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顏!你對傳統文化了解多少?


汗顏!你對傳統文化了解多少?

2021-01-14 竇汝良的紫竹苑

大和民族的一大特點是崇尚強者,虛心好學,誰打服了他,他就學習誰。因爲兩顆原子徹底把日本打蒙了,所以二戰後至今日本心甘情願當美國的小弟。

但歷史上,直到宋朝滅亡(特別是唐代),日本一直將中國當成老師,這源於1357年前的一場戰役。

公元663年的白江口戰役,倭國人數是唐朝軍隊的4倍,最後輸的連褲子都沒剩,原因在於雙方巨大的軍事差距(日本還派使者出使唐朝,祝賀唐朝的勝利!不可思議吧,這就是)。也是那一戰,日本徹底認識到了與唐朝的差距,開始虛心學習唐朝。

從公元630年舒明天皇派出第一批遣唐使,到645年孝德天皇正式下詔史稱「大化革新」的改革,至公元895年的265年間,日本朝廷一共派了19批遣唐使到中國學習,把唐朝的一整套政治、經濟、文化制度複製到了日本(除了太監製度以外)。

通過長達300年的「唐化」改革,日本從一個落後的荒島跳躍式進入封建時代,足可見其學習能力之強。

日本是個合格的學生,也是有狼性的學生,等到學習成績好了,他們就明朝時跑來打老師(最後敗了,豐臣秀吉因此升天),二戰時跑去打美國(最終挨了兩個大炸彈)。

每年秋季10月至11月,日本奈良正倉院總會集聚來自全球各地的文物研究者和愛好者。

正倉院是迄今保留最全面、最豐富、最有價值的唐朝藝術品寶庫,建於公元8世紀中期的奈良時代。那裡珍藏了日本聖武天皇生前最喜歡的貴重物器,其中一大部分,是中國唐代鑒真法師東渡的文物珍品。

國內留存下來的唐朝器物並不完備,而且多依賴於考古發掘。而在日本的正倉院,這些唐朝的文物均是遣唐使和留學生帶回日本獻給天皇的,這些文物被十分嚴謹的珍藏了一千幾百年,保存的相當完好,遠超一般墓穴出土的文物。

這些保存完好的盛唐文物包括書畫、佛經、樂器、刺繡等。所以,很多人說要感受唐朝的繁華,一定要去日本奈良。

這次湖北的疫情,我們舉全國之力奮戰的同時,很多外國政府和友人也伸出援助這手或表達慰問。

大家都清楚,因爲歷史原因,我們與日本的關係一直很不好,但對這次疫情日本的表現,我們從官方到民間的評價都是極高的,因爲日本的做法真是可圈可點。

2月4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提到日本援華物資包裝箱上(日本漢語水平考試HSK事務局捐贈給湖北高校)寫有「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的詩句。

說實話,這次日本援華物資出了兩次風頭,就是全靠這兩句古詩。

說來汗顏,能說出這兩句古詩出處的國人,估計寥寥無幾。對我而言,雖說喜歡傳統文化,也僅知道「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與鑒真東渡有關。

日本天武天皇的孫子長屋王非常羨慕唐朝發達的文化和佛教,做了1000件袈裟,派人送給唐朝的僧人,這些袈裟上繡著四句話:「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寄諸佛子,共結來緣。」

意思是山川雖屬異國(大唐和扶桑),但風月在同一個天上,希望與諸位高僧共結來緣,誠邀高僧前往日本弘揚佛法。

這四句話打動了揚州大明寺的鑒真法師,從公元743年至公元753年十年間,他歷盡千難萬險,並因此身染重病,雙目失明,先後六次東渡,最終到達日本。

鑒真法師在日本受到朝野僧俗的盛大歡迎(據史書記錄,是空間的歡迎,足可見大和民族的虛心學好和積極上勁),孝謙天皇任命他爲「大僧都」,統領日本所有的僧侶。

鑒真法師在日本宣傳佛法,傳播文化,被日本人民譽爲「律宗之祖」「文化之父」。史書記載,鑒真法師決心東渡日本普法,與長屋王的這兩句詩是分不開的,可以說是長屋王的誠意打動了他。

不得不說,日本人將1300年多前的兩句偈語用在這裡,此情此景,極爲親近,難怪很多網友吐嘈「莫名感刻,直抵肺腑」。

如果說偈語「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爲日本原創,「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則出自先秦《詩經•秦風•無衣》(汗顏,之前我也不知道,也是看了有關報導,百度出來剛學的),喻意「別說沒衣服,我的衣服就是你的衣服」。

