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時間概念與人們的錯誤認知


如果記憶僅僅像錄像帶,那麼想像一個新環境將會變得很困難。
如果記憶僅僅像錄像帶,那麼想像一個新環境將會變得很困難。 ©Getty Images

“時間”是英語中使用頻率最高的名詞。我們都知道時光流逝是什麼感覺。現在發生的事很快就變成了過去;今天轉眼就變成了昨天。如果生活在溫帶氣候,每年你都還能看到季節更替。隨著我們長大成人,我們越來越意識到時光飛逝。

神經科學家一直無法確定大腦中哪個部位負責感知時間流逝,但人類特別擅長感知時間。如果有人說將在五分鐘內到達,我們大概能估計什麼時候他們就快到了。我們還有周復一週、月復一月的感覺。因此,大多數人會說,人類感知時間的能力是相當明顯的:它以一致和可測量的速度,從過去到未來、沿著固定的方向流逝。

當然,人類對時間的感覺可能不僅僅是生物學上的,也可能是由文化和時代所塑造的。例如,亞馬遜地區的阿蒙達瓦(Amondawa)部落就沒有“時間”這個詞。有人說,這意味著他們沒有時間的概念,沒有一個事件發生的框架。關於這是否純粹是語言學問題,或者他們是否以不同方式感知時間,尚存在爭議。與此同時,我們很難用科學的方法精確地了解古代人們是如何構想時間的,因為關於時間感知的實驗只進行了150年。

我們所知道的是,亞里士多德認為,現在是一種不斷變化的東西。公元160年,羅馬帝國哲學家馬可·奧勒留(Marcus Aurelius)把時間描述為一件件流逝的事件。至少在西方,許多人仍然認同這些觀點。

但是物理學有不同的解釋。無論多少人感覺時間像是朝一個方向流動的東西,一些科學家卻不認同。

如果記憶僅僅像錄像帶,那麼想像一個新環境將會變得很困難。
如果記憶僅僅像錄像帶,那麼想像一個新環境將會變得很困難。 ©Getty Images

上個世紀,愛因斯坦的發現打破了我們對時間的傳統理解。他告訴我們時間是由事物創造的;不是在那裡等著這些事物在時間裡面發揮作用。愛因斯坦證明了時間是相對的,如果一個物體移動得快,時間的速度就會慢一些。事物不是按既定的順序發生的。在牛頓物理學中,並不存在單一的普遍意義的“現在”。

的確,宇宙中的許多事件都可以按順序排列,但時間並不總是被整齊地劃分為過去、現在和未來。一些物理方程式的計算結果中,時間可以雙向運動。

一些理論物理學家,比如暢銷書作家和物理學家卡洛·羅維里(Carlo Rovelli)甚至更進一步,推測時間既不流動,也不存在。這只是一種幻覺。

當然,儘管一些物理學家認為時間不存在,但我們的時間感確實存在。這就是為什麼物理學的證據與生命的感覺不一致。人類對“未來”或“過去”的共同理解可能並不適用於宇宙中的其它地方,但確實反映了地球上的現實生活。

然而,就像牛頓的時間絕對論,時間如何影響人類,大眾的理念也可能是錯的。也許有更好的方法去理解。

虛假的過去

我們很多人都有時間觀念,其中一個內容就是我們如何看待過去:就像一個巨大的視頻庫,我們可以利用它來檢索生活中的事件記錄。

但心理學家已經證明,自我記憶根本不是那樣。大多數人忘記的事情比記得的要多得多,有時我們完全忘記了發生的事情,儘管別人堅持認為我們在場。有時,即使被提醒也不能喚起回憶。

我們可以改變記憶,使之更有意義。每當我們回憶起一段過往,我們就會在腦海中重新構建這些事件,甚至改變它們,以適應任何可能出現的新信息。這比憑空創造要容易得多,讓人們相信其實從未存在過的經歷。心理學家伊麗莎白·洛夫圖斯(Elisabeth Loftus)對此做了幾十年的研究,她讓人們回憶起自己曾親吻過一隻巨大的綠色青蛙,或者曾在迪士尼樂園遇見過兔八哥(因為他是華納兄弟的角色,不可能出現在迪斯尼)。即使是向朋友講述一件軼事,也可能意味著我們對那個故事的記憶已經發生了輕微的改變。

