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武漢肺炎:墨西哥小伙親述封城感受和糾結


Daniel Stamatis
丹尼爾已經在武漢生活四年

1月17日,墨西哥小伙丹尼爾(Daniel Stamatis)登上飛往中國的客機。那時他根本沒想到,一個星期後,他的“第二故鄉”武漢會被封城。

丹尼爾在中國已經生活了七年。最開始,是在外國人眼中更傳統的中國大都市。丹尼爾自己承認,沒有真正認識和了解之前,他想像中的中國是一幅“太極、湖泊、蓮花”的畫面。

2016年,丹尼爾搬入武漢,當時的印象,那是一座“污染嚴重、建設之中”、“五六年後將變得非常美麗”的城市。但是今天,“武漢非常不宜居”。

武漢封城:新冠狀病毒發源地

直到幾星期前,武漢這個名字外國人知道的可能並不太多,或許只是在中國、亞洲旅遊期間停留或者僅僅聽說的一站。現在,武漢是世界媒體聚焦的中心:因為,這裡是一種新冠狀病毒的發源地。

為控制疫情蔓延,1月23日,武漢開始封城。數以百萬計的人從此被“隔離”。這其中就包括在華中科技大學讀博士的丹尼爾。

  • 武漢肺炎:武漢市長暗示疫情披露不及時中央有責任
  • 武漢肺炎下的治理潰敗:京-漢-閩政治觀察
  • 武漢肺炎:無症狀傳播恐增加疫情控制難度
Daniel Stamatis
丹尼爾在武漢讀建築博士

丹尼爾回憶說,“大約一個月前,有同事在我們的微信群裡發言,提醒大家戴口罩,‘多加小心’。我當時覺得有點誇張了。”

那是丹尼爾第一次聽說新病毒。

後來,收到的警告越來越頻繁。 “1月11日,我回墨西哥參加婚禮。返程機票是17號的,當時沒覺得有問題。到19日,病毒警報已經到處都是了。”

遠離親朋的隔離生活

他通過Skype接受BBC葡萄牙語採訪時說,“如果我把機票改期推遲幾天,可能就不回中國了。我可能就會繼續留在墨西哥,那就太好了。”

“(封城後)我只和人網上聯繫,誰也不見。”

36歲的丹尼爾一直和女朋友同居。眼下,這也讓封城改變了。 “我女朋友前一天去蘇州了,和她媽媽一起去的。她們回不來了。不准上火車……法律規定,誰也不能出去,誰也別想進來。”

1月25日視頻:從我24層窗口看出去的武漢

位於中國心腹地帶的武漢人口超過1100萬。在丹尼爾看來,武漢人好像總是“集體行動”-作息時間表差不多的感覺。所以他很清楚,每天哪個時段最好不出門。

“我知道,如果早6:30出門,整個城市都是屬於我的;但如果我7:30出門,外面已經忙到一片混亂。7:30-8:30之間,休想,什麼也做不成。”

丹尼爾說,大學校園非常大,他有摩托車,就算只在校園範圍內活動也會騎摩托車。

  • 專題報導:武漢肺炎
  • 武漢肺炎:醫用口罩能防止病毒傳播嗎?
  • 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源是怎樣的城市
Daniel Stamatis
丹尼爾:大街上空空蕩盪,超市裡還是有許多人

現在“什麼都沒有。沒有公交車,沒有地鐵,沒有出租車。商店也都關門了……除了超市。小商店、小餐館都不開門。”

1月26日星期日,武漢開始禁止私家車進入市中心。

封城的日子

封城之下怎樣生活呢?丹尼爾說,他基本不出門,26日例外,他必須出去買食品。

丹尼爾戴好口罩–“不戴不行,有規定,公眾場所必須戴”—走出家門。大街上空空蕩盪,幾乎看不到任何車輛。直到超市:裡面居然擠滿了人!

“大街上人非常、非常少,但超市里人很多,比平常日子還多。”

不過,進入超市前必須首先接受檢查,“所有人都查。他們用一種像是黃色小手槍的東西檢查額頭,然後才放行。”

那把“黃色的小手槍”應該是量體溫的溫度計。丹尼爾說,查體溫的速度很快,所有人都放行進了超市。

丹尼爾買了許多冷凍、罐頭食品、幾公升橙汁後回家。他本來還想買一些水果和蔬菜,但是,等著稱重交錢要排大隊。

“我從來沒見過那場面。我不願意排三小時的隊,就為了買仨瓜倆棗。”

1月27日視頻:超市裡排隊買水果、蔬菜的人龍

不管是在街上還是超市,丹尼爾那次出行只看到一位上了年紀的人,但他沒有看到孩子,一個也沒有。因為老年人、幼兒更容易受到病毒的傷害

丹尼爾說,目前他仍然心境平和。他說,等到春節假期後,可能還要再看封城給武漢人帶來的真正衝擊。

“25日是中國農曆春節……我看還要再等幾天,等人們開始出門了。假期結束後,回去正常上班,才能真正看清楚。”

丹尼爾接受了封城的現實。 “我告訴自己,不要找事,我就呆在這裡,安安靜靜地呆著,做自己的事。沒問題。”

武漢肺炎:墨西哥小伙親述封城感受和糾結 1
使用瀏覽器播視頻/view video in browser

(視頻:武漢加油。27日當地時間晚上,武漢市民打開窗戶高喊加油、互相鼓勵)

但是後來,兩條新聞讓他改了主意。

“一,習近平說病毒的傳播速度在加快。二,美國決定派飛機來接回在武漢的美國人。這裡的美國人很多,因為通用汽車在武漢有分公司,很多美國商人,還有外交官。”

丹尼爾在印尼的一個朋友靈機一動想出個主意:為什麼不試著上美國飛機?

“我並不覺得這個主意很瘋狂。再說,我從6歲起一直就有美國簽證。”

美國領事館很“客氣”地回復了丹尼爾的請求。但丹尼爾懷疑對方並沒有給他太多的考慮。

丹尼爾想出了另外一個工具:推特。那以前,他並不是推特粉絲。

1月25日推文:尊敬的美國駐墨西哥大使,美國派往武漢接美國公民的飛機有可能把我也帶回去嗎?我是墨西哥人,在武漢,我有美國簽證。習近平主席說了,病毒傳播在加速。 1000個感謝。

Línea

後來,南美數家媒體關注了他的推特。

“太不可思議了。10小時內大使回話了,他們從中國給我打的電話,告訴我應該可以,他們會考慮的。他們還說,沒有人這樣問過。”

“我沒想過離開武漢,因為封就是封了,沒有可說的。但是,如果另外一個國家、特別是我們(墨西哥)北面的鄰居要派飛機來……要是我能走,對我來說這也很重要。”

“我並不是絕望地盼著離開。不管怎麼說吧,我狀況還可以,有吃的,身體沒問題。我也沒見過有誰露死街頭……我不願意總想著死,但是我也不傻。”

丹尼爾的家人倒是更加迫切地希望他能登上美國的飛機,“他們比我還擔心。也許吧,人已經在這兒了,感覺可能有點遲鈍。”

“我不能總說我還是抱著雙臂坐著……我看到了一個小小的機會,一扇小窗……”

武漢肺炎:墨西哥小伙親述封城感受和糾結 2
使用瀏覽器播視頻/view video in browser .(tagsToTranslate)墨西哥(t)武漢肺炎(t)中國(t)美國(t)健康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