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美國大選副總統之爭:離總統只有“一個心跳的距離” – BBC News 中文


  • 馮兆音
  • BBC中文駐美記者發自華盛頓

美國總統大選在即,除了特朗普與拜登之爭,還有一場交鋒沒那麼受關注,但可能對美國政治產生深遠的影響。

除了拜登與特朗普,還有兩個名字將出現在總統大選的選票上。

那就是現任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與民主黨參議員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又譯賀錦麗)。

兩人將在美國東部時間10月7日晚上9點(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0月8日凌晨1點)在猶他州鹽湖城展開一場副總統辯論。

為了防範新冠,兩人將隔著有機玻璃板辯論,並且保有至少12英尺(3.6米)的距離。

總統特朗普及周邊多名幕僚感染新冠病毒,不過,兩名副總統候選人最近的病毒檢測都呈陰性反應。

圖像加註文字,

美國現任副總統彭斯

圖像加註文字,

民主黨參議員哈里斯

特朗普在上週五確認感染新冠並住院多日,關於他健康狀況的疑慮,使得外界史無前例地關注“二把手”彭斯。如果總統無法履職,憲法第25修正案允許將權力移交給副總統。

在特朗普治下三年多來,不少幕僚或主動辭職或被炒魷魚,官員們如跑馬燈般更迭,然而彭斯似乎地位穩固,頗受總統信任。

另一邊廂,民主黨高調宣布哈里斯為副總統提名人,如果當選,她將成為第一位入主白宮的少數族裔女性,並將是拜登接班人的大熱人選。

副總統是美國政府中位階第二高的官員,僅次於美國總統,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不過,美國副總統在施政中到底有多重要?在拜登與特朗普的健康狀況備受關注之時,副總統候選人又在大選中扮演何種角色?

美國副總統:離總統只有“一個心跳的距離”

聖路易斯大學美國憲法教授傑爾·戈斯坦(Joel Goldstein)表示,在歷屆美國政府中,副總統往往是總統的資深顧問與“解決麻煩的人”。

戈斯坦研究美国副总统多年,著有《白宫副总统》一书。

圖像加註文字,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曾是奧巴馬的副手。

在今年的大選中,副總統人選尤為受到關注。

拜登與特朗普都年逾七旬,外界十分關注其健康狀況。而且,拜登尚未公開表達競選連任的意願,副總統搭檔作為接班人的大熱人選,有“儲君”的意味。

美國憲法規定,一旦總統在任內死亡、辭職或者被撤職,副總統將立即繼任。

因此,副總統常被指與總統“只有一個心跳的距離”。

美國歷史上,共有9位副總統因總統任內死亡或辭職而接班。

圖像加註文字,

肯尼迪被槍殺後兩小時,副總統林登·拜恩斯·約翰遜(Lyndon Baines Johnson,中)於空軍一號飛機上,在肯尼迪夫人身旁宣誓就任總統

其中最廣為人知的例子是,1974年時尼克松總統因“水門事件”辭職,由副總統福特接班;以及1963年肯尼迪遇刺,副手約翰遜在兩小時後宣誓就任總統。

美國歷史上45位總統中,有14人曾擔任副總統。目前還沒有副總統因總統撤職而繼位。

副總統候選人有多重要?

“在競選中,副總統候選人有僅次於總統的話語權,” 戈斯坦稱。

副總統候選人通常幫同黨的總統候選人拉票,以及在政策上與對手爭辯。

本屆大選中,兩名副總統候選人的背景南轅北轍。彭斯是來自作風保守的中西部白人男性,哈里斯則是少數族裔女性,代表政治傾向偏左的加州。

圖像加註文字,

特朗普總統和彭斯付總統在白宮

哈里斯的副總統提名公開後,特朗普曾批評“副總統人選不重要,人們只為總統投票”。

戈斯坦則說:“絕大部分的人為總統候選人投票,但副總統人選也發出重要信號,體現總統候選人的價值觀和決策。”

一般認為,副總統候選人對大選最終結果的影響甚微。不過,戈斯坦指出:“好幾次大選就是以極小差距決出勝負的。”

他對BBC中文表示,挑選副總統人選時,最為關鍵的考量標準是總統與副手的政治及個性兼容。

圖像加註文字,

拜登與哈里斯

在挑選競選搭檔的過程中,總統有最終話語權。據悉,拜登團隊就為他篩選了四個副手人選,由拜登最後拍板。

在當選後,副總統會在輔助總統組建政府內閣時擔任關鍵角色,譬如,現任副總統彭斯就是2016年白宮過渡團隊的負責人。

彭斯:白宮第二把交椅

在過去的四年中,彭斯一直是美國總統特朗普非常乾練的副手,不僅領導團隊,確定行政部門的重要任命,而且還是與媒體順利溝通的副總統。在多數情況下,他避免出風頭,儘管最近在領導白宮對抗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中的角色,讓他引起了更多關注。

圖像加註文字,

1959年出生的美國副總統彭斯已成為新白宮團隊中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

彭斯到白宮的旅程始於2016年7月,當時他在印第安納波利斯的家中與特朗普見面,並被邀請參與選戰。他的加入並不令人意外。作為前印地安納州長,彭斯是在華盛頓的社會保守派人精英人士的最愛。

在被任命為副總統前,彭斯曾公開批評特朗普的一些政策,比如形容稱特朗普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的提議是“冒犯性的,違憲的”。

但現在被視為忠實的第二把交椅,很少對總統提出批評。

副總統候選人:力求為總統搭檔加分

通常來說,副總統候選人在大選過程中有三個“高光時刻”:當總統候選人宣布搭檔人選時、副總統候選人在黨代會接受提名時,以及副總統的選前辯論。

全國直播的副總統辯論在1976年首次舉行,跟總統辯論有三場不同,副總統辯論通常只有一場,主題圍繞總統候選人及其方針政策。

副總統辯論的收視率通常不如總統辯論,然而,2008年拜登與性格乖張的共和黨人佩林展開交鋒,其收視率超過了當年的總統辯論。

視頻加註文字,

2020美國大選:卡瑪拉·哈里斯,“美國急需要一位領袖”

戈斯坦預期,本屆副總統辯論也會頗有看頭。

参议员哈里斯在国会以在听证会中提问强硬著称,此前在党内初选辩论中也出尽风头。“她需要在辩论中将自己介绍给全国选民,”戈斯坦说。

而現任副總統彭斯在四年前的辯論中表現不俗,他此前還曾擔任政治評論員,口才歷經考驗。 “兩個都是政治傳播的高手,”戈斯坦說,“這場交鋒會很有意思。”

在副總統辯論之後,特朗普與拜登將在10月15日與22日舉行第二、三場總統辯論。

由於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目前尚不清楚辯論形式會否產生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