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這部劇中,景色很美,讓人真實地了解到了宋代的繁華​


夢華錄這部劇中,景色很美,讓人真實地了解到了宋代的繁華

首先,夢華錄1.劇情沒有勾人心弦,感情戲太多。劇中給男主立的“活閻王”人設就純純子虛烏有,並沒有哪裡看得出他心狠手辣 全劇就沒有調動人心跟著緊張的點(個人看法),到結尾了也就很平淡,雖然說立意得到了昇華,但在古偶中真心普通。

說說最後幾集,從彈幕可以知道,許多觀眾都是為了那三千貫來的了,很少人真正關心劇情,可見,編劇真的沒有把故事情節做到引人入勝(別說什麼我行我去,每個人都有自己分內的事情,我干好我的她寫好她的,有不足就指出改正,優秀就宣傳讚揚) 2.營銷過度,播出時大波營銷號說什麼“女性視角”“大女主”之類的,劇中沒看出來這點,倒是覺得趙盼兒離不開男主離不開男二。 3.觀眾原因,“天仙”濾鏡太深入人心,許多人把這部劉亦菲主演的劇捧得太高,導致期待值與實際不符(僅代表個人)

4.廣告植入太多,觀影感受差 5.男配角(沈如琢週舍)選的不是那麼合適(個人看法個人看法) 6.再說說優點。畫質絕了,一股子電影感,很爽。劇中景色也很美,讓人真實地了解到了宋代的繁華,有透過屏幕窺探古人生活的感覺 男女主顏值沒話說,女配角也選的很合適討喜,選角這方面總的來說還是挺好的。看了第15、16集,真的驚艷於趙盼兒這鬥茶點茶的功底至深。這才是女子獨立的最大根基。只有你有的,在關鍵或者危難時刻才能真正支撐起你。

延伸閱讀  第一部希望女二上位成女主的劇,《我叫劉金鳳》做到了!

另一方面,張好好和池衙內的那一段對話,也體現了女子的自立。池衙內不讓張好好跟趙盼兒一起合作,說他的錢夠她花了。張好好說他不了解他,雙喜樓雖小,那也是她的事業,她要做上京頭牌歌姬。她也屬於有自己的一技之長的,而且也是為這一技日夜練習奮鬥的,這也是女子自立的體現。第三,顧千帆雖有錢有權,可這劇裡並沒有插手太多趙盼兒的生意。只是乾著自己的工作,又時而兼顧著趙盼兒。於中全抓趙盼兒進皇城司的細節,他也是事後才知道全部。

這也是從一個側面要彰顯女子的自主吧。顧千帆去看趙盼兒鬥茶時,只是遠遠地靜靜地看著,結果出來了就悄悄地走了。這一幕默默的關心更搭配古裝的感覺。引章也在不斷的進步著。從一開始幼稚的被周舍騙,到後來自己去了樂坊,到後來趙盼兒出事後想起去找沈官人救助。這都伴隨著她的成長,逐漸地改變了原來總想依靠人,總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總想靠男人來脫籍的想法,在逐漸地獨立起來。三娘跟杜長風的白面書生事件也挺有意思的。前幾集杜長風還被三娘扔進河裡,說她潑婦。

如今因為極度的近視看不清楚是她,撿了她的東西,卻說她好。這可能就是為什麼杜長風這個角色近視卻不戴眼鏡,而又整了一件白面書生,讓三娘也沒認出來的機緣吧。以後沒準會有緣分呢吧!我從一個電影從業者角度來講,這是一部合格的敘事情節完整的,視覺表現上高出近幾年古裝偶像劇的電視劇,特別是近幾年魔幻古偶頻繁辣人眼睛,頗有上世紀二十年代末武俠神怪片的逆流。

但從一個歷史愛好者角度來說,有幾點正義的地方不認同,就是關漢卿原著中的趙盼兒和宋引章,應該是私伎,因為宋代官妓戶籍活動被嚴格監管,也不可以隨意與人發生親密關係,到年齡後可申請脫籍,所以宋引章不是官伎,可以和商賈私奔嫁人,趙盼兒也不是,趙盼兒相當於她的娘家人,才能在宋被禁錮家暴時去營救。這裡沒有說私伎不好,無論是官伎還是私伎,本質上都是以色侍人,這裡的色既包括才情,美貌,也包括肉體關係,當然官伎限制性更大。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