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up創始人兼CEO肖異:面向窮游上億用戶詮釋JNE Group品牌的意義


…Group創始人兼CEO肖異:面向窮游上億用戶詮釋JNE Group品牌的意義

2021-01-14 騰訊網

本期人物:JNE Group創始人兼CEO肖異

「疫情對旅行最壞的時間節點已經過去了,隨著跨省游的恢復,旅遊業已經開始快速復甦,甚至很多地方恢復到了去年同期水平。」經歷這次疫情的重創,很多旅遊企業依然屹立不倒,而且在行業中的位置還得到了提升。

「當前,面對國際上的風雲變幻,有它的周期性和必然性,旅遊行業在這個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各樣因素的影響,但大的趨勢還是往前,我們理應有更大的自信,才不會被擊倒。「JNE Group創始人兼CEO肖異在接受國家旅業《大家》專訪時表示,在過去16年,我們經歷了全球金融危機,面對這次百年未遇的疫情,作爲創業者要積極應對這個變化,而不是把這個變化作爲藉口,就做不下去了,我們永遠要有一種創新精神,才能在危機中獲得生存的機會。

而剛剛成立不久的JNE Group,正是在這樣的特殊時期,以時不待我的創新精神,於8月6日正式線上,並成功發布了JNE Group全新品牌LOGO,面向窮游上億用戶詮釋了這次品牌發布的意義。

JNE Group全球戰略的發布,即應景也應時。正如肖異在採訪中引用畢淑敏老師的名言:「樹不可長得太快。一年生當柴,三年五年生當桌椅,十年百年的才有可能成棟樑。故要養深積厚,等待時間。」

正是如此,JNE Group品牌創立並非一蹴而就,他是建立在用戶認知上的品牌進階,整體來看JNE Group的發展有四個階段,第一階段,在2004年,由肖異在德國漢堡市的中國留學生宿舍創立,最初網站的命名爲「窮游歐洲「,從創立之初就占到了網際網路發展的紅利,實現了海量的內容聚合,並通過優質的內容、精準的定位吸引了一批高品質的超級用戶;第二階段,在2008年, 正式更名爲」窮游網「,肖異轉戰國內勇敢啓程, 在北京成立了北京窮游天下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建立了良好的運營機制;第三階段,在2016年,窮游網收穫了價值上億美金的融資,更重要的是收穫了近億的用戶羣體,形成了對特定領域的類型定義,以及品牌化和品類化的能力;第四階段,則是在2020年8月6日,全新升級JNE Group,打破了四個平台的壁壘,將流量進行了集中匯聚,同時也印證了其整合、跨界以及跨平台分發的能力,形成了全新的商業模式,接下來便是加大JNE Group向國際化邁進的步伐。

但,在以崇拜網紅流量的今天,做爆款打造IP成了各大旅遊類媒體重點推崇的焦點,甚至以頂禮膜拜的思維模式,以爲小紅書、抖音、快手、淘寶直播爲代表的主流直播平台將取代以窮游網和馬蜂窩爲代表的UGC,真的能取代和超越嗎?旅遊類媒體的作用應該是服務旅遊企業,引導正能量,而個別媒體的理念偏離了旅遊業發展的主流方向,才是真正的「廉頗老矣「,倚老賣老,其在文章中寫道:「你以爲的年輕人早就中年油膩了,現在的年輕人他們的注意力只有15秒甚至更短。從這一點上來看,窮游和馬蜂窩太老了,也太文藝了。「這種對UGC針對性的批判,不僅過分,而且無知無恥。

有數據統計,抖音85%的用戶在24歲以下,基本上都是95後,甚至00後。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都沉溺在每天瘋狂的刷短視頻中,這些短視頻平台所產生的負面影響只是另一方面。實際上拖垮了大量的旅遊類平台,甚至砸了錢,卻濺不起半點水花,最終的運營結果未必會更紅、更爆。這也反應了國內少數旅遊類媒體目光短淺,背離社會主流價值觀,在疫情背景下竟敢唱衰、抹黑旅遊業,甚至賣慘以博取流量、眼球,製造粉絲負面情緒和社會負面影響。

JNE Group品牌的創立給了我們很重要的啓示,就是要具備全球化思維,長期積蓄力量,保持匠心,無論全球市場如何變幻,都能占據不可替代的位置。

對話肖異

深:爲什麼要成立JNE Group這樣一家公司?

