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時代」來臨?近500萬部「女頻」小說誰在讀?


「她時代」來臨?近500萬部「女頻」小說誰在讀?

2021-01-09 上觀

從瓊瑤愛情小說到如今遍布網絡的「女頻」文學,女性對羅曼史的閱讀偏好無需言說。近日,國內網絡文學龍頭企業閱文集團傳出消息,正式上線全新女性閱讀品牌「紅袖讀書」,平台整合起點女生網、雲起書院、瀟湘書院、紅袖添香、小說閱讀網、言情小說吧六大女頻品牌的全部作品及作家資源,將於移動端統一匯總分發。

「女頻」即「女生頻道」的縮寫,通常指以女性爲主要讀者的言情類小說,是伴隨著網際網路閱讀而誕生的一個詞彙。

對於文學消費領域悄然而至的「她時代」,這是一個強有力的信號——女性寫作、女性閱讀的分量越來越重。同樣,這也引起了新的好奇,網絡文學高速發展的20年中,女性的寫作主題、閱讀偏好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當下,女頻小說又該如何打動讀者?

進入「她時代」的網文

閱文集團聯席CEO吳文輝報出這樣一串數據:截至2017年年底,中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爲3.8億,女性用戶占比45%;數字閱讀核心付費用戶羣體中,女性用戶以56%的占比勝過男性的44%;新一代主流用戶羣體「95後」中,女性網文付費意願比例高達76.6%。如果把邊界再擴大一點,可以看到垂直漫畫APP的女性用戶占比已達到53.7%;而在網劇領域中,女性更以68%的比例占據壓倒性優勢。

這些都是「她時代」的佐證。2002年,吳文輝與林庭鋒等人聯合創立起點中文網,開始拓展他們的網文版圖。3年後,起點中文網開闢女生頻道,專門服務於女性作家與女性讀者。彼時正值網絡文學網站初創期,除起點外,晉江原創網於2003年8月成立,主打原創言情類小說;瀟湘書院、紅袖添香上也有大批言情小說庫存。

作爲通俗愛情小說,言情小說通常以男女之間的浪漫愛情故事爲主要內容。儘管男女主角的身份背景、外貌家庭等有所差異,但浪漫的故事情節、完美的結局幾乎是所有言情小說的共性。

網絡極大地拓展了女性作者的寫作空間,儘管寫作的內核不變,但言情小說的寫作題材、式樣在網文發展的20年中被極大地拓展。穿越文、架空文、都市愛情、職場文……女頻的小說門類難以計數。

這些變化,身爲「掌門人」的吳文輝看在眼裡。「曾有人戲言,越來越多的『她』正在包攬全家人的消費,成爲當代消費行業的最大主宰者。對於文娛市場而言,更是如此。越來越多的女頻題材作品大放異彩,令女性網際網路內容與消費領域成爲了備受關注和極具價值的潛力領域。」據他統計,目前「紅袖讀書」匯集的女頻作品總數已近500萬部,女頻作者約380萬人。並且,每位作者每天都在源源不斷地生產新的內容。

或許可以這樣說:20年前,在網絡文學發展初期,女性讀者、女性作家「圈地自萌」,在網絡上找到了寫作和閱讀的「領地」;20年後,隨著網絡文學發展成熟以及付費體系的完善,「她時代」已經名副其實。

寫小說的女警察

2008年是「天下歸元」工作的第八年,個性爽朗的她有一份與性格很匹配的工作——警察。當時,各大網絡文學網站已初步成熟,受朋友之邀,她開始利用閒暇時間寫小說,發表在瀟湘書院上。寫小說的人都有一個共性,喜歡閱讀,喜歡文學,天下歸元也不例外。「我的啓蒙是武俠小說,金庸、古龍,預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酣暢淋漓。」天下歸元說,寫作的初心從小學開始就有,直到工作後才終於付諸實踐。

警察是本職工作,寫作是副業,爲了保證穩定的更新,每晚她都會花四五個小時打字,最勤奮的時候每天更新一萬字。第一本書,天下歸元寫了一年,反響平平,沒有「入V」(VIP的縮寫),這就意味著整本書沒有任何收益。第二本書是《帝凰》,訂閱成績在當時依舊不算特別好。轉折發生在第三本書《扶搖皇后》,書籍經紙質出版後熱賣,積累了一大批粉絲,反過來帶動網絡訂閱,也令天下歸元開始在網文界嶄露頭角。

故事的後半部所有人都熟悉了。《扶搖皇后》售出影視版權,改編爲古裝電視劇《扶搖》,由楊冪、阮經天主演,今年6月在騰訊視頻首播。天下歸元的另一本小說《凰權》則被翻拍爲《天盛長歌》,由沈嚴、劉海波執導,陳坤、倪妮等影視明星主演,今年8月正式上線。

天下歸元的小說有一個共同點,可以被形容爲古風言情小說,無論故事背景還是遣詞造句,都反映某種傳統的、古典的生活想像。「寫古典文學、寫傳統,是我的個人愛好,網文作家要堅持你最擅長的題材、風格。」《扶搖皇后》講述了女主穿越到五洲大陸,成爲在底層掙扎的平凡少女孟扶搖,最後扶搖直上的勵志故事。在她筆下,女主角是堅強的、強大的形象,與菟絲花般依附男主角的「小白兔」有著天壤之別。「我追求男女平等,以及男女主角之間的互相理解、尊重,不喜歡太柔弱的女主,她必須是內心強大的,是自立、自信、自強、自尊。」天下歸元說,這種對男女關係的認知與警察職業有關,在這個行業,男女平等,值班、巡邏、抓賭,男警女警的工作是一樣,「自然而然會形成一種概念,我不比男人差,我也不能比男人差」。

