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情圈精華連載 從學徒到董事長 3 :年輕的廠長


商情圈精華連載 從學徒到董事長 3 :年輕的廠長

2021-01-15 國際電子商情

『商情圈精華連載』

國際電子商情固定連載欄目,爲商情互動圈的精華帖子找一個出口,讓好文影響更多的人。

在發送欄回複數字「 9 」,即可查看《從學徒到董事長》連載系列所有更新!

■從學徒到董事長 3

——年輕的廠長

1931 年新年剛過,我又收到了松下電器製作所的一張任命書:「茲任你爲第一工廠主任」。這份任命書與上一份任我爲三等職員的任命書相距不過半個月。

名爲主任,實際上就是廠長。那時的松下製作所的第一工廠已經採取了獨立核算的制度,同現在一般公司採用的事業部制相差無幾。那麼,既然乾的就是廠長的事,任命書上爲什麼又偏偏寫的是主任呢?後來才知道,這是松下幸之助的特殊考慮。他曾對別人說過,「小薰年紀太小,任他爲廠長怕同輩的人不服氣,對他自己也沒好處。」我的這位姐夫兼上司,他似乎生來就有著過人的遠見卓識。

一、教訓:今日事今日畢

我當廠長的第一工廠同營業所建在一起,主要生產自行車車燈。工廠占地約1650 平方米,廠房約有800 多平方米。對剛滿20 歲的我來說,學徒剛剛出師,三等職員還沒幹完一個月就讓我去負責一家工廠的生產,我總覺得自己有點力不從心。

我剛當了沒幾天的廠長,廠里就發生了一件叫人膽戰心驚的慘事;一個小學徒被大火活活地燒死了。那天早上,天特別寒冷。這個小學徒同我當學徒的時候一樣,開工之前打掃完工場後還得去生個大煤爐。生煤爐是件很平常的事,先用廢紙引火,再添上劈碎的木柴, 火旺了之後再添上煤塊,爐子就生旺了。然而,就這麼點小事,大概是各人的性格不同的關係吧,有的人小心謹慎,有的人卻馬馬虎虎。一旦火沒引著,那麼各人的態度更不一樣。那天,不知是時間太緊的緣故還是這個小學徒有其他什麼心事,爐子沒生著他竟鬼使神差地用一個大勺子從倉庫里舀來一大勺二甲苯往爐子裡灌。頓 時,火光沖天,整個工場火海一片。火勢蔓延,燒著了倉庫,引起爆炸,小學徒被氣浪拋到工廠牆外,幾小時後就死了。

悲傷之餘,我想到了自己的責任,兩腿竟象篩糠似的不住地發抖。工廠里總共有150 多號工人,要是這種事發生在開工之後,那將會是一幕什麼樣的慘劇!上任伊始,發生這種慘事,不啻對我當頭一棒。

當廠長不僅難,而且忙得不可開交。當時的工廠建制同現在的通常做法並不完全一樣,我這個廠長下面沒有一個幫我跑跑腿、噹噹差的人,事無巨細,都得自己干。光是150 多人的工資,就夠你算上老半天。那時,松下製作所已經實行了綜合工資制度,計有日工資、出勤數、全勤獎、貢獻獎等十來個項目。當廠長的就得對每個工人逐一記下各種內容,每天都得匯總,還不能有差錯。到了月底發工資時,如果發現總額有點差錯,哪怕是增減一分錢,都得從頭再算一遍。虧得我念過商業會計,但每天 還得像打仗一樣同算盤和帳本搏鬥一番。

當時,第一工廠造的還是自行車的電池燈,乾電池是從專門生產電池的岡田電氣商會定的貨。具體的定貨量由松下本人決定,而付款則由我負責。一天,我接到一封岡田電氣商會寄來的信。打開一看,不覺吃了一驚。「上月就應支付的匯票敝公司至今尚未收到,我們認爲松下先生是萬萬不會拖延不付的,謹請調查核實後秉告敝處。」信 寫得很客氣,但骨子裡卻帶著挖苦和蔑視。因爲;當時的社會經濟很不景氣,該付的錢到時不付,人家自然會有各種想法。我感到問題好像很嚴重,但又記不得會有拖欠不付的事。這是事關企業信譽的大事,我立即翻查帳簿。帳面很清楚,錢已付出。這下我可真的著急了,但捶胸跺足也無濟幹事。

