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與示威雙重打擊下,香港市民陷失業停工徬徨中 – BBC News 中文


深受旅客歡迎的尖沙咀海港城沒有了以往的人潮。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深受旅客歡迎的尖沙咀海港城沒有了以往的人潮。

香港受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影響,令原本已受盡示威打擊的經濟雪上加霜。旅遊業、飲食業、零售業踏入寒冬期。

香港統計處週二(17日)公佈去年12月至今年2月的失業率為3.7%,是九年多以來最高,當中,餐飲服務業、消費及旅遊業失業率尤為嚴重,分別升至7.5%及6.1%,而總就業人數按年跌幅擴大至2.5%,是亞洲金融風暴以來最大。

外界預期疫情持續,會進一步打擊香港經濟,不排除失業率會進一步上升的可能。

失業侍應

“我們捱過了示威,但是挨不過疫情,”60歲的楊太對BBC​​中文說。

她原本在油尖旺區一家茶餐廳擔任侍應,但示威和疫情爆發後,茶餐廳生意一落千丈,在2月開始被要求放無薪假。不久前,老闆通知她茶餐廳撐不下去,將在4月結業。

她所工作的茶餐廳主要客源為該區上班族和大陸旅客,但去年油尖旺區示威活動頻繁,大陸旅客減少,以及餐廳不時因為示威已被迫提早關門,生意早就受影響。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楊太所工作的油尖旺區過去大半年,經常有警民衝突,催淚彈和汽油彈橫飛,令普通市民會避免在該區消費。

根據香港旅遊發展局的數字,爆發示威前,即2019年首半年,每月平均有近460萬名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但到2019年12月及2020年1月,跌至約250萬。香港的旅遊、零售、酒店業首當其衝。

“我很討厭那些示威者經常搞破壞,令到我們做不到生意,說普通話的顧客少了很多,因為被迫提早下班和休假,賺少了1至2成人工,但那時候還有午市、下午茶,就是在示威以外的時間,還是可以每月做到一點生意,”她說。

業界未從示威的影響中恢復,便迎來新型冠狀疫情。 1月起,中國多個省市陸續封城及限制出入,香港其後要求所有曾訪大陸的入境者均要接受強制隔離檢疫14天。 3月,疫情在歐美也大爆發,特首林鄭月娥週二(17日)宣布,香港向除了大陸、澳門和台灣以外的全球各國,發出紅色外遊警示,要求抵港人士,接受強制檢疫或醫學監察。

旅客稀少外,香港市民本身也對疫情人心惶惶,很多人搶購口罩、消毒用品和日用品,大幅減少出門和出門聚會吃飯。

楊太說:“疫情是致命一擊,客人全都沒了,怎麼做下去?餐廳大部分時間也是空空如也,只能靠做外賣,一天試過做不到一千港元的生意,這不是單純我們一家餐廳的問題。我和其他人也一早預料會放無薪假,那時候覺得是好事,因為我也擔心每天對著客人會感染到肺炎。”

起初,楊太還慶幸因為有無薪假,方便她四處搶購口罩、消毒用品,但沒想到,在2月底,老闆便致電給她餐廳倒閉的消息。

根據香港餐飲業協會的數字,自去年6月開始,全港約2.7%、即約750間食肆停業或結業。

  • 香港餐廳不歡迎大陸人,肺炎恐懼中的民間自保還是政治表態
  • 香港抗議:政治立場主導,消費分黃藍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許多餐廳現在會為食客量度體溫。

港府在去年8月因應示威,宣布191億元的紓困措施,疫情爆發後,再成立280億港元的防疫基金,加大支援的力度。香港永久居民預料今年稍後會獲發1萬元,飲食業方面,每間食肆可以獲得20萬港元的資助,應付燃眉之急。

但一些受重挫的食肆已經等不及這筆錢。

“我聽到(倒閉的)消息時也沒有覺得很意外,現在香港生意難做,老闆說業主不肯減租,就算申請政府的什麼資助,也撐不下去,只能說我們運氣不好。 ”

楊太說,她的老闆擔心疫情會持續多一段時間,短期內也不見得會有大陸游客,亦不知道政府會否持續增加補貼,所以不願意冒險,索性把店關掉。

她得悉餐廳倒閉後,便開始尋找工作,試過在彌敦道從太子走到尖沙咀,走了好幾公里路,問了幾十家餐廳,也找不到任何工作。

“就算(餐廳)在門口張貼招聘廣告,但其實他們也在觀望疫情發展,不敢請人,他們自己員工都要休假了,哪敢招人?有幾家餐廳讓我留電話,說疫情過後招人再致電給我,但疫情不知道維持多久,”她說, “震央現在每家餐廳也沒人,疫情令到百業蕭條,沒辦法,我自己其實也不敢到餐廳吃飯,怕人多染病,口罩又貴,都索性不出門了。”

隨著歐美疫情擴大,多國實施入境限制和封國封城的政策,楊太意識這不是一個短期可以解決的問題,預料待業時間可能會維持半年以上。

“疫情隨時搞到年底,到時候經濟比現在更差,工作更難找,加上我60歲了,越來越難尋找工作,”她說。

她和30來歲的兒子原本每月收入有2萬多港元,以月租1萬多元,在油尖旺區租住一個小單位,兩人的生活不算拮据,“還有閒錢可以旅行”。

但她從事裝修的兒子,同樣受疫情影響而工作量大減,收入不足以交租,兩人現在是靠儲蓄支付租金,怎麼花一分一毫都要仔細想清楚,特別是近期,需要特別預留購買口罩和消毒用品的開支。

