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病,但你根本無藥,關於我的十二夜


我有病,但你根本無藥,關於我的十二夜

2021-01-08 咖啡欣的娛樂館

我有病,但你根本無藥,關於我的十二夜

徐靜蕾曾在微博示愛王立行:

9年了,我時常有病,你永遠有藥。

徐靜蕾和黃立行相愛了九年,愛得低調。徐靜蕾就是一個才女,談過不少轟轟烈烈的戀愛,但唯獨遇上了黃立行之後,她的愛變得低調了,愛需要的不只是激情,更多的是需要理解和包容。一個看上去優雅文靜,一個看上去狂傲不羈。可愛情吧,有時候就那麼奇妙,局外人根本不用懂,他們自己懂得對方的好就行了。

我大大小小的戀愛加起來談過六次,但每次都沒超過半年,上星期剛分手的那段才談了兩個月都不夠。我也不知道是我的問題還是對方的問題,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就像是《男人如衣服》裡面的lucky owen,就是每個女的和林峰談過戀愛之後,然後甩了林峰就可以馬上獲得真愛接著步入婚姻的殿堂。當然,我是個女生。

因爲跟我談過戀愛的男生跟我分了手之後,基本上過了沒多久就結婚了。有時候我也會懷疑自己,究竟是不是自己實在太神經病了呢?怎麼他們每個人的手上都沒有治我的藥?

第一個男朋友,臨分手前還借了我錢,說是急用,誰知道是拿去改裝自己的車子,分手的時候雖然把錢都還上了,但說了很多很難聽的話。那時候我還傻傻的以爲真的是自己做錯了。才分手三天,那個辣雞前任就在瘋狂追求我朋友,然而他並不知道我們倆認識。我立馬打電話過去噴了他一臉,然後就被他罵我有病。這是最不愉快的一次分手。

後面的很多次分手,基本上都是我被甩的多。都是被「冷暴力」逼著我說分手的,他們都會說得像是自己被我甩了一樣,然後各種裝傷心博取同情,好了,下一個妹子就到手了。

反倒是我自己,天天在微博啊朋友圈啊發什麼「老子再也不相信愛情了」、什麼「去你X的男人」之類的,搞得都沒人敢安慰我,更別說新的戀人了。好在每次失戀我都能調整得很快,然後又死心眼地迎接下一段戀愛了。

最奇怪的就是,當初每個都恨不得把我甩開的前任,在過了幾個月之後,無一例外地都加回我的微信求原諒。其實吧,就像那句話:

我愛你的時候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不愛你的時候,你說什麼?

我這人還算大量,都會加回,但基本不會答應再見面,也不吃回頭草。別問爲什麼,就是覺得髒,感覺像是吃過的東西變質了逼著吐了出來,難道你還要再吞回去嗎?

一開始,他們喜歡的就是我的神經病,因爲我喜歡喝酒也喜歡旅遊。剛開始接觸的時候,他們會被我的有趣吸引,但這種吸引的維持度真的很短很短,很多人說新鮮感一般只有三個月。

三個月之後的接觸,他們會發現我無趣的日常,包括:我喜歡去電影院看電影,我喜歡泡圖書館,我還喜歡一個人去咖啡廳。激情不可能一直有,能接受平淡的生活更重要。不合適的人,無論我做什麼,他都覺得我是神經病,因爲他們根本不懂我在享受什麼。

聽過太多的分手藉口:「我配不上你」、「我要專注事業」、「我真的很忙,忙得沒時間談戀愛」。那後來呢?你們就配得上我了?不要事業了?也沒見事業做得有多大了呀?不忙了嗎?

這些我都OK,不追究了,但你們不是說我有病嗎?那你們還找回我?是你們有藥了呢,還是你們都是有病了呢?這才是我覺得可笑的地方。

前陣子很多人都在刷屏《十二夜》,我也忍不住去看了。這部電影講的是每一段戀愛裡面的不同階段,一共分了十二個階段來描述。從陳奕迅和張栢芝的相識、相知、相愛、分手、複合和結束,然後結局就是張栢芝和謝霆鋒的相遇,另一個十二夜又開始了。

之所以能引起觀衆的共鳴,並不是說劇情有多吸引人,相反,就是因爲劇情平淡貼合現實,看完之後會有種好像自己也是這樣過來的感覺。

第一夜:只有戀愛中的人才認爲他們的相遇不是偶然的

第二夜:小心那些熱戀中的人 因爲他們都是瘋的

第三夜:像蜜一樣甜

第四夜:男人的尊嚴 都放在女人其他男人身上

第五夜:女人的尊嚴 都放在她們的臉上

第六夜:你了解我嗎?

第七夜:你快樂,所以我快樂?

第八夜:分手

第九夜:我想你!

第十夜:繼續還是放棄?

第十一夜:尾聲,輪迴?

第十二夜:愛情就如一場大病,過了,就好。

有些覺得真像自己,但並不一定全對應上。都說電影源於生活,好的電影就是無論過了多久,再看就會有另一番味道。張栢芝在裡面飾演的女主角就像是有病一樣,任性且愛情至上,就因爲愛得太深,所以才會淪陷,最後才會逼得陳奕迅透不過氣來。

反而到了分手再複合的時候,張栢芝再看陳奕迅,其實連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歡他什麼,就那一瞬間,張栢芝選擇了人間蒸發,讓陳奕迅找不到她。

我覺得,像失戀這種病,沒有捷徑,能治好的只有自己,不會有人有藥的。可能我真的是太懂得自愈了吧,每次失戀都很快能治好自己。真的就是時間能沖淡一切。

我時常有病,但我還是一直遇不到那個一直有藥的他。可能是我還沒到徐靜蕾的境界吧,我現在能做的,就是隨緣,先努力把自己變優秀了,日後能遇見誰都是自己的命。珍惜就好,愛過就好。至於將來的那個他,有沒有藥,再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