最後,我終於想起來了。那天,我開出匯票正要去銀行匯付,廠里出了事,要我馬上就去處理。急忙中,我隨手將匯票塞進了抽屜,心想明天再去付也來得及。誰知這麼一來,竟把匯付的事情忘了個淨光。匯票竟然一直躺在抽屜里睡覺。

松 下幸之助知道了這件事後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這件事足以動搖他在同行業中的信譽。可以說,打松下自己創辦企業以來,還從未發生過類似的事情。我想,因此而被解除職務,我是心悅誠服,理所當然的。但結果松下沒這樣做。這反而使我感到無所適從,不知怎樣辦才好。當然,訓斥大概是免不了的。平時從不大聲呵斥的老 板,這次也沒暴怒,只是用平靜的口氣數落我的不是。用這種方式說出來的話,就象針一樣,刺得我陣陣心痛。

這種尷尬的局面必須由我自己去處理。邁著沉重的腳步,我踏進了岡田的家門。如實敘說、道歉、請求原諒、點頭哈腰賠不是,該做的全都做了。好在岡田沒有過多地計較,也沒有向外聲張。後來,我倆還交上了朋友。

出了這件事後,我才深深地體會到「今日事今日畢」這條祖訓的真正含義,從那以後,我做事再也不敢遲緩、拖延了。

二、馴服黑臉大漢

松下電器製作所生 產的「樂聲燈」產量已經開始直線上升,而燈中使用的乾電池卻一直只能由岡田電氣商會供應。令人擔心的是,銷售量再擴大的話,電池很可能就供應不上了。因此,松下幸之助找到了當時實際上是處於松下對立一方的競爭對手小森乾電池廠,他對小森說:「咱們不搞小競爭,搞大團結如何?」

從小森的角度考慮,這無異於降伏在敵軍腳下。奇怪的是,經過松下的勸說,小森竟然同意把廠子劃歸松下,成爲專門生產樂聲牌電池的專屬廠。但是,小森也留了一個心眼,他同時又擴充了新工廠,保留了一部分小森產品。這樣,樂聲燈所需的電池一下於增至每月100 萬以上。

松下的樂聲燈開始轉入大規模生產體制後,成本成倍降低,批發給代銷商店的價格從1.25 元一直降到0.60 元,松下生產的於電池每節也從0.25元降至0.16 元。瓜熟蒂落,樂聲燈占領全國市場已不成什麼問題。但是,松下並不滿足,他要達到的目標是全日本每一個家庭都將松下產品看成是生活必需品,就像每家都要買米、用水那樣。因此,只要有可能,他還將不斷降低售價。不久,松下就向岡田和小森兩家企業提出了具體的逐步降低乾電池收購價格的提案。岡田痛快地答應了,小森則擔心今後市場的變化。於是,松下決定立即全盤收購小森工廠,把專屬廠改爲完全屬於自己產業的直營廠,以便徹底控制產品的價格。

小森乾電池廠位於大阪東淀川區的豐崎,松下將它買下後改爲松下第八工廠。1931 年9 月我被任命爲第八工廠的廠長。那時,我剛從家鄉接受徵兵體檢回來,年方20,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這家工廠與松下其他的工廠完全不一樣,管理不善,工人的素質普遍很低。而且,對我來說還有一個致命的問題,那就是非但全廠工人我一個也不認識,而且似乎找不到一個真正可以叫人放心的人。

我 一到工廠,廠里的一幫黑臉大漢就先給我來了個下馬威。叫他們黑臉大漢,倒不是他們的皮膚天生長得黑。當時的勞動保護條件比較差,環境意識也不強。生產乾電他的主要原料是黑鉛和錳礦粉,全是黑的,整天同這些東西打交道,使得這些工人滿臉漆黑,只剩下一對眼睛在一片漆黑中閃閃發光。