天下歸元的選擇也與20年來女頻小說的發展趨勢相契合。最早的時候,市面上流行「霸道總裁」的套路,男強女弱幾乎是標配,衆多「瑪麗蘇」小說幻想了一個又一個普通少女遇上英俊瀟灑的白馬王子的故事。但正如天下歸元所說,女性嚮往浪漫愛情無可厚非,愛情一定是言情小說無法避開的主題,但言情小說的外延可以更廣。如《凰權》,就是一個「弈一局權謀天下,博一場愛恨起伏」的宮廷權謀故事,是一部帶有思考性的「正劇」。而觀察當下的言情小說,也可以發現,衆多女性寫作者重在塑造獨立自強的女主形象,將「霸道總裁」棄於一旁,轉而關注女性自身的成長。在愛情主題的包裹下,女性作家、女性同樣關注職場,關注都市生活,關注社會萬象,關注更有社會意義的寫作主題。

看了12年小說的讀者

在擁擠的晚高峯地鐵上,剛下班的陳夢一手抓著拉環,一手嫻熟地打開某網絡文學網站,轉頭對記者感慨,「90後」是見證了網絡文學發展的一代,「生活像按了快進鍵一樣往前沖,只有閱讀小說的習慣一直保留了下來」。

陳夢來自浙江,如今在上海一家律師事務所工作,雖然年齡不大,但閱讀女頻小說已有12個年頭了。「高中時,主要下載txt格式的電子書,用MP4看小說,那時是2007年左右;到了上大學,智慧型手機興起,就用手機訂閱、付費閱讀了。」現在,她主要利用上下班路上、周末等碎片化的休息時間看小說,通常一次性追五七八篇小說,因爲網文日更,每篇幾千字的更新量三五分鐘就看完了。從盜版到正版,再到使用媒介的轉變,讀者閱讀習慣的改變恰是網文發展歷程之縮影。

在閱讀口味上,陳夢幾乎百無禁忌,只要文筆佳、情節流暢,不論什麼題材她都願意閱讀。點開她的收藏欄,裡面既有側側輕寒的懸疑類言情小說《簪中錄》,也有尼羅的民國文,還有現代都市文和種田文,「數不清一共看了多少本,幾百本肯定有」。在陳夢看來,隨著言情小說閱讀量的積累,讀者自己會「進化」。套路看多了,老梗看透了,讀者會主動去搜索寫得更好、更深刻、更有意義的小說。資深讀者都有「絕招」,打開一本小說,看完開頭三章就能判斷整本書到底寫得怎麼樣,值不值得繼續追。作者的文筆、主角的人設、文章的邏輯都是判斷標準。她舉例,一開始很多女讀者會喜歡無腦的「瑪麗蘇」文,但隨著讀者的成熟,會更加偏好男女平等的愛情故事,「我更想看那種女主也很強大,有自己的事業,能和男主一路同行解決問題的小說,看了會更有共鳴。」

最新的《中國網際網路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6月,網絡文學用戶規模已達到4億,首次超出了全國網民的半數。這羣規模龐大的用戶中,有千千萬萬個「陳夢」。對她們而言,形形色色的女頻小說製造了一個個充滿愛情幻想的空間,她們能在其中找到渴望成爲的理想女性形象。

學界的先行者

到了約定的採訪時間,剛剛坐定,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就遞過來一本新書——《破壁書》。這本於今年5月出版的書旨在打破「次元壁」,如同一本文化研究的詞典,對「宅」、「萌」、「ACGN」、「古風」、「女性向」、「玄幻」、「金手指」等另一個「次元」的新詞做了解釋。在國內,網絡文學尚未大規模進入學術界的研究視野中,邵燕君是先行者。

在她看來,網絡文學最大的特徵是根植於粉絲經濟。20世紀的媒介理論家麥克盧漢曾預言,進入電子文明後人類將重新部落化。如今,在網絡空間以「趣緣」而集合的各種「圈子」,正是當下的一個個「部落」。「一個作家要成神,就要有鐵粉,作家的作品就像磁鐵一樣,在全球範圍內把這羣愛好相同的人吸在一起了。」因此,每一本網絡小說都代表著某種集體智慧,作家以最直接的方式參與寫作,讀者通過打賞、訂閱、寫評論的方式,發表觀點,寄託情感,共同創造了一個文本空間。

對於女性作家、女性讀者而言,這個空間尤爲重要。「女頻網文20年,根本性的變化就是,女性從欲望客體,變爲了欲望主體、消費主體,乃至創作主體。」邵燕君說,網絡時代使得一個「沒有男評委目光的發表空間」成爲可能,這就如同女作家維吉尼亞·伍爾芙當年宣稱的,女人寫作需要「一間屬於自己的屋子」。女頻網站桑桑學院成立之初,就在進站宣言中勸男性不要進入:「之下的場合,是小衆、私人的領域。是女性所書寫,只適合女性觀看,小衆範圍內的文字。無論出於怎樣的原因,都並不適合您。請珍重自己選擇的權利,離開這裡。」此後的露西弗論壇、晉江原創網也是如此。正是在這樣封閉空間裡,女性挖掘自己被壓抑許久的欲望,自我滿足,自我撫慰,自我成長,自我實現。「早前,女頻文一直在處理男女之間的愛情關係,但我們看現在的小說,已經有一些優秀作品出來了,比如職場文,大家就開始關注女性之外的話題,關注女性和外在世界的關係了。」

話題回到了「紅袖讀書」,顯然,這個名字的靈感來源於此前的小說網站「紅袖添香」。邵燕君說,從「添香」到「讀書」,二字之差,卻頗具有象徵意義。「紅袖添香夜讀書,讀書的是誰?是男人,女人只是書中的『顏如玉』。但此刻,書中不光有顏如玉,更有女性讀書的黃金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