在我看來,自己引以爲豪的文字被別人恰當使用時,有兩種心緒:「一種似曾相識的感動,一種自愧不如的慚羞」。

對我,後者占了大部。

日本的引經據典,還引來了模仿秀,2月3日,伊朗外長扎里夫用中文發推,並援引「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稱「伊朗始終與中國站在一起」。

相比之下,在最該引經據典、風流雅韻的漢語原產地,這樣的心思、這樣的優美,卻變成了「武漢加油」與「老鐵666」。

2017年,我應邀去江西南昌講學,結束後主辦方對我說:「竇老師,這兒離滕王閣樓很近,帶您去看看吧。」

我們一行三人登上了滕王閣,時值黃昏,落日依水,輕風扶柳,湖水潺盪。同行一位朋友突發一句感慨:「臥槽,太好看了」

風景很棒。

我問他,聽說過王勃「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千古絕句嗎?我開玩笑說,學好造價的同時,如果再學好詩詞那就更完美了。

中國到了明朝,當時的朝鮮半島還是高麗王朝。

1392年,李成桂在明朝的幫助下,推翻了高麗王朝的統治,建立了500多年的李氏王朝。朝鮮的國名,還是明太祖朱元璋給確定的,對大明朝是從心底里的敬佩。

李氏朝鮮時期,從明朝全面學習了文化、宗教、服裝、建築,政治制度,完全就是明朝的翻版。

到後來壬辰倭亂之後,李朝更是對大明感恩戴德,就算明亡清興之後,也堅持華夏衣冠。

韓國留下來的古物,多是大明時期遺物或樣式,官服也與明朝無異,所以你去古蹟遊玩,或者韓劇,都有一種明朝印象。

說真的,我對韓國人的印象實在是不咋的,比較討厭。

一位朋友在青島的韓資企業上班,談到做生意,他說和韓國人做生意要十萬個小心,他們坑蒙拐騙、樣樣俱全。

如果你請韓國人吃飯,他會點一桌子喜歡的菜,如果韓國人請你吃飯,他們會點上一大盆子酸白菜。

我不知道國內爲什麼有那麼多的腦殘追韓劇,用一句歇語形容韓劇,老太太的裹腳――又臭又長,看韓劇純粹是浪費時間、消磨生命。

還有,韓國還厚顏無恥地開口閉口什麼都是他們自己發明的,什麼都可以算作他們的歷史遺產,前些年先是端午節申遺,再是來和我們爭祖宗,非說孔子是韓國人!很無語……

在一定意義上說,香港是保留清朝文化最多的地方。

因爲香港沒有經過辛亥革命以後的歷次文化衝擊,所以傳統清朝customs在香港得以完好保留。

如漢文用法還是清朝式樣的,香港流行歌詞中極難見到「的」字,律文中有時還可見到「爾等居民」。

反觀大陸,歷經辛亥革命、北洋軍閥混戰、五四新文化運動、日本占領、國內戰爭、解放後的反右反左運動和文化大革命,傳統文化已經剩下不多了。

我曾去過曲阜的三孔,文革時反孔,很多古石碑都被推倒砸成幾節,現在再粘好了立在那兒,感覺就是很彆扭。

網上曾見過一篇文章,最後一支大清軍隊,解放後在香港堅持到1993年!