我一進工廠,工人們就對我議論開了。其中有個工人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當著我的面就說:
「咦,怎麼來了個白臉小和尚?」
大夥一陣哄堂大笑,工廠亂成一團。
然 而,我是來當廠長的。不管你怎麼看待我,我得有我自己的規矩。當廠長就要把生產搞上去。於是,我首先提出要搞生產流水線。這家工廠原來的生產方式很落後,各道生產工序互不銜接,車間裡只見滿臉漆黑的漢子忙著來回搬運工件,勞動力和能源的浪費都很厲害。實際上,只要按照工序的先後稍作調整,再安裝上傳送帶, 工效不僅可以大幅度提高,而且勞動強度也會明顯降低,黑臉漢子的臉還可能稍稍變白些。

但是,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道理,工人卻不能理解。有人當場在工場裡喊出了「反對提高勞動強度」的口號。這時,如果我去同這些工人爭吵,或者是乾脆用廠長的名義發布命令,那麼我就有可能一敗塗地,甚至從此失去威信。關鍵的問題是要把他們說服。於是,我要工人停下手中的活,聽我講話。我說:「大家再仔細想想,按照現在的做法,這麼重的半成品你從這裡搬到那裡,過一會又得搬回來,搬來搬去不是把體力都消耗完了嗎?你們究竟是製造工人還是搬運工人?依我看,你們是搬運工,整天都在搬運這些沉重的東西。」

接著,我再告訴他們使用傳送帶的好處,還同他們一起計算勞動強度。結論當然對我有利,工人不再反對了。但是,看得出來,他們是口服而不是心服。

想要完全履行廠長的職責,不僅要讓工人口服,更重要的是要讓工人心服。後來,我做到了這一點,但想不到的是,我是通過喝酒的辦法來「降伏」這批工人的。

工 人多愛喝酒,我的這家廠里的工人尤甚。我經常聽到工人這樣說:「有什麼事一邊喝一邊談。」意思就是說,酒桌之上沒有什麼問題不可解決。真巧,我也愛喝酒, 還能喝上幾杯。於是,我就常同工人一起喝,並且常常表現出酒量過人的派頭。有一次,我對幾個在工人中頗有威信的人說:「今天咱們放開喝,誰最後一個醉今後 就聽誰的。」

喝酒這樁事,其中還真有學問。干一天的活,空著肚子去喝,沒幾口就可以叫你倒下。有人知道這個道理,喝酒前先把肚子填飽, 但 這樣做可能醉得更加厲害。我有一個經驗,不知是否是我自己發明的,那就是喝酒之前大量飲水,酒精會隨著水份的排洩而加快排出體外的速度,這個方法效果不錯。而且,這批工人往往一沾上酒就忘乎所以,你有準備他沒防備,不先倒下才見鬼呢!幾次下來,工人開始服我了。不干則已,要干就要徹底。不久,我又邀請了 5 個最愛喝酒的工人一起喝酒,我對他們說:「今天咱們6 人一起喝,你們5 人中只要有一個人醉了,就算我贏,但酒錢都由我出,干不干?」結果又是我贏。從此以後,這幫黑臉大漢個個都服我,我在廠里說一是一,說二是二,很快就把生 產搞了上去。後來,好多黑臉大漢還成了我的知心朋友。

三、相親、成家和立業

我在豐崎乾電池廠當廠長的第三年,也就是1933 年的秋天,我被安排了一場相親。那時我才22 歲,並不是非結婚不可的年齡,況且,自從「降伏」了那幫黑臉大漢後,我的工作幹得很歡,獨自一人,想要喝酒就能喝上幾口,自己覺得挺自在的,腦子裡還從未 打過娶媳婦的念頭。況且,我認爲娶媳婦還是自己去張羅爲好。

但是,母親不這樣想。後來她才告訴我,因爲我是全家最小的一個,她最疼我,所以娶媳婦的 事一定得聽她的。她說:「你這孩子是個沒主心骨的人,讓你自己去找,恐怕很難找到一個好人。要是哪天你突然帶那麼一個不知哪裡來的女人回家,說這就是您的媳婦,我可實在是接受不了的。所以,這回媽給你作主了。」後來我才知道,松下早就同母親談了我的婚事,並且還同歲男和祐郎都商量過。要我去相親,唯獨我不知道。

