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美國辛普森夫人給英國哈里和梅根的教訓和啟示 – BBC News 中文


The Duchess of Sussex and the Duke of Windsor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梅根和辛普森夫人

英國愛德華八世(Edward VIII)不愛江山愛美人,為了娶美國離過婚的華里絲·辛普森夫人(又譯沃利斯·辛普森,Wallis Simpson)自願放棄王位的故事廣為人知。

最近,英國王位繼承人排名第六的哈里王子和王妃梅根決定淡出王室生活,難免讓人聯想到80年前的愛德華八世和辛普森夫人的故事。

當初,愛德華王子愛上了美國離婚婦人辛普森,遭到英國媒體的猛烈抨擊。

一些王室觀察家注意到,今天的哈里和梅根似乎與當年的愛德華八世和辛普森夫人的境遇有相似之處。

但如果要把兩者相比較,需要知道哈里和梅根是否最後也像愛德華八世和辛普森夫人一樣,過著痛苦的流亡生活?

放棄王位

1936年,愛德華八世決定放棄英國王位迎娶兩度離婚的美國女子華里絲·辛普森。

愛德華的這個決定令英國輿論嘩然,公眾對他即將迎娶的辛普森更是冷言惡語。

同樣嫁入英國王室的美國女演員梅根也是離婚人士。

辛普森當時有一大堆惡名:其中包括往上爬/攀高枝、女同性戀者、性愛狂、納粹間諜和陰陽人/雌雄同體等。

對辛普森的其他傳聞包括,她是一位性愛高手的女妖式人物,並說她在中國上海的妓院中學會了種種“中國古代的房術技巧”勾引了當時駐紮在上海的第一任丈夫,一位海軍軍官。

英國媒體對辛普森的攻擊不僅只停留在紙面上。

當時《每日快報》的記者還往辛普森在倫敦攝政公園的公寓扔磚頭,《每日快報》的創辦人比佛布魯克爵士(Lord Beaverbroo)事後承認了此事。

隨著愛德華退位危機迫近,辛普森逃到法國,但即使這樣也無法擺脫媒體的追踪。

辛普森的汽車經常受到媒體追踪,甚至還有人爬上她浴室的窗戶。辛普森則把這些人形容為“貪婪的圍城大軍”。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愛德華八世和辛普森夫人

《辛普森一生》 (That Woman, the Life of Wallis Simpson)一書的作者安妮·塞巴(Anne Sebba)表示,哈里和梅根淡出英國王室的決定與當年辛普森給英國王室和帝國造成的震盪無法同日而語。

當時,人們指責辛普森幾乎摧毀了英國王室和大英帝國。

塞巴表示,在1930年代人們對離婚女子感到恐懼,但當今時代已經不同了。

因為那時人們擔心,這將可能預示一個人人都將離婚的可怕社會。

當然,最大的不同是愛德華八世放棄的是王位,而哈里只不過是王位的第六位繼承人而已,不太可能成為國王。

辛普森夫人還收到了幾麻袋的仇恨信件,大多數都是仇恨和侮辱女性的內容。

辛普森夫人在自己的回憶錄中也提到過這些仇恨信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當時的報紙對此大報特報,震動全英國。

但對辛普森夫人最嚴厲和刻薄的批評者其實是一些女性。

曾寫過《辛普森夫人不為人知的苦衷》(Behind Closed Doors, the Tragic, Untold Story of Wallis Simpson)一書的傳記作者維克爾斯(Hugo Vickers)說,女王曾說過:“一生中有兩個人給我造成最大的問題,一個是希特勒,另一個是辛普森。”

而辛普森兒時的朋友瑪麗·柯克(Mary Kirk,) 後來嫁給了辛普森的第二任丈夫歐內斯特·辛普森 (Ernest Simpson)。

瑪麗是這樣形容辛普森夫人這個情敵的:她就像希特勒一樣,是一種邪惡勢力,充滿了動物般的狡猾。

英國女王的妹妹瑪格麗特公主在形容辛普森夫人時使用了“那個可怕的女人”這樣的詞。

無論是愛德華八世還是哈里王子都被人認為是軟弱無能的男人,被他們野心勃勃的女人所操縱。

不管人們如何指責辛普森夫人,說她是“偷走了國王的女人”,但至少愛德華是厭倦王室職責和生活的。

跟哈里和梅根一樣,愛德華一直夢想著能逃離英國王室,到加拿大去生活。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哈里和梅根

