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腦子壞了可以修 “腦程序”默認值可以改


電腦圖,大腦截面,有幾何形狀拼圖,燈泡
©Getty Images

人的命運天注定?出生前默認設置的大腦程序將決定人的一生?意志和後天努力能對大腦重新編程嗎?神經科學家漢娜·克利奇洛(Hannah Critchlow)為BBC廣播4台《命運與大腦》節目梳理腦神經學科最新研究,嘗試答題。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 快速學習不是忽悠 20小時搞定“任何技能”
  • 隨芯所欲; 大腦記憶芯片能讓你成為記憶超人
  • 親子交流技巧:如何“與孩子的大腦對話”
  • 四種方法訓練大腦適應高強度旅行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成年人的腦已經定型,不會變了 。對?錯?

這個觀點是建立在腦神經科學還在萌芽階段時科學家們公認的定律基礎上的;當時的共識是組成人腦的神經元在出生前就已經確定,出生後腦神經受損,要修補是不可能的。

多年來 ,腦神經專家都認定成年人腦的構造是固定不變的 。換句話說,你的腦子是爹媽給的,這就是命運。

但是,到了1960年代,越來越多實驗結果和臨床病例顯示,這個教科書上的定律其實很可疑,因為大量證據表明人腦的一部分具有可塑性,可以適應後天變化,會生長,甚至神經元可以再生。

黑色出租車
黑色出租車是倫敦獨特的一道風景,但通往黑色出租車駕駛座的道路卻很艱難,需要具有極強的腦力,還要花2-4年的功夫學習 ©Getty Images

在這方面有一個頗具說服力的例子,就是倫敦城裡穿梭往來的黑色出租車司機。

要開這種出租車,必須先學習、考試,拿到特許的執照,而這個過程通常要2-4年。

那是因為駕駛這種外形憨憨的黑色出租車,必須把倫敦的大街小巷全部記在腦子裡,在衛星導航、谷歌地圖之類工具問世前也有地圖,但黑色出租車司機不能查地圖,一切路線都得“爛熟於腦”。

這張刻在他們腦子裡的倫敦地圖從市中心向外輻射10公里,有6萬多條街道,包括單行線和轉彎限制,以及10萬多個重要地點和地標。

一位資深業者告訴倫敦大學學院(UCL)研究人員,對他們來說倫敦城的大街小巷和建築就跟自己家一樣,客廳在哪裡,書架在哪裡,沙發、廚房、衛生間在哪裡,根本不需要想的。

研究這些司機的大腦,居然發現他們在默記倫敦全城路線時,他們腦子裡一片叫海馬體的地方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借助於神經影像技術,研究人員發現他們的海馬體變大了。

也就是說,擁有什麼樣的腦子並不完全是命中註定,後天也可以改變。

中國老人在木屋前用手機
活到老學到老,原來也有科學依據 ©Getty Images

腦子壞了可以修

這個發現意義極為深遠。

它引發的諸般問題、拓展的諸多學術新領域之一,就是我們能不能像健身練肌肉那樣“健腦”?目的當然是讓腦力更強大。

經過無數實驗證明,人即使到了60多歲、70多歲,甚至80多歲,大腦仍保持著結構和功能發生重大變化的能力。

這類變化之一是生成新的腦神經元,叫神經形成。這就為腦神經修復帶來巨大希望。

腦神經專家貝格利( Sharon Begley)認為,腦神經的可塑性為腦神經疾病的治療提供了極大的可能性。

認知行為治療(CBT)是心理干預療法的一種,通過交談幫助患者改變思維定勢和行為,從而改變對問題的態度。這種心理干預過程,言語往來之間,大腦的結構和功能實際上在變。

當然,很多深陷抑鬱的人光靠“思想”或執念還是無法脫離苦海。這並不是因為他們自己不夠專注、不夠努力。

這是因為並非一切腦神經問題都能治愈、修復、解決。

貝格利提醒說,可塑性的威力也是有限的。

  • 記憶形成的奧秘:以前說的不對!
  • 每天一小時就能學新語言 不需苦練一輩子
  • 突破!電腦連接大腦“植物人”恢復交流
  • 最早的童年記憶是否真實可信?
電腦圖:老人的腦
科學家認為七、八十歲的大腦仍具有神經可塑性 ©Getty Images

先天和後天

除了在腦損傷和心理、精神疾病治療方面開闢了新天地,認識到大腦可塑性在其他方面也有深遠影響。

許多人相信,男女不同由大腦決定,而這又取決於決定男女性別的染色體。但腦神經學家瑞鵬(Gina Rippon)認為這個觀點需要重新推敲。

可塑性的意思是在跟世界互動的過程中你的腦子會發生變化,被周邊人、事和經歷塑性、改變。

所以,女人更感性,男人更理性?也許更可信的說法是因人而異?

不過,從先天不足後天努力補的角度看,腦神經可塑性的重要意義更體現在撫養、教育孩子方面。

這意味著後天努力不是白費功夫,人生成敗並非天命。

比如,一個沒有接受過莫扎特音樂胎教、襁褓時期也沒有沉浸式音樂熏陶的人,上學後仍有可能學會彈得一手好鋼琴,退休後也可能輕鬆地學會吹拉彈唱。

人腦的可塑性無異於重新定義了人類潛能,一個人的大腦可以不完全受制於遺傳基因的控制。

神經元
神經可塑性意味著,人一生中大腦一刻不停地發生變化 ©Getty Images

可塑程度多大?

我們的腦子每天在變。每學一樣新東西,或者有一個新的想法,意識中形成一個新的連接,大腦皮層上則出現新的結構並進行整合。

不過,神經遺傳學家米切爾(Kevin Mitchell)認為人腦中的絕大多數變化都很細微。那種認為人腦可以發生足以改變一個成年人性格的劇變的觀點,在他看來很可疑。

每個人時刻都在使用負責聽覺和視覺的那部分大腦,但那部分的體積並不會持續增大。如果按照練肌肉那樣練腦子的說法是正確的,那麼人最常用的那些腦組織部分總有一天會撐破腦殼。

他的觀點有不少人讚同。這方面的深入研究還顯示,人腦可塑性的程度是受遺傳基因影響的。

也許這個理論可以解釋為什麼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通過知識考試,拿到開倫敦黑色出租車的執照,因為這些人的遺傳基因裡有一種東西可以促進大腦海馬體生長。

父親教兒子在山溪里捉魚
既然天分只是人生算式的一部分,而且大腦具有可塑性,那麼孩子的命運就不是天注定了 ©Getty Images

命由天注定還是人決定

歸根到底,我們的先天基因、生活環境、可塑性和命運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這意味著看問題時不能把先天和後天、自然和人為對立起來,因為兩者有著緊密的內在聯繫。

每個人出生時都帶著自己的天生禀性,這些禀性取決於生理、遺傳和大腦的發育情況,而所有這些因素都構成了我們性格特徵的基礎。

我們所做的大大小小各種決定、選擇、無意識的言行舉止,塑造了我們獨特的人生,而這其中又可能有一部分刻寫到我們的個體基因,代代遺傳。

但是,米切爾指出,這種大腦先天注定狀況無法解釋我們所做的各種決定,因為大部分的決定是出於習慣。我們的習慣是在日常經歷中養成的,是對經歷的反應,而經歷則是在特定時間地點左右我們行為的那些事。

我們的大腦受遺傳和個人經歷的影響,而這兩種力量之間又在時刻互動,相輔相成。

所以,人這一輩子,最終命運取決於先天遺傳和個人意志二者的共同作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