我相親的對象是片山的茅子**。我老家這個村子很小,左鄰右舍,雞犬相聞。片山這家人家我當然很了解,他家的茅子**我也從小就認識。後來,茅子小學畢業後爲了升學,高小就沒在村里念,我雖與茅子自小相識,但沒有多少幼時的交往,更談不上什麼青梅竹馬了。

實際上,茅子的學歷比我高得多。但那時候我很自負,覺得能管住一大幫粗漢莽夫挺了不起的。壓根也沒像現在的年輕人那樣先看看學歷是不是相配,然後再決定是否能夠接著去談戀愛。也真好像是天生有緣,就這麼第一次相見,兩人就象是常來常往的那樣毫無顧忌地聊上了。1933 年12 月24 日,在大阪松下幸之助姐夫的家裡舉行了結婚典禮。

我這個人並不傲慢,也不粗暴,但我也不算是個好丈夫。我一心只是撲在工作上,家裡的事就 很難照顧得過來。好在茅子是個知書達理的人,她能理解,而且好好地幫我扶持了這個家。每天吃完晚飯,我倆就合吃一個蘋果。茅子她用刀切蘋果時,從不從當中切,切下的總是一邊大一邊小,大的總是給我,小的就留給她自己。一想到這些,我的心總感到一陣陣的緊縮,我覺得我總欠茅子點什麼。

我結婚的這一年,也是松下製作所飛黃騰達的一年。就在這一年的5 月,松下宣布建立事業部經營體制。有關事業部體制,松下幸之助在他的《松下電器五十年史略》一書中曾有如下精闢入里的分析。他說:

「在事業部體制之下,各事業部的負責人具有充分的自主權和高漲的工作熱情,更能充分發揮他們的能力和創造性。就靠著這一點,當時還未能跳出私營企業範疇的松下電器公司,卻能在很多新的事業領域內取得豐碩的成果。同時,由於事業部體制採取的是嚴格的獨立核算的財務制 度,因此它既能夠有效並且仍然地去抑制那種大大超出自身實力的盲目的擴張,又能爲積極的、堅實的經營提供可靠的保證。事業部體制能限定產品的範圍,並且能將生產和銷售直接聯繫起來。這種管理上的一桿子插到底的特點,使得它既具備了小企業那種能夠完全適應市場變化而採取靈活多變措施的特長,又具備了發展成爲擁有小企業全部長處的大企業的各項條件。所以,採用事業部體制,業主就能在開業伊始就充分地去貫徹他那『幹事業、育人才』的經營方針,並且可以據此把一切企業生產的機密一開始就交代給新職工,藉此還可以發現和培養更加優秀的人才。」

松下所說的「生產機密」,實質上是小企業賴以生存的一種技術祕密。比如,創 業初始的松下製作所,其主要當家產品是電氣配線盤。這種配線盤的主體是用一種由膠木、石棉和橡膠等材料的粉木燒煉成型的。其中各種材料的比例各家企業之間是絕對保密的,配方的好壞直接影響著產品的質量。所以,燒煉工序一般都是業主親自動手,不讓其他職工染指。松下幸之助敢於把這種同企業的生死存亡息息相關 的祕密全部委託給剛剛進廠的新職工,足見其經營管理之中的大將風度。他常說,「信賴之中無叛徒」,只要你表現出至誠的信賴,對方怎能昧著良心再來背叛你呢?所以,松下電器後來越是發展壯大,松下本人讓出的權力也就越多。他說,他把讓權以及如何出色地讓權看成是企業發展的重大課題。

對我這個成家不久,年齡才20 出頭一點的人來說,能夠在如此難以尋覓的環境中學習松下的經營哲學和處世哲學,我除了感到幸運之外,沒有別的什麼可以多說的了。

四、颱風之後

1933 年5 月,我被任命爲松下第二事業部主任。第二事業部就是原來的燈具廠和電池廠合併而成的。事業部採取獨立核算制,如果出現虧損,不允許用其他部門的盈利填補。所以,事業部與獨立的企業區別並不很大。

