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美國大選:特朗普拒絕承諾若敗選會認輸,引爆總統權力移交激辯- BBC News 中文


  • 馮兆音
  • BBC中文駐北美記者發自華盛頓

美國總統特朗普拒絕承諾若在大選落敗,將承認選舉結果並和平移交權力,引爆美國輿論爭議。

特朗普在周三(9月23日)白宮記者會中被問到,如果在11月的大選中敗給民主黨人拜登,能否承諾和平移交權力時回答:“我們要看看發生什麼再作決定。”

白宮近期多次採用這一模棱兩可的說法。 8月中旬,白宮發言人凱莉·麥肯內妮(Kayleigh McEnany)被問到總統如果落選,是否會接受選舉結果。 麥肯內妮當時回答:“總統先生已經說過,他會看情況之後再作決定。”

視頻加註文字,

當被問及特朗普總統拒絕承諾在大選後和平進行權力移交

與白宮的曖昧表態不同,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人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保證總統權力的移交將會“有序”進行。

他週四(9月24日)在社交媒體推特上表示:“11月3日選舉中的贏家會在(2021年)1月20日就任。交接將會有序進行,如同1792年以來每四年會發生一回那樣。”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則形容,特朗普拒絕移交權力的說法“無理”。 “我們住在哪個國家?他在說最無理的話。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跳過Twitter 帖子, 1

結尾Twitter 帖子, 1

圖像加註文字,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人麥康奈爾

特朗普“不服輸”喧囂又起

美國總統特朗普從不諱言他好強、不服輸的個性。

1988年,當時是紐約商業大亨的特朗普參加電視訪談節目時,被問及是否會競選總統,他當時的回答是:“如果不贏,就不會參選。”

除此之外,他在總統任期內多次開玩笑說,希望任期可以超出憲法規定的兩任。

圍繞如果特朗普不服輸的討論,在四年前就曾經出現過。

在2016年總統大選的辯論中,特朗普曾被問道,會否接受在大選中落敗的結果。

他曾回答,會接受並全力支持當時對手希拉里·克林頓的領導;但其後,面對同樣的問題,特朗普卻給出了“再看看”的答案,震撼美國輿論。

“特朗普拒絕聲明是否接受大選結果”成了當時各大媒體的新聞頭條,掀起總統權力是否能平穩交接的社會疑慮。

時隔四年,關於特朗普可能質疑大選結果、不承認落敗的討論再次縈繞美國政壇。

圖像加註文字,

專家指出,特朗普對郵寄選票公正性的質疑缺乏歷史根據。

一方面,在新冠疫情與經濟寒潮下,特朗普連任面臨眾多挑戰,多方民調顯示他選情落後於民主黨人拜登。

另一方面,由於疫情影響,多州政府鼓勵民眾以郵寄方式投票。 不過特朗普多次質疑郵寄選票將導致選舉舞弊,批評人士稱他為拒絕承認落敗鋪路。

在23日的記者會中,特朗普再次懷疑郵寄選票,並稱選舉結果可能需要交由最高法院裁決。

敗選不服輸:美國政治的未知領域

如果特朗普拒絕承認大選結果,將把美國政治帶到未知領域。 在現代美國政治史中,每一位輸掉大選的候選人都承認落敗。

民主黨內對此有所擔憂,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已下令黨內做好特朗普質疑選舉結果的準備。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曾說過,如果出現這種情況,需要派遣軍隊將特朗普帶離白宮。

不過,有專家認為,在歷史、法律和政治壓力下,即將卸任的總統很難拒絕交出權力。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特里(Jonathan Turley)此前接受POLITICO雜誌採訪時說,當新任總統宣誓就任後,卸任總統“與客人沒什麼兩樣”。

如果特朗普真的在2020年大選中失利,隨後拒絕承認大選結果,這比美劇《紙牌屋》更戲劇化的劇情,下一步可能如何展開?

黨內領袖態度關鍵

北卡羅來納大學政治系教授艾立克·赫伯林(Eric Heberlig)認為,屆時關鍵要看共和黨的領袖們的態度。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以及眾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卡錫意見的分量將尤其吃重。

“如果他們發聲說,’不,票已經投完了,過程是公平的,我們輸了,我們要接受這個事實’,那麼我認為這將大大鼓勵其他共和黨人和官員表態認可選舉結果的合法性,並且說服共和黨選民,這次選舉是公平和準確的,” 赫伯林說。

目前,除了麥康奈爾表態將承認選舉結果,曾經參選總統的共和黨參議員羅姆尼也表示:“民主的根本是權力的和平過渡,任何關於總統可能不尊重憲法的行為都是不可想像和不可接受的。”

反之,如果屆時共和黨領袖站在特朗普一邊,質疑選舉結果的合法性,“那麼我們將有一個棘手的問題,” 赫伯林稱,那時將需要某種形式來安撫美國公眾,總統權力將會合法過渡。

其中一種可能的形式是,由仍然健在的往屆美國總統組成元老會,確保權力交接平穩合法。

圖像加註文字,

2017年特朗普宣誓就任總統當日,與前任總統奧巴馬夫婦合影。

赫伯林強調,圍繞特朗普質疑選舉結果的討論,目前通通只是揣測。

“我不認為在如今擔憂這些能帶來許多價值,因為我們無能為力,”但他呼籲,民選官員與各黨官員需要思考他們在上述情況下的應對,以及他們的舉措將為美國的政治體制穩定帶來何種長期影響。

法律程序可能曠日持久

特里教授說,特朗普一方可以向聯邦法院提訴,質疑結果不公。 美國選舉中任何的參選人都可以循此渠道要求司法复核。

在2000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共和黨人喬治·布什與民主黨人艾爾·戈爾在佛羅里達州的得票數異常接近。 在美國最高法院介入之下,最終選舉結果在歷經36天的爭議後才塵埃落定。

下一任美國總統定於2021年1月20日宣誓就任,離大選日有78日。

圖像加註文字,

特朗普支持者敦促總統填補最高法院空缺

選舉法專家表示,如果候選人在多州提出選舉結果異議,法庭可能需要數週甚至數月的時間重新點算選票、調查選舉過程。

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法官空缺有待填補,將讓情況變得更為複雜。

這種罕見局面將為美國總統權力交接帶來前所未見的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