肖異:之所以成立這樣一家公司,是因爲我們旗下的四個品牌,已經存在了很多年,窮游網於2004年在德國創立,「 最世界」於2014年在北京創立,「JNE生活美學」 於2016年在北京創立,LUXE City Guides於2002年由前LP《孤獨星球》全球出版人Simon Westcott 創立,這些品牌都經過了市場的洗禮,包括用戶的沉澱和認知。目前窮游網是我們用戶量最多的品牌,所以大家往往會忽視其他三個品牌。其實,最世界這個品牌過往幾年我們也一直在重點發力,包括最世界榜單、系列出版物、公益活動,以及圍繞高端旅遊做的定製和服務,都服務了非常多的客戶,只是沒有在整體框架下對這四個品牌進行架構梳理,很多人只關注到了窮游網,所以我們是時候用GROUP這個概念來整合這幾個品牌,包括很多用戶對LUXE City Guides也是一無所知,但其實LUXE City Guides這個品牌幾年前就專門針對海外市場以及未來入境游市場所做的準備。

深:成立JNE Group和新冠疫情有關係嗎?

肖異:我個人覺得沒有直接關係,其實所有人不可能忽視這樣百年一遇的黑天鵝事件,對人們的生活、工作、旅行造成了重大的影響和巨大的改變。但我們公司經過16年的沉澱和積累,從公司的規模、資源的積累,以及龐大的用戶羣體,持續不斷的內容創新,更重要的是用戶對我們品牌的信任,以及高效和精簡的團隊管理,賦予了我們應對風險的能力,讓我們的團隊更有韌性。當然,巨大的危機意味著巨大的機會和機遇,我們的合作夥伴和用戶,都給予了我們戰勝困難的勇氣和信心。反過來,我們成立JNE Group也意味著永不停止,無論環境如何變化,我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都不會停止。也希望用這樣的方式來鼓舞我們的員工、用戶,以及每一個人。所以在疫情這個大的背景下,沒有直接關係,而是我們在適當的時間做了適當的事情。

我再補充一點,疫情對旅行最壞的時間節點已經過去了,隨著跨省游的恢復,旅遊業現在已經開始快速復甦,甚至很多地方超過了去年同期水平。

深:這四個品牌之間是什麼樣的架構和關係?

肖異:首先,這四個品牌是並列的,站在整個集團管理者的角度來看,這樣的架構很大的用意就是要告訴大家,窮游網、最世界、JNE生活美學、LUXE City Guides都是我們有機布局當中四個重要組成部分,除了窮游網,其他幾個品牌在過去很長時間都會被用戶忽略掉,其實他們各自都有獨特的價值和定位,也有他們各自的服務人羣。

深:這四個品牌有哪些獨特的含義?

肖異:趁此機會,我詳細給大家介紹下這幾個品牌的內在含義。

首先窮游網,在過去的定位,就是出境游屬性非常強,但我們從來沒有說過只做出境游。其實在沒有任何宣傳推廣和運營活動的前提之下,我們的Biu、窮游論壇、窮游問答、行程助手裡面,已經有大量的用戶生成國內的遊記、問答、行程、biu碎片化等等優質內容。所以,出境游和國內游都是我們重要的版塊,只是說出境游暫時受到了大環境的束縛,我們未來仍然看好這個市場,國內游也是現階段我們重點發力的方向。在過去一年我們做了很多事情,就是希望能給窮游網這個品牌注入更年輕、更有趣的理念,以更好適應我們的目標受衆羣體,包括不同年齡段,不同地理位置分布,以及非常有潛力的二三四線城市的用戶,其實他們對旅行是非常的憧憬,他們希望旅行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美好,更有趣。我們接下來也會繼續做好核心產品、優質內容,提供更多高性價比、高品質的產品和服務,來服務已有的用戶和更多潛在的用戶羣體。