俗話說,後飲冷酒先聽勸。我想,冷酒我是不會去喝的,但別人的勸說卻一定要聽。就像松下所希望的那樣,結婚之後,小家庭能把我給圈住,還能讓我更能傾聽別人的意見。所以,松下不斷地把權力委託給我,讓我始終處於一種滿負荷運轉的狀態。有的人肩上的擔子壓重了,思想就會變得遲鈍起來,能力也就受到了抑制;有的人則正好相反,擔子越重,思想就越活躍,能力反而更強。這兩種現象在企業幹部任命中都是非常普遍的。在這層意義上說,松下當時選任我這樣的年輕人當事業部長,著實帶有濃厚的賭博色彩。

結婚後的一年裡,接連發生了幾件事。

1934 年9 月21 日,關西地區普遭狂風暴雨的襲擊。被稱爲「室戶颱風」的強大風暴損毀了大量房屋和建築物,3000餘人死亡,損失十分慘重。松下電器公司的工場和生產設施 同樣也遭到了嚴重的破壞。我所管理的豐崎電池廠幸虧地處高架線路旁邊而免遭於難,但另一家地處三鄉町的電池廠則幾乎被水淹沒了。

內行入都知道,乾電池生產就怕水。一旦被水淹,原料、半成品及未入庫的成品大都得報廢。而且,更倒黴的是通往三鄉町的輸電線路全部損壞,短期內沒法修復。這樣的災害我是第一次遇上。望著被毀的廠房,我腦子裡一片混亂。然而有一點,我卻異常地清醒,那就是應該想方設法儘快恢復生產。於是,我立即請來了工程隊 搶修廠房,並且決定自籌資金購買發電機,在三鄉町廠內自行發電。廠房修復之後比原來的矮了7 寸,這無關緊要。發電機買來後,幾經調試便正常運轉起來。一切如願,謝天謝地啦!

不僅是天災,更有人禍。

根據內務省的統計,截至1933 年10 月,全國失業人數已逾39 萬,而且不景氣的現象還在惡化。「畢業就是失業」的哀嘆隨處可聞。就在室戶颱風襲來之前數日,東京電力公司的12000 余名職工爲抗議當局裁.員而舉行了規模空前的ba工,全國上下人心惶惶。這種經濟上的重大變故不能不對松下電器產生嚴重的影響。然而,就在這種時代背景之下,松下卻作出了籌建公司總部、擴充工廠設施、收買更多工廠的決定,對於這種「大.躍.進」式的決定,好心人都爲松下捏了一把汗,「如此大規模地投資,不 是蠻幹就是冒險」。上門規勸的人絡繹不絕。

但是,這一切在松下看來既不是蠻幹,也不算是冒險。這是他深思熟慮之後的果斷行動。他認爲,擴建工廠只要產品對路就不算是蠻幹。追加資本只要不是奢侈和浪費就無所謂冒險。企業只要能夠不斷地向市場推出大衆必需的產品,那麼景氣與不景氣就是次要的。乘著不景氣的時機買進工廠和地皮,就能爲經濟一旦好轉而想要大乾的企業提供物質保障。幾年以後的事實證實了松下當時的推斷,不久,松下電器一躍而成爲關西地區的明星企業。

還有一件小事,也能說明松下的脾氣和性格。

當年,爲了籌建松下電器的總部辦公大樓,公司買下了門真地區一大片土地。門真歷來被大阪人稱之爲鬼.門關。雖說這些都是迷信的無稽之談,但相信的人也不少。甚至有人還認爲,在此地建樓房無異於自投羅網。所以,當松下宣布將在門真籌建公司總部的消息傳出之後,當時的大阪市內,街頭巷尾到處議論紛紛。然而, 松下卻看準了這塊地方的發展前途,鬼門關之類的傳說雖充斥於耳,他卻聽而不聞,我行我素,率先進入這一塊後來稱之爲「風水寶地」的偏僻地區。現在,門真地 區已成爲大阪市屈指可數的工商業區,一片繁榮的景象。對於這件事,准能不佩服松下超前的眼光?