時間概念與人們的錯誤認知 1
人們可以被說服,去”記住”那些從未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 ©Getty Images

我們犯的另一個錯誤是以為想像未來與想像過去是完全不同的。事實上,這兩個過程是相互聯繫的。我們用大腦中相似的部分來回憶過去或描繪我們未來的生活。正是擁有了記憶,我們才能想像未來,在腦海中預覽未來的事件。這一技能使我們能夠預先制定計劃,並嘗試不同的可能性。

這些奇怪的感覺就是源於我們大腦處理時間的方式。一個幾乎沒有自我記憶的嬰兒總是活在當下。她快樂、哭泣、飢餓、悲傷。嬰兒會經歷所有這些,但不會回想起上個月有多冷,也不會擔心氣溫很快會再次下降。

然後慢慢地,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會開始建立自我意識。隨著這一發展,便開始理解時間,理解昨天與明天的區別。

儘管如此,在那個年紀想像自己的未來仍然是一個挑戰。心理學家珍妮·巴斯比·格蘭特(Janie Busby Grant)發現,如果你問三歲大的孩子第二天可能做什麼,只有三分之一的孩子給出的答案被認為是可信的。心理學家克里斯蒂娜·阿坦斯(Cristina Atance)給小孩子們吃了一些椒鹽圈,然後讓他們選擇是吃更多的椒鹽圈還是喝點水,感到口渴的孩子大多數都選擇了水,這並不奇怪。但接著問他們第二天回來想要吃什麼時,大多數人還是選擇水。成年人會選擇了椒鹽圈,因為知道明天回來他們又會覺得餓 。小孩子們則無法預計未來會和現在有什麼不同。

對時間的經驗是由我們的思想主動創造的。各種因素對於時間經驗的構建都至關重要——記憶、注意力、情感,以及我們對時空關係的感知。我們的時間感植根於我們現實的感觀。時間不僅決定我們安排生活的方式,也決定我們體驗生活的方式。

當然,你可能會說,根據物理定律,我們能否準確地感知時間並不重要。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在不需要記住時間的情況下繼續行走,無論你感覺世界有多平,它都是球形的。儘管我們知道是地球而不是太陽在移動,但我們仍然談論太陽在早晨升起,在晚上落下。我們的感知跟不上科學的發展——我們只能用我們所擁有的感觀來創造我們對世界的日常體驗。

如果有人讓你想像乘坐漂浮的塑料充氣床墊上去上班,我們大多數人都會很容易想像那個場景。
如果有人讓你想像乘坐漂浮的塑料充氣床墊上去上班,我們大多數人都會很容易想像那個場景。 ©Getty Images

同樣,我們也不能忽視對時間的主觀體驗。不管你對四維時空了解多少,感覺上和朋友一起吃午飯的時光很短暫,但等晚點的火車卻需要很久。

時間長短無法改變,但可以改變對時間的態度,因此讓時間流逝中的我們自我感覺更好。

時間改變

我們不應把過去、現在和未來看成一條直線,而是應盡量把記憶當成資源,讓我們得以思考未來。

這是至關重要的。人類能夠在思想上進行時間旅行,前瞻或者後顧。因此我們能夠做那麼多與眾不同的事情,比如,計劃未來,或是創造一件藝術品。其中記憶的重要性前人早已知曉:例如,亞里士多德的眼中,記憶並非生活的檔案,而是想像未來的工具。