據愛德華的助理私人秘書艾倫·“托米”·拉塞爾斯(Alan “Tommy”Lascelles)回憶說,1927年他們之間曾有過一次很長的對話,討論過王室的義務。

艾倫表示,像“尊嚴”、“誠實”、“職責”以及 “體面”這樣的字眼對愛德華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這位王室顧問表示,愛德華就像是一個“墮落的天使一樣” 。

可比性不高

哈里和梅根無疑將會竭盡全力避免重蹈溫莎公爵和公爵夫人的覆轍 。

雖然,愛德華八世在二戰期間曾擔任過巴哈馬總督一職,但其實他和溫莎公爵夫人從來沒有工作過。

但梅根嫁入王室前曾有過成功的演藝生涯,同時她也是一位女權活動人士和時尚生活的博主。

英國布里斯託大學歷史教授奧泰爾( Prof. Olivette Otele)表示, 兩者的可比性較小,梅根是獨立、成功女性,靠自己的本領賺錢。但辛普森一生從未作過任何工作。辛普森是社交名流。

此外,奧泰爾說,梅根的混血背景使她所受到的種族歧視更是讓兩者的對比不成立。

當然,辛普森也受到了英國媒體的猛烈攻擊,但奧泰爾認為其程度無法跟梅根所受到的相比。

放棄王位後,愛德華八世和辛普森夫人在法國雖然過著流亡生活,但他們的社交圈子的都是王室成員,並依靠富貴朋友提供的金錢生活。

像哈里和梅根一樣,愛德華和辛普森夫人交往的是美國好萊塢的大腕,比如大牌明星理查德·伯頓(Richard Burton ) 和瑪琳·黛德麗(Marlene Dietrich)等。

愛德華八世除了每天打高爾夫球之外,幾乎無所事事。

愛德華曾當了11個月的國王,因此,他每次都以“在我當國王時…”為一句話的開始。

他還把自己的退位歸咎於別人,不是自己的錯,從當時的首相斯坦利·鮑德溫(Stanley Baldwin)到女王的母親(the Queen Mother)都受到他的指責。

愛德華八世還憤憤不平地對一位友人說,自己為國家兢兢業業地工作了20年,最後被人踢了出去。

世紀之戀?

但最具諷刺意味的是,愛德華為了辛普森夫人拋棄了王位,於是有了轟動世界的所謂童話般的世紀之戀。

但其實辛普森甚至都不真愛愛德華。而這是大多數傳記作者都一致同意的一點。

圖片版權
Chris Allerton/SussexRoyal

Image caption

哈里和梅根在兒子的受洗儀式上。

溫莎公爵夫婦的漫長夜晚經常是這樣度過的,晚餐後就開始喝威士忌酒。

據溫莎公爵夫婦的私人秘書回憶,愛德華和辛普森已經到了無話可說的地步,於是玻璃杯中的威士忌酒就成了他們唯一的慰籍和陪伴,直到威士忌酒杯見底為止。

據另一位傳記作者莫頓(Andrew Morton)寫的《辛普森夫人傳記》(Wallis in Love)一書透露,辛普森另有所愛,她愛的是一位富有的耶魯大學畢業生赫爾曼·羅傑斯(Herman Rodgers),羅傑斯也是辛普森夫人的朋友。

據說,辛普森夫人是在羅傑斯1950年迎娶第二任妻子的婚禮上做出這一驚人表述的。

溫莎公爵夫婦還對自己名望逐漸消失感到不滿。

一次,辛普森夫人在與出版商查爾斯·皮克(Charles Pick)討論自己1956年出版的回憶錄《心的理由》(The Heart Has Its Reasons)時,抱怨自己已經上不了頭版,整個版面都被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佔據了。

1966年,溫莎公爵夫婦坐火車去維也納,本來兩人還在抱怨其下榻的地方會受到狗仔隊的“伏擊”,但後來發現根本沒有攝影記者出現。

他們的助理注意到,當時溫莎公爵夫婦一臉的失望。

哈里和梅根希望過自由生活的部分原因是不願受媒體和狗仔隊的騷擾。特別是哈里,他不想讓梅根像當年戴安娜王妃那樣整天被媒體“圍追堵截”。

他們希望擺脫王室的束縛,但或許他們可以藉鑑莎士比亞在《亨利四世》中的一段話。

在《亨利四世》的上半部中,國王亨利四世責罵王儲哈里王子放下自己的高貴王室身份與愚笨的平頭百姓為伍:“你已經失去了王子的尊貴,還有谁愿意再來看你平凡的樣子。”(For thou has lost thy princely privilege, Not an eye / But is aweary of thy common s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