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群體免疫成眾矢之的 但瑞典模式仍是無奈選擇 – BBC News 中文


英國政府的前首席科學顧問戴維•金爵士說,政府部長在是否放鬆隔離限制的問題上似乎軟化了測試的立場,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英國政府的前首席科學顧問戴維•金爵士說,政府部長在是否放鬆隔離限制的問題上似乎軟化了測試的立場,“或許我們正在走向群體免疫?”

世界衛生組織批評了用群體免疫遏制新冠病毒蔓延的計劃,但是在沒有疫苗的情況下,為維持經濟運轉,許多人士仍然在討論群體免疫的辦法。甚至有專家說,群體免疫最終可能是許多國家的無奈選擇。

但是世衛組織突發衛生事件規劃執行主任邁克•瑞安(Michael Ryan)博士在周一(5月11日)的發布會上說“這真的是一種極其危險的估算”。

邁克•瑞安博士說“人不是畜群”,他警告說,把同樣的標準應用的人類身上“可能是很野蠻的算術,人的生命和痛苦沒有被放在方程式的核心位置。”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瑞典公共衛生局的首席流行病學家安德斯•泰格內爾預計斯德哥爾摩市本月就能實現群體免疫

群體/畜群免疫

群體/畜群免疫源於獸醫術語,是個關於畜群整體健康的概念,它沒有強調動物個體。這個概念的原則是群體的一大部分獲得對某種傳染病免疫,免疫的這部分生命體就形成阻隔效應,因此降低了未受感染的個體被感染的機率。

如果個體不通過疫苗獲得免疫,就要經過病毒感染而後獲得免疫。獲得免疫的群體要超過相當比例,或免疫門檻後,才能獲得群體免疫的效果,這樣才能阻止疾病在群體中傳播。

邁克•瑞安博士說,只有當科學家需要計算為讓整個社會達到類似群體免疫的效果,需要多少個人接種疫苗的時候才會使用群體免疫的概念。

他認為群體免疫的假定是全球相當部分的人口已經被感染而且經過新冠病毒輕症感染,但是早先的傳染病研究已經證明這個假定是錯誤的。他說,“新冠重症群體在被感染者當中佔更高的比例”,新冠疫情實際變得比最初預想的更加嚴重。

雖然這位世衛官員沒有明確指責任何國家,但是他的評論被看作是針對瑞典和其他不願意採取嚴格隔離措施的國家。在這些國家的專家認為可以實現群體免疫。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世衛組織突發衛生事件規劃執行主任邁克•瑞安說群體免疫”真的是一種極其危險的估算”,是對生命的漠視

瑞典模式不可避免?

雖然瑞典官方沒有宣布已經取得群體免疫效果,但是大多數科學家認為人口中超過60%有過病毒感染就會實現群體免疫。瑞典公共衛生局的首席流行病學家安德斯•泰格內爾(Anders Tegnell)預計,首都斯德哥爾摩市本月就能實現群體免疫。

根據斯德哥爾摩大學的數學家布里頓(Tom Britton)的計算,瑞典首都的免疫群體佔人口40%的時候就足以遏制病毒傳播,他認為在6月中旬就可以實現這種群體免疫效果。

瑞典的3位經濟學,社會學和政治學專家週二(5月12日)在美國《外交》雜誌撰文引用了上述瑞典專家的判斷。文章的幾位作者還認為,無論公開贊成或反對瑞典模式,實際上許多歐洲國家,包括美國在內,都在沒有疫苗的情況下逐漸放鬆隔離管制,說明他們都在或多或少地採取和瑞典相同的措施。

作者認為,為了避免長期疫情隔離導致經濟停頓和其他許多社會問題,最終所有國家不得不效仿瑞典模式,群體免疫將是世界不得已的選擇。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英國群體免疫爭議

新冠疫情在英國爆發後,政府首席科學顧問帕特里克•瓦倫斯爵士(Sir Patrick Vallance)在3月中旬曾經提出群體免疫的概念,說新冠肺炎將成為“季節性的傳染病”。

但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研究警告說,如果英國採取群體免疫的做法,最終感染死亡病例會達到25萬人。之後當局不再提群體免疫的說法。衛生與社會保障大臣馬修•漢考克(Matt Hancock)否認說,英國的策略當中從未考慮過群體免疫。

不過《獨立報》4月底的報導說,英國政府私下可能仍然尋求實現“群體免疫”。特里克•瓦倫斯爵士的前任,英國政府前首席科學顧問戴維•金爵士(Sir David King)說,政府部長在是否放鬆隔離限制的問題上似乎軟化了測試的立場,“或許我們正在走向群體免疫?”

《獨立報》報導戴維•金爵士的話說,只要醫院沒有被“擠爆”,就放鬆隔離措施,意味著政府仍然期望許多人通過感染新冠病毒獲得免疫。

戴維•金爵士還對英國政府在疫情爆發初期採取措施不力提出強烈批評。他在接受BBC採訪時說,英國有優秀的科學家和醫療專家,他們在疫情初期本來可以提供很好的建議,讓英國有能力提高抗疫能力,遏制帶來如此高死亡率的大規模疫情。

肺炎疫情:群體免疫成眾矢之的 但瑞典模式仍是無奈選擇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特朗普遭質疑,怒懟華裔女記者:你去問中國

特朗普羨慕瑞典?

群體免疫也是美國媒體輿論的熱點,許多人發表文章討論群體免疫的概念,甚至一些人呼籲州政府放棄所有隔離限制,讓公眾在沒有疫苗的情況下獲得對新冠病毒的自然免疫。

但反對者說,如果美國為恢復經濟運轉在沒有疫苗的情況下取消隔離措施,把賭注押在群體免疫上,那麼美國新冠死亡病例將大幅度上升。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流行病學家(David Dowdy、Gypsyamber D’Souza)最近在該校新冠資源中心發文說,在沒有疫苗的情況下,美國要經過兩億人感染,才能達到群體免疫門檻。按照目前的疫情蔓延速度,屆時死亡病例將超過50萬。

美國目前是全球新冠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感染病例多達140萬,死亡病例累計8萬多。華盛頓表示,群體免疫並非政策選項,特朗普總統最近說,如果美國放棄隔離走群體免疫的道路,美國將要面對“難以持續,不可接受”的損失。

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週日(5月10日)評論說,特朗普表態很像中國,但實際上在羨慕瑞典,不過他並不准備學習任何模式,只會強調他的策略優於中國和瑞典。他認為特朗普帶來的混亂,實際上把美國推入瑞典模式,只是沒有告訴美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