“很沒安全感,幸好還有一點點積蓄,政府派那一萬元也只是幫得一時,撐不了多久,如果幾個月都沒工作,我可能就提早退休,和兒子找一個比較便宜的單位,或是搬到劏房去,再慢慢申請公共房屋,再差的話,就申請綜援(香港政府向低收入人士提供的補貼)。”

“疫情唯一好處,就是我有更多時間和兒子一起,以前都沒甚麼講話,現在每天大家分享一下怎麼找便宜口罩,算是患難見真情,”她苦笑說,“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我們當年也捱過’沙士’了,工作將來肯定會有的,可能賺少了,但最重要是家人健健康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由於航線大減,香港機場停泊了很多飛機。

擔心裁員的空服員

另一個最受疫情打擊的行業,是航空業,各國實施嚴格入境限制,或是強制檢疫措施,令全球航空需求大減。

國際航空運輸協會早前警告,全球航空公司今年營收最多減少1130億美元,全球人口流動減少,多間公司均大規模減少航班,增加營運壓力。

彭博通訊社引述澳洲諮詢公司CAPA航空中心警告,許多航空公司在五月可能會進入技術性破壞,或違反債務合約,中心指,中國、中東、美國等大型航空公司將會得到國家支持而可以繼續營運。

香港國泰航空受疫情影響,削減了6成半至7成半的航班及載客量,亦已賣飛機等方式確保現金流。公司7成多的員工、即超過2.5萬人,參與公司的三星期無薪假計劃,但公司前境不明朗,管理層無法保證將來不會裁員,但暫時未有集資或裁員計劃。

30多歲的阿明在國泰任職空中服務員,他亦有參與無薪假計劃。

他對BBC中文坦言,這次疫情令他驚覺,航空及旅遊業可以如此“不堪一擊”。

“我估計現階段裁員的機會是一半半,因為疫情過後,航空公司同樣需要人手去營運復飛的航線。但如果持續到下半年,可能就會有裁員潮。”

他在2018年年底向父母借錢支付首期置業,現在每月花約一半人工供樓,他擔心一旦遭到裁員,不能夠尋找與現時有同等收入的工作,最壞情況可能會供不起樓。

“現在很擔心被裁員,有供樓的壓力,這個時勢很難找工作,經濟會有連鎖反應地變壞,新的工作薪水肯定不會像空服員那麼多。”

2003年,香港經歷非典型肺炎疫情,同樣出現百業蕭條的景象,很多人供不起樓而負債累累,令外界關注經濟轉差下的樓市發展。不過,與十幾年前相比,6成多私人自住物業已經不需要按揭,即是許多人已經完成供樓,外界預期樓市不會出現2003年的大規模震盪,而近年樓市有所升幅,業主即使真的未能供款,也可以賣樓套現。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機場變得冷清。

國泰早前受到香港反修例風波影響,員工和公司關係變得緊張。幾十名國泰員工疑因參與抗議活動被解僱,引發爭議。

自稱“黃絲(親民主派)”的阿明,早已對自己公司“心淡”,繼續工作的原因,“很大程度是為了那層樓”。他去年曾低調參與香港機場舉行的“反送中”“和理非”示威活動,得悉有同事因此被解僱時,也一度擔心自己會遭受打壓。

“因為之前的事,令到很多人和公司失去了信任,也沒有了歸屬感,沒有人真心會相信公司以同事的福利為優先,他們可以因為政治理由解僱別人,那現在更可以營運理由,名正言順地把’異見分子’趕走。”

國泰當時回應指,是否解僱員工會視乎員工能否履行職務和嚴格遵守合約條款和規則。

他說,受到修例風波影響,公司與中港政府的關係,也變得複雜和政治化,難以預料港府對各航空公司會有多大程度的幫助。

“和中國國內航空公司不一樣,它們肯定有國家提供資金支持和補貼,國泰能夠從政府得到幾多援助是未知之數。”

這次疫情間接緩和了香港“反送中”示威,阿明認為,政府處理口罩問題不夠積極,以及疫情初期太遲對大陸封關,增加了不少市民的不滿。

  • 國泰陷“白色恐怖”爭議 在港公司的艱難抉擇
  • 香港罷工護士的內疚、恐懼與不安

“政府不是不做,是做得太慢,醫護要一輪罷工後,你才’封關’(要求曾訪大陸的所有人士隔離14天),人人一開始搶購口罩,你向國務院發信求助,之後才在全球尋找口罩,結果政府買不到,反而民間一些組織、公司找得到,要民間自救,你叫香港人怎麼相信你?”

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3月公佈的民望調查,特首林鄭月娥的最新評分為22.6分(100分為滿分),民望止跌回升,但仍然是在低位徘徊。

阿明感嘆說,“想起來真的很可悲,我們從去年到現在,臉上也是帶著口罩,希望疫情過後,政府也會醒覺,聆聽市民的聲音,讓我們脫下口罩,再次面露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