我們很難準確回憶過去,這以前看起來是一個缺陷,但實際上卻是一個優勢。如果記憶僅僅像錄像帶一樣準確,那麼想像一個新環境將會變得很困難。如果我請你想像你下星期二早上去上班,不是你通常的路線,而是乘坐一個漂浮的塑料充氣床墊,沿著兩岸開滿熱帶鮮花的藍綠色的運河劃過去,經過一座座熟悉的建築,抵達你辦公樓的大門,在那裡你的老同學們會拿著雞尾酒迎接你。瞬間你就能夠想像出來這樣的場景。除非是患有嚴重自我記憶喪失缺陷的人。

你的記憶如此的靈活,可以在瞬間喚起記憶中你工作的街道、躺在地板上的感覺、你老同學的面孔、熱帶花朵和雞尾酒。你不僅找到了所有這些可能中間相隔幾十年的記憶片段,還把它們拼接在一起,創造出一個你從未見過、甚至從未聽說過的場景。

從認知角度看,這像是一項艱苦的工作。事實上,我們記憶非常靈活,這很容易做到。

儘管我們知道是地球在移動,但我們仍然在談論日出日落。
儘管我們知道是地球在移動,但我們仍然在談論日出日落。 ©Getty Images

所以不應該抱怨記憶不可靠,會讓我們失望。因為它們可以改變,我們就可以把生活中不同時期的數百萬個記憶片段重新組合起來,為未來提供無限的想像。

事實上,當記憶受損時,我們思考未來的能力也會受影響。神經學家埃莉諾·馬奎爾(Eleanor Maguire)讓人們想像未來站在博物館裡的場景。有人說它有一個圓頂天花,也有人說是大理石地板。但健忘症患者卻無法預測未來,因為人類依賴記憶來思考未來。

我們不應僅把記憶當作方便的視頻檔案,我們應當了解,對某一事件的記憶可能並不完美,而其他人對同一事件的記憶可能也非常不同。

慢下來

我們還可以做一件事。寫完一本關於感知時間的書後,我最常被問到的一個問題是,我們怎樣才能讓時間慢下來?

但不知我們是否應該小心翼翼地許願。人到中年,一年四季彷彿都在飛逝。但我們的時間感部分是由新記憶的數量決定的。當你回顧一個繁忙的假期時,即使那時感覺過得很快,回想起來好像是很多年前的事。這是因為日常狀態之外度過的一周帶給你很多新的記憶。如果你覺得生活過得很快,這可能是生活充實的標誌。

如果你感到無聊、沮喪、孤獨或挫折,感覺時間確實會過得慢些,但這些都不是我們想要的。正如小普林尼(Pliny the Younger)在公元105年所寫的那樣,“越快樂,時間似乎越短暫。”

如果你真的想在周日晚上擺脫這種快樂稍縱即逝的感覺,你應當努力在周末尋找新的體驗,參加新的活動,去新的地方,而不是去同一家酒吧或電影院。所有這些新體驗意味著時間飛逝,但因為你留下了更多的記憶,因此到了周一早上,會感覺這個週末很長。

正如小普林尼在105年所寫的那樣,“越快樂,時間似乎越短暫。”
正如小普林尼在105年所寫的那樣,“越快樂,時間似乎越短暫。” ©Getty Images

當然,有些例行公事是不可避免的。但如果你能在當下創造一種既新奇又有趣的生活,那麼回顧過去的幾週或幾年,你會覺得很長。即使是換一換上班的路線,也會有所不同。你在日常生活中創造的記憶越多,回首往事時,你就會感到生命越長。

我們頭腦中體驗時間的方式,與物理學的最新發現永遠不一致。我們都知道時間流逝是什麼感覺。雖然無法改變大腦感知時間的方式,但我們可以從更好的角度思考時間。即便如此,某些情況下時間被扭曲將繼續讓我們感到驚訝和不安。最後,或許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提出了最好的問題 :“那麼,時間是什麼?”如果沒人問我,我還知道。如果有人問起,我就向他解釋,我也不知道。 “

克勞迪婭·哈蒙德是《時間扭曲:揭開時間感知的秘密》(Time Warped: Unlocking The Secrets Of Time Perception)一書的作者。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