因爲根據大清與英國簽訂的條約,在香港內有一塊領土一直屬於大清管轄,這就是九龍城寨(160m見方,不到39畝地),且派有清兵駐守。

英國曾多次提出把這塊領土劃歸他們管轄,但被大清政府堅決拒絕。清朝政府的目的,只要有這塊地方,等以後軍事實力強大了,再收回香港。

西方國家推行的是殖民主義,但他們有contract spirit,把contract看的很神聖。

比如墨索里尼簽了梵蒂岡條約,即使墨索里尼下了台,遺臭萬年,但他代表政府簽訂的條約依然要遵守。

反觀清帝退位與民國簽訂的皇室優待條件,只過了12年就翻臉不認帳了,1924年馮玉祥把溥儀趕出紫禁城(此事還惹的張作霖大怒,張小個子有他的小九九)。

因爲英國的contract spirit,九龍城寨是大清的地盤,他們就不去管。就這樣,這支清軍一直駐紮在那裡,沿用大清律例。

雖然說大清在大陸的統治已經於1912年結束,但在九龍城寨還一直行使著主權。

推想這支清軍管理那個地方,應該是當爹的老了,就傳給兒子,兒子老了再傳給孫子,一代一代傳下去,大清的黃龍旗一直飄揚那兒。

直到1992年中英關於香港問題談判,協商將這裡改造成公園,這支清軍才完成了它的使命,徹底退出了歷史舞台。

香港政府在原址上修建了「九龍城寨公園」,所以說只有去那裡,才能目睹一下大清國最後的一塊統治遺蹟。

最後,再談談「傳統文化的傳承在台灣」。

我幾乎不看電視,但兩個節目除外,一個是河北衛視的《中華好詩詞》,再一個是央視的《中國詩詞大賽》。

這兩個節目之所以好,就是喻教於樂,融學習與趣味於一體(當下還有某幾個衛視東施效顰,也辦了類似的節目,用兩個字形容「噁心」,用三個字形容「忒噁心」)。

這兩個節目中,有很多來自台灣的年輕朋友,他們對古詩詞的駕馭能力令我吃驚。

2019年,我受邀去給一家企業講學,適逢這家企業的董事長剛從台灣考察項目回來,他向我談到了他的感受,也是持相同的觀點。

他說,台灣對文化的保留做的非常好,這不僅僅是看台北故宮裡有多少文物,更多的是貫穿在日常生活中的一種情懷和習慣。

在基隆,他拜訪了一位企業家,這位企業家的兒子是基隆市政府要員,整個過程畢恭畢敬地站在父親身後,父親不問話絕不插言,回答父親的問題都是近於彎身鞠躬,相比國內某些高官,這是天方夜譚。

很多文化的保留,在現在大陸年輕人眼中已然很淡了,但是在台灣,還一直流傳。

每月初一和十五,各家各戶會祭拜土地公祈求平安和順,中元節,有著名的中元普渡,到處都有廟會。

台灣的文化保留,並不在於花了多少錢、多少精力在歷史的保存上,而是從根源上讓這些細枝末節的文化滲入每一個人的日常生活中。

祭祀、祈福不只是一種迷信,更多的是團圓、熱鬧、文化的傳承。

他談到了台北的一個旅遊景點「誠品書店」,最初這不過是個虧本的書店,創始人吳清友先生的初衷是想上大家更好的看書、讀書,而非考慮贏利。

一家民營書店能開到吸引遊客、增加外匯收入、刺激經濟、提升形象的地步,放眼全球,除了誠品書店,再無出其左右。其實很多文化的傳承都是這樣,不是表面上、形式上的傳承,真正傳承的是那份初心。

他說台灣的寺廟裡,很少有捐香火錢的功德箱,更沒有賣門票這種事,大部分寺廟都會有和藹可親的阿嬤義工。

聽到這兒,我非常感慨。

我去過很多歷史景點, 在歷史文化沉澱這一項上,中華上下五千年的歷史都在大陸,而台灣作爲一個小島不過區區幾百年文明。

但是,很多歷史景點不免讓人感到扼腕嘆息,千百年的風物與景觀,如今充滿了商業氣息和銅臭味,處處是旅行陷阱,哪怕是維護非常好的景點,也徒有大氣,少了歷史與內涵。

2016年,我去南京講學,閒暇之餘,去了某個著名的寺院景點,出口處有兩位據稱曾給奧運會鳥巢參與選址的大師,免費給遊客看手相算卜。

能給鳥巢選址,水平自然高深,再加上免費,遊客們肯定不會錯過,自覺地排成兩排,非常虔誠的伸出雙手讓「大師」看。

不得不佩服,「大師」的口才不是一般的好,讓感覺口才良好的我也自慚形穢。

大致看上一眼,「大師」就會妙語連珠的說上一大通,末了會送給大家一根或者幾根紅絲帶。

給我看完之後,「大師」送給我兩根,說是拴在門口的樹枝上,就會給父母祈福。

當我走到門口,才發現這紅繩不是免費的,而是價很高,100塊一根,如果不交錢可以扔進旁邊的垃圾筒(非強迫,也算「免費」)。

爲父母祈福,你能扔垃圾筒嗎?即使不信估計你也不會扔。所以,我忍氣吞聲的交了200塊錢。

後來我發現,「大師」發給大家的紅絲帶有多有少,原來是看人下菜的,面相一般、普通人就給一根,如果長相富態、看似有錢的主就多給幾根(這一點「大師」相的很準,我不是有錢的主)。

幾乎所有的人,沒有丟垃圾筒的,面帶憤怒也是乖乖交錢,印象比較深的有一位,估計大師給的太多他承受不了,對方就給打了五折(我的天,居然還可以打折),偶爾有一兩個扔的,估計是父母early death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