五、「爲什麼不聽我的話?」

室戶颱風過後不久,受損的三鄉町電池廠的生產就恢復了正常,不久又添了一輛貨運卡車。在我的計劃中,三鄉町電池廠還需要造一個成品倉庫。誰知松下卻說:「有了卡車還要成品倉庫幹什麼?」

當時,我感到松下沒有充分了解三鄉町廠的生產情況,大批包裝成箱的電池堆滿了廠房的任何一個角落,單有卡車無濟於事。所以,我堅持自己的想法,並馬上找了個包工頭讓他給我造個預算。最後算下來,木結構倉庫每坪(約合3.3 平方米)造價42 元,鋼筋結構每坪爲46 元。當然,木結構比較便宜,但由於技術上的原因倉庫之中得豎四根柱子。鋼筋結構雖然貴一點,但可建成一個象飛機庫那樣的無柱倉庫。所以,同樣的面積鋼筋結構的容量比木結構的大許多。我當然傾向於鋼筋結構。

不久,當松下電池的產量又大幅度地提高時,我乘機向松下提出了造倉庫的要求,並且把包工頭的計算結果逐一向他作了報告。聽完之後,他沒有馬上回答。我們都知道,他在動用腦子裡的算盤自己再核算一下。「造木結構的吧。」他算好了。這樣說的口氣比「還是木結構便宜」的說法要強硬得多。但是,我仍據理力爭,認爲 每坪僅差4 元,從長遠打算,多出4 元沒啥了不起。可是,松下仍然不同意。

第二天,我又找松下說理,我說鋼筋的經濟性要高得多,希望他能理解。松下笑了笑說:「我當然理解,但還是造木結構的吧。」這次,我又沒說服他。

等到我第5 次向他提出要造鋼結構的時候,松下老闆發火了。「爲什麼不聽我的話?」

這句話一出口,一切都成定局。很快,新倉庫就建成了,當然是木結構的。正式落成那天,松下要我陪他一起去參加落成典禮。說是典禮誇張了些,實際上只是公司內的一種簡單的儀式,松下的目的是要親自去看看。

一進倉庫大門,松下就叫了起來:「怎麼?倉庫中央哪來的四根大柱子?」我解釋說,由於木料負重有限,必須增加柱子來加以支撐。否則,堅固度就很難保證。當時我心裡一陣痛快。心想,你自己堅持木結構的嘛。

誰知松下瞪了我一眼說:「小薰」,平時他一直稱我井植君,今天叫我小薰,表明他很生氣。「你的能力不算太差,但只知道埋頭幹活,不會想辦法說服別人。當時,你爲什麼不講清楚木結構的庫房一定要有四根柱子的道理?要不我怎會堅持造木結構的呢?」

說實在的,這一點不是我的過失,松下的倉庫有好幾個,哪個木結構倉庫沒有柱子呢?但是,再往深處一想,他松下畢竟不同於一個廠長,那時的公司已有數不清的大小事情要他去處理。他顧不過來,這也不應該說是他的失誤。這件事使我接受了教訓,以後我在向他匯報或者請示的時候都很注意自己講話的方式,找准說服他的要害。比如,接著要建造材料倉庫和作爲工人福利設施的工廠浴室,我在請示他時就把防火的要求作爲首要說明的問題。骨子裡就是說,這回你得同意我用鋼筋水泥結構不可。

果然,從今以後再沒出現「爲什麼不聽我的話」之類的叫人不開心的事了。

六、松下「讓你折服」的做法

松下幸之助確實具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氣質。比如,用他那平靜的口氣讓你完全聽從他的吩咐,並按他的意志去行事。

那 是發生在我從上海回到大阪之後的事。當時,盟軍司令部已經解除了對松下幸之助的整.肅令,他已由原來的企業主變成了松下電器株式會社的總經理。爲了解決因經營不善而瀕臨倒團的京都真空工業所的重建問題,松下幸之助把當時的常務董事高橋、財務部長梶谷、真空工業所的經理和我都召集在一起,商量具體的解決辦 法。

實際上,在這次會議召開之前,大家都已同真空工業所的經理詳細地討論過具體的解決方法,但看來沒有什麼靈丹妙藥可以解救這家過於糟糕的企業了。所以,在會上我力陳己見,建議暫時關閉這家設在京都的真空工業所。

