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七個世界,一個星球》花絮:海象的世界


《七個世界,一個星球》(Seven Worlds, One Planet)是BBC Studio 繼《藍色星球》、《地球脈動》和《王朝》之後推出的一部記述與人類共享地球的其他生物的系列紀錄片。那些令人震撼、驚心動魄的畫面、撥動人心弦的場景、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觀……攝製組成員在這里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感悟。

海象

俄羅斯最北部的北冰洋有一群海象,是亞洲大陸上數量最多、最密集的動物群。

更有甚者,這個群幾乎就是太平洋海象的全部,總共10萬多只,相互之間擁擠在一起,像一張毯子舖在幾百米長的海灘上。

這些海像在休息。之前幾個星期都忙著在海裡覓食,感到疲憊不堪。

那個海灘的位置非常偏僻,BBC《七個世界,一個星球》攝製組路上花了一個多星期才抵達那裡。

科學家說,氣候變化導致北冰洋海冰融化,海象的活動空間越來越小,只好擠在一起。

  • 穿越的藝術:被氣候變化“修改”的世界名畫
  • 生生不息:地球物種的滅絕和再生
  • 澳洲水鼠精准開膛剖腹 毒蟾蜍遇天敵心肝難保
  • 氣候變化:科學家警告全球面臨氣候危機
  • BBC金牌大腕英國女王老朋友——大衛·艾登堡
密密麻麻的海象

BBC攝製組在那裡拍攝期間住在一個科研基地,其實就是一間水泥房。俄羅斯極地科學家阿納托利·科克涅夫(Anatoly Kochnev)和馬克西姆·恰基列夫(Maxim Tchakilev)在那里安營扎寨研究海像已經十多年。

《七個世界,一個星球》導演帕特里克·埃文斯(Patrick Evans發現,這片海灘是海象的地盤,它們臃腫、懶散、大聲喧嘩,還很好奇。

攝製組臨時棲身的那間水泥房,實實在在就處於萬千海象的包圍之中。

海象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埃文斯記得一天清晨,海象佔領了他們的臨時廁所,結果……

“我早上醒來,一開門,外面橫著這隻大海象,它身後還有幾十個同伴,再遠一點是幾萬隻海象。攝製組7個人被困在小屋子裡。屋子麵積也只有一般家庭的花園工具房那麼大,旁邊有一個木頭棚,是我們的廁所。棚子透風,海象能鑽進去。這樣,上廁所就成了個挑戰,這是婉轉說法。”

那天早晨,海象們後來慢慢挪動,騰出一點地方,攝製組的人這才把如廁的問題解決了。

海象

看似笨拙、遲緩的海象,扎堆時似乎波瀾不驚,一派祥和。事實正相反。

擁擠的海象群和擁擠的人群一樣,每個個體都要設法讓自己更鬆快一點,不經意間可能就被壓倒在地。

在這種空間爭奪戰中,海象媽媽得時刻盯著孩子,不要被其他海象壓死。

埃文斯說,他原來腦子裡對海象的想像是體態龐大、頭腦簡單。第一印像是對的,第二印像是錯的。

“海象真的很惹人愛憐。它們整天就想慵懶地呆著,但又一直在社交、在試探,還要捲入複雜的空間爭奪肉搏。看著這些動物,你會想,它們千辛萬苦地往海灘上擠,弄得遍體鱗傷,只不過是要找個地方休息、放鬆一下!”

海象和北極熊

除了空間不夠,還有另一個問題——北極熊。

北極熊也住在北極,也在北冰洋沿岸逡巡、覓食。海像那麼大的目標,被北極熊發現是早晚的事。

北極熊的體魄也很魁梧,但跟成年海像沒法比,所以很少有海像被北極熊殺死當晚餐的事發生。

但凡是都有例外。在這片海灘,一面是水,另一面是峭壁。有些海象膽子大,上到懸崖頂上,沒想到北極熊已經在那裡等著了。

海邊岩石上的海象群

北極熊向峭壁上的海象逼近,被無人機攝像頭捕捉到了;這是攝製組第一次拍到海象和北極熊之間的這種互動。

海象發現北極熊來了,一陣驚惶,忙不擇路,有的竟從懸崖上掉進海裡。

海象的視力不好,沒有看到北極熊已經走遠,還在繼續慌慌張張向大海逃竄,又有一些倒霉蛋掉進海裡。

北極熊撕咬海象

別看海象身軀那麼大,皮那麼厚,從高高的懸崖頂掉下來也一樣喪命。還有的海象本來好好在海灘上躺著,被高空墜物(掉下山崖的海象)砸中身亡。

這下北極熊的口糧就有了。

BBC攝製組在北極呆了8週,最後拍到了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場景。

亞洲的北冰洋和沿岸地區不太適宜生存,所以北極熊和海像都得為生存而戰,有時鬥得你死我活。

北極熊

埃文斯回到倫敦後一直懷念那些海象和北極熊。

“離開拍攝地點時,我的感受很複雜。確實,有幾千個大傢伙在外面大聲聊天,高興了還撞你的小屋,是很難安睡,有時候屋子的牆整夜在抖動。你都不知道早上醒來時身邊是不是睡著一隻海象。但一離開那裡,我就想它們。它們很有魅力,跟它們靜靜地對視,近距離觀察它們,幾乎就是鼻尖對鼻尖,那種感覺太棒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