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潔接手拍攝《西遊記》重擔,研讀完原著後,發現了一個致命缺點


1982年,楊潔從央視領導手上接到把《西遊記》搬上熒幕的重任,於是她開始仔細研讀《西遊記》原著,然而在讀完之後,她發現了一個致命問題。

那就是裡面的故事內容很多都很雷同,而且有很多重複囉嗦的地方,所以楊潔導演跟兩位編劇員戴英䘵和鄒憶青,一起商量後,決定在“忠於原著,慎於翻新”的基礎上,將《西遊記》改編成30集的電視劇,每一集都是一個獨立的小故事,都有自己的主題,特色和風格,但是前後30集又聯合貫通,形成一個完整的大故事。

這樣整個《西遊記》就都能包容在裡面了,這樣做的好處就是,每一集都可以單獨拿出來,獨立成劇,而且每一集的風格也不同,比如《計收豬八戒》這集就是定義為喜劇風格,讓人看的捧腹大笑,《三打白骨精》則是定義為悲劇,讓人看的直落眼淚,《奪寶蓮花洞》則是定義為鬧劇,因為金角大王和銀角大王本身就是兩個小道童化身,所以充滿了兒童趣味,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會覺得這集就是給兒童們看的原因,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通過這樣的主題風格將每一集進行區分開,這樣觀眾看的時候就不會膩了。

1982年7月,《西遊記》劇組在揚州開機,開拍了試探性的一集《除妖烏雞國》,也叫試集,拍完後,楊潔趕回北京開始進行後期剪輯與製作,然後拿給領導們去過目和審批,這時楊潔導演想起了另一個人凌子風,他當時也在拍《西遊記》電影,不知道進行的怎麼樣了,所以楊潔導演也想邀請他前來觀看拍好的試集,順便提提意見,但是凌子風在電話裡卻說,已經放棄拍《西遊記》了,不拍了,原因是裡面的故事內容太多雷同之處了,除了唐僧被抓不是要被妖怪吃掉,就是被逼著成親,除了這些內容外,還有一些其它小地方的內容也很雷同,比如下油鍋,砍頭,這樣的戲份也是出現過很多次,所以通過這次與凌子風的對話,楊潔導演得到了啟發,她意識到,除了故事內容不能太雷同之外,一些小細節上的內容也不能太雷同。

為了不讓觀眾產生審美疲勞,《西遊記》裡的鏡頭都是盡量不重複,比如下油鍋這個鏡頭,在《偷吃人參果》這集出現過一次,在拍《鬥法降三怪》時,楊潔就沒有再拍下油鍋的鏡頭,這一點《西遊記》的攝像師王崇秋也已經澄清過了確實沒有拍,有些網友說有拍過,而且還看見過這集下油鍋的畫面,估計是看的其它版本的《西遊記》,然後記岔了。

延伸閱讀  ​四大名著他演過三部,在西遊記中的扮相太過經典,竟被印到了冥幣上

故事內容雷同的缺陷通過這樣的方式彌補了,但是怎麼樣將這些為人熟知的故事拍出新意,並且得到觀眾的認可呢?這又是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楊潔認為《西遊記》折射了世間百態,蘊含著深沉的情感和哲理,魯迅先生曾經點評過西遊記: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這句話也給了楊潔很大的啟示,她覺得任何故事都離不開一個“情”字,沒有了“情”也就沒有了靈魂,所以在西遊記的拍攝上,都是盡量體現情感,從而引起觀眾共鳴,比如《三打白骨精》中,孫悟空被唐僧趕走時的不捨之情,《趣經女兒國》裡面,國王對唐僧的愛戀之情,《智激美猴王》中,唐僧解開誤會後與孫悟空相擁的師徒之情,這樣的處理方式,果然讓《西遊記》大獲成功。

雖然裡面的特效並不是那麼好,有些集裡的打鬥也不是非常精彩,但是相比之下,觀眾們還是更喜歡裡面的劇情,以及里面所要表達的情感,《西遊記》之所以能成為經典,這跟導演和編劇們的努力也有一定的關係,不雷同,不俗套,充滿人情味,這樣的改編也為《西遊記》的成功奠定了基礎。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