「你 說什麼?」 松下幸之助突然暴怒起來,嗓音大得如同電閃雷鳴。我從未見過他如此暴烈,嚇得再也不敢作聲了。 「好吧,你們當中先選出一個人來替任我的總經理,我自己去重建真空工業所。」 這時,梶谷財務部長出面打圓場了。他所講的話,意思大概是,松下公司用松下幸之助的名義和信譽向銀行借了許多的錢,所以總經理的辭職不是我們這些人所能決定的。這樣,空氣稍微緩和了一點。後來,真空工業所的經理向大家報告了。這家企業的財產和收支情況,沒有比聽到的更糟了。這時,松下才隱約感覺到了問題的 嚴重性。 會議就這樣毫無結果地結束了。散會時,松下走到我的身邊說:「今晚要是沒什麼事的話就到我的屋裡來一下。」

我想,這下可壞 了。 松下他大概不便在大家面前對我發火,讓我到他屋裡去十有八jiu是要把我給攆走。老實說,我之所以敢如此坦誠地發表意見,就因爲已經考慮到了被炒魷.魚的 可能性。在開會之前,我已經寫好了辭職書,情況要是不妙,我就先下手爲強,自己先提出辭職。 一推**門,情況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松下一見我進屋,立刻吩咐手下說:「我把一個酒.鬼請來了,你們馬上給我燙酒來。」 我明白了,松下請我喝酒,當然無意炒我的魷魚。看來他是想借喝酒的機會與我再深談一下。果然,一杯下肚,他就把話頭引入了正題。 「按照你的說法,真空工業所真的無可救藥了?」

看樣子,自從松下幸之助受到盟軍司.令部的整.肅後,從前的幹勁快消失殆盡了,他居然對真空工業所的情況一無所知。如果沒有這次整.肅,這樣的情況大家連想像都不敢想像。

「我們已經把變賣公司地產的錢全都投進了真空工業所,至今仍無起色。你想想,雖然我們企業整體上還有盈利,但把辛辛苦苦賺來的錢都用來補貼真空工業所,這算哪門子事呢?」我這樣毫無顧忌地對松下老闆說話,心裡覺得有點失禮,但不說又不行。松下沒接我的話茬。

「要 是明天沒什麼重要的事,你陪我去趟京都吧,一起去看看。」松下出乎意料地說。 第二天,我們去了京都,路上松下沒跟我說什麼。但是,到了真空工業所,同大家交談了一會後,我隱隱約約地感到事情有點不太對頭。接著是開會。經理樋野、廠長三由、總工程師馬淵治以及工會主席山口等人都在會上發表了意見。使我感到奇怪的是,這些人的談話好像都是以我將要成爲這裡的負責人這一前提而進行的。我 想打斷他們的講話,把事情澄清一下。但一想又覺得不妥,昨日引起松下老闆大發雷霆的事我還沒忘記。

回大阪的路上,不出我所料,松下幸之助把事情挑明了。他用不緊不慢的口氣說:「原本我是想自己去重建這個工業所的,但我去好像有點不妥當。要不,你替我去如何?」 看來,這事我是無法拒絕了。松 下幸之助辦事的魅力就在這裡。他能夠讓你既沒有辦法討價還價,也不能明顯地加以拒絕,你是在不知不覺之中順著他的旨意去行事的。你瞧,原來最最堅決地反對重建真空工業所的我,如今順從地去接受了重建的任務。松下的勸導沒法不讓人折服。後來,我在經營管理三洋電機公司的時候,許多事情的處理都在不同的程度上 受到松下這種頗具魔力的勸導方式的影響。

請點擊左下角 原文閱讀 全文



[好文介紹] 以下連載同樣精彩!

在發送欄回復「 1 」查看《空手年賺千萬的故事分享》全集~

在發送欄回復「 7 」查看《練攤華強北》全集~


也許ta需要這篇文章?

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或發送給朋友

關注我們?

點擊文章標題下方藍色字「國際電子商情」進入官方微信頁關注,或搜索微信號「埃斯科爾

公衆帳號:esmcol

www.esmchina.com

·最 in 最全面電子產業資訊

·電子採購與分銷行情分析

·互動話題精闢吐槽行業乾貨

點擊左下角 ☞ 閱讀原文

前往國際電子商情手機版,享受更好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