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名片|簽字的手都在抖,麻醉風險這麼大,手術還要不要做?


醫者名片|簽字的手都在抖,麻醉風險這麼大,手術還要不要做?

2021-01-14 健康中國行動

小王生病住院準備做手術,一天,一位頭戴花布帽子的醫生來到他的病牀前:「您好,我是您的麻醉醫生,這是麻醉知情同意書,請您看一下,有什麼不明白的可以問我,沒有問題的話請您簽字。」

好傢夥,這張知情同意書上密密麻麻地寫著各種風險,看得小王手都抖了,哪裡還敢簽字呀。他戰戰兢兢地問:「大夫,不打麻醉行不?」麻醉醫生笑著說:「呃,除非您是關公再世。不過也別緊張,麻醉其實和手術一樣存在風險,至於風險大小您聽我仔細給您解釋一下。」

「一件事的成功與否,離不開天時、地利、人和。一台手術麻醉的成功也離不開它的『天時、地利、人和』——手術、患者、麻醉。我們就從這三個方面詳細說一下手術麻醉的風險。」

手術風險 「三分天註定」

我們都知道手術有大有小,手術大小是醫生們根據創傷大小、手術部位、出血多少等多方面因素綜合評估而來,不同等級的手術帶來的風險自然也不同。

比如,同樣是血管瘤(一種良性腫瘤)切除手術,黃豆大小的血管瘤和籃球大小的血管瘤,切除所帶來的創傷大小、出血多少自然不同。可即使是切除同樣大小的血管瘤,長在體表和長在肝臟或顱內所帶來的手術風險自然也不同。麻醉作爲一種醫療操作,很多風險是與手術伴行的,所以一方面,手術有時可以決定麻醉風險的大小。

同時,在手術過程中,麻醉醫生也需要根據監測數值和使用藥物,讓患者的身體的各個系統(器官)維持正常的工作,手術如果引起大出血或重要器官損傷,那麼患者在麻醉中發生器官功能損害甚至危及生命的風險自然升級。如果術中出現意外,也是由麻醉醫生進行搶救,所以另一方面,我們也常說——手術有大小,麻醉無大小。

患者 「打鐵還需自身硬」

千人千面,不同患者的身體情況決定了即使面對相同的手術,每個人的手術麻醉風險也可能各不相同。麻醉醫生通常使用美國麻醉醫師協會制訂的分級標準(ASA分級)評估患者手術麻醉風險的大小(見下表)。

ASA分級標準

通俗點講,就是身體越好,麻醉風險越小。當然,麻醉醫生還要從其他各方面綜合評估患者。對於不同年齡的手術對象,只要是同樣的疾病,外科醫生在手術時基本沒有區別;然而,麻醉醫生在考慮麻醉方案時卻有著天壤之別。

比如,八十多歲的大爺,即使是廣場舞最靚的仔,麻醉風險依然比姑娘小伙子要高很多;三百多斤的肥胖患者比普通人麻醉更具難度,各種身體上的畸形爲麻醉醫生的各種操作帶來不同困難;不配合的小兒患者通常讓麻醉操作難以順利進行;患者除了手術部位外身體還合併有其他系統疾病……這些都會給麻醉方案設計和術中麻醉維持帶來挑戰。

麻醉 「適合自己的就是最好的」

大致來講,麻醉方式有兩種:局部麻醉(又稱局麻)和全身麻醉(又稱全麻)。麻醉方式的不同也會帶來不同的麻醉風險。

手術前,麻醉醫生們都會根據患者情況制定最適宜的手術麻醉方式,盡力降低麻醉風險、保障手術安全。

舉個例子:80歲的張奶奶平日身體健康,日行萬步,下雨天不慎摔傷導致大腿骨折,醫生計劃進行手術治療。可張奶奶又有多年的「老慢支」,此時如果選擇全身麻醉進行手術,那麼張奶奶肺部情況會導致她術後呼吸功能進一步惡化。但如果選擇椎管內麻醉(俗稱「腰麻」),只麻醉張奶奶腰部以下部分,張奶奶手術中呼吸就和平時一樣,而且術後張奶奶可以很快翻身、坐起甚至下地,也有利於排痰和身體好轉。由此可見,選擇合適的麻醉方式可以減少甚至避免手術麻醉的風險。

生活中,我們每天也面臨著各種未知的天災人禍,可我們的生活依然繼續,沒有停滯不前。同樣,面對無法避免的手術麻醉時,身爲患者的我們需要積極配合每一位替我們診治的醫生。

對於很多人來說,麻醉醫生都是神祕而陌生的,我們掌握著病人的呼吸和心跳,掌握著病人的清醒和入睡。術前我們會科學地評估麻醉風險大小、制定最合適於您的麻醉方案。一台複雜的手術中,麻醉醫生全程需要監測、調控患者的生理指標有近百種,可謂是手術室中的隱形超人,術後我們還會和外科醫生一道攜手,爲加速患者康複製定個體化治療方案。

聽了麻醉醫生的一番解釋,小王感覺輕鬆了不少,愉快地在麻醉知情同意書上簽了字,並高興地說:「麻醉醫生,好多患者因爲擔心麻醉的風險而猶豫要不要住院手術,此時要是能找到你們諮詢一下該多好啊。」

麻醉醫生說:「現在很多醫院開設了麻醉門診,每天有麻醉醫生爲前來諮詢的患者進行麻醉前評估,制定最佳的麻醉方案,我們醫院就有呢。看你放鬆了不少,我也放心了。也請您相信,我們會守護您手術的全過程,手術結束後讓您安全舒適的醒來,祝您早日康復!」麻醉醫生笑著拍了拍小王的肩膀。

作者: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西院麻醉科 金亞楠

審核專家:國家健康科普專家庫專家

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麻醉科教授 董海龍

策劃:譚嘉

編輯:王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