原始林。

「只挑斷我的腳筋,廢去我的功體,你不殺我,是不舍麼,這是第一次,第一次你肯將目光留給我」

「美麗的面孔,在你的身上無用,無臉,最適合惡毒的人」

面對骨簫的抒情,皮鼓師卻把骨簫的麵皮劃下,當時看到這段,真是驚嚇到我了,雙方的心性簡直扭曲到了極致。

接著,皮鼓師把骨簫麵皮做的皮鼓帶給她「女人的面孔,女人的青春,會衰敗老化,感激我爲你留住永遠的美麗啊」,骨簫卻只在乎和琴絕弦比起來「伊與吾皮熟好」

皮鼓師勸誡自己「要忍耐,我要忍耐,不能讓你這麼痛快的死,要讓你生不如死」

骨簫在嘶吼「你怎能愛上她,你是屬於我的,我不准你離開我」

沒有看前文,不清楚之前賀長齡對骨簫的想法,但骨簫表現出的愛確實太過極端,愛長齡的一切,他的生,他的死,他剝皮後的野豬面,不是一個看表面的俗人。對自己生死看得沒有對方態度重要。

總之,這是我看的很頭疼,很驚悚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