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中國美國缺席 國際社會聯手抗疫的時機與考量 – BBC News 中文


Boris Johnson.

隨著新冠病毒疫情繼續全世界肆虐,英國首相約翰遜在周一(5月4日)舉行的視頻大會上呼籲全球聯合抗疫。

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已經造成數以萬計的家庭痛失親人、無數企業停工停產、許多國家封城隔離至今仍然沒有解封措施。

由英國、加拿大、法國、德國、意大利、日本、挪威、沙特以及歐盟委員會共同召開的視頻大會,旨在為研發新冠病毒疫苗集資約83億美元,另外還將力爭研發的疫苗既廉價又高產,使全世界各國都能負擔得起。

在本次大會上,英國首相約翰遜表示,這場抗疫是 “人性對抗病毒”, “我們每個人都身在其中,只有團結一致才能戰勝病毒。”

約翰遜本人在今年3月感染了新冠病毒,還曾因為病情嚴重在重症病房內治療了3天。他是參加會議的唯一一個感染病毒的國家領導人。

值得一提的是,世界經濟第一大國美國以及世界最早爆發新冠疫情的第二經濟大國中國缺席本次的視頻大會。

5月1日,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時表示:在這次大疫情中可悲的真實情況是,世界並沒有團結起來應對Covid-19病毒。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政策,不同的國家有不同的看法,不同的策略。這使得病毒繼續擴散,從一個地方蔓延到另一個地方,最後又回頭。我們需要一個合作的機制,做出國際間的反應,所有國家都有互補的策略消滅病毒,而且有解除隔離的策略。

抗疫分歧

翰遜在視頻大會上表示, “要贏得這場抗疫戰鬥,我們應該攜手合作,在人們周圍建立起防護系統,而這只能依靠疫苗。我們越團結,與世界分享我們的優勢專長,科學家就能更快成功研發疫苗。”

“爭分奪秒研發疫苗是為了抑制病毒而不是為了國家之間的競爭。”

在大會之前,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馬克龍和意大利總理孔特、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挪威首相埃爾娜·索爾貝格以及歐盟領導人還簽署了一封公開信,稱集資活動是啟動前所未有的全球協作,讓科學家和監管部門、產業和政府、國際組織、基金會和醫療專家們聯手抗疫。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中國與美國在新冠疫情中的對立態度成為藝術創作的主題

公開信說,如果我們能開發出一款由世界發明的疫苗,為世界所用,這將是21世紀獨特的全球公益事業。

儘管美國政府對世界衛生組織自疫情開始以來的很多決定不滿,並在4月15日決定暫停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供資金,但是公開信仍然對世衛組織表示支持。

公開信表示:我們支持世界衛生組織,而且我們很高興能與蓋茨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以及惠康基金會(Wellcome Trust)等有經驗的機構聯手合作。

公開信還說: “我們已經做好準備領導全球抗疫並支持全球抗疫。”

抗疫領導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簽署公開信的各國領導人包括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德國總理默克爾(資料圖片)

世界頭號經濟大國美國,被認為在以往的國際事務中擔當起領袖的責任。而這一次,美國似乎自顧不暇,也因為對中國的不滿而影響了與西方其他國家的合作。

在3月25日舉行的七大工業國(G7)外長視頻會議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堅持把新冠病毒稱為 “武漢病毒”,與其他與會國家意見相左,最終會議未能發表聯合聲明。

很多評論人士認為,本次疫情可能是逾百年以來第一次沒有人在危機時刻向美國尋求領導。

而在中國方面,儘管官方媒體大力宣揚塑造中國全球抗疫領導者的形象,強調中國始終公開、透明、負責任,並向很多國家提供了抗疫物資,但是至今對美國提出的這些疑問所做的回答仍然未能讓外界完全接受和信服。

英國議會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保守黨議員湯姆·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向BBC表示, “所有國家都疲於應對疫情的數據,因為這是一個新的病毒。但是讓中國共產黨格外不同的是,他們並不是沒有足夠的數據,他們故意篡改數據,這就與其他國家不同”。他說世界要面對的問題是: “中國共產黨把自己的存亡放在民眾存亡之上”。

中國美國缺席 國際社會聯手抗疫的時機與考量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肺炎疫情:特朗普稱對中國“有點不爽”

分析人士認為,美、中兩國在病毒起源、疫情透明度、世界衛生組織的作用等諸多重大問題上的分歧,使得其他國家在聯手抗疫問題上極為謹慎,擔心稍有不慎捲入紛爭,影響了與傳統盟友美國和新興大國中國之間的友好關係。

然而,歐洲國家的政界人士對全球抗疫的 “群龍無首”局面並非沒有深刻的認識。

德國外交部長海科·馬斯(Heiko Maas)4​​月對《明鏡》周刊(Der Spiegel)說, “應對疫情中國採取了一些非常專制的措施,而在美國則在很長時間內不重視病毒。這是兩個極端,都不能作為歐洲的榜樣。”

而英國前首相戈登·布朗早在3月中旬就曾刊登署名文章批評說, “在新冠疫情危機中,我們的領導人沒有盡到責任。”

如今,歐洲不少國家開始解封走出疫情隔離之際,這些國家、組織和機構的共同努力,算得上全球協調抗疫的一大進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