旅行就是讓生活變得更有質量,讓自己的人生更有見解,讓我們繼續對世界上癮,這就是我們對「最世界」的精神追求,在「最世界」旗下有幾個部分,我們有非常權威媒體屬性的最世界榜單,於2014年創立的獨立精選旅行內容榜單,旨在打造中國權威的旅行榜單,爲旅行者提供更多目的地玩法的靈感啓發,引領旅遊業的新潮流。

第二部分,我們的出版物,自2015-2020年,最世界陸續推出多本出版物,包括與中國國家地理聯合發布《發現最世界:全球最佳旅行目的地》、《最世界 北緯N度》、《京都漫步》、首本中國原創旅行榜單書《大沼》全兩冊、城市主題MOOK《上癮》等。

第三部分是高端定製,第四部分是負責任的旅行,還有負責任旅行聯盟,目前,該聯盟已吸引澳大利亞旅遊局、紐西蘭旅遊局、瑞士國家旅遊局,新加坡航空公司、澳洲航空公司,支付寶、衆信旅遊、租租車、大疆、The North Face等二十餘家官方旅遊部門及國際知名戶外、旅遊等相關企業進駐,同時得到了世界自然基金會(WWF)、國際野生物貿易研究組織(TRAFFIC)、森林管理委員會(FSC)等在內容方面給予的大力支持。我們還專門出過一本負責任旅行指南,就是爲了保護野生動物,希望這些公益活動能被更多人關注到,也讓更多人參與進來。

在我們的「JNE生活美學」裡面有三個核心產品,第一類是自主研發文創周邊,然後延展到我們的生活美學當中;另一類是一期一會(全球好物),我們精選了世界各地的特色小衆品牌帶到中國,然後再延伸到我們的旅行生活中去;第三類是線下美術館,這是我們從旅行到旅行生活方式方方面面的布局,從線上到線下的布局,在上海新天地有我們的旗艦店,有非常多我們自己研發和聯名定製的產品,包括我們與海外匠人合作做了很多深度的產品,有的甚至是百年品牌。同時,線下美術館還集合了全球買手的精品採買,並不定期舉辦線下「一期一會」展覽、沙龍等活動。另外,我們在國內貴州的榕江縣,蓋了亞洲最大的板藍根基地,榕江縣也是貴州最貧困的縣,然後大力幫助當地蠟染文創產業的發展,這是我們重要的旅遊扶貧項目。我們從前期的策劃到生產,再到銷售和物流,本質上還是零售業。

最後是- LUXE,其實是我們之前投資的一家公司,對旅行品質有非常高的要求,也有自己的獨特性。LUXE City Guides 的品牌定位是爲城市精明旅行者提供的全球奢華旅行指南。由JNE Group於2019年6月戰略投資的LUXE City Guides,於2002年由前LP《孤獨星球》全球出版人Simon Westcott 創立,擁有優質的英文旅行指南信息,覆蓋全球30個目的地,在海外具備品牌影響力。LUXE City Guides自2014年起,已與多家世界頂尖的旅遊品牌和旅遊運營商達成戰略合作,包括MCM、FENDI、半島酒店集團、洲際酒店集團、阿聯航空等。

深:剛才講到了四個品牌的含義,爲什麼要有這樣的布局?

肖異:綜合各個方面,最重要的就是爲了我們的國際化,爲了未來的入境游,爲了更多境外的遊客來到中國,所以我們提前做了這樣一個布局。我們公司做了16年,很多事情都做的很紮實,很多事情都是悄悄在做,我們算是一家比較低調的公司,不過度張揚,不過度商業化,用匠心做事,就是整個商業布局背後的邏輯和內在關係。比如說我們的行程助手這款工具,是目前全球使用人數最多的規劃工具,超過了世界上任何一家OTA企業。記得在一次演講峯會上演講時,當時說到我們有200萬行程時,下面好多人帶著不信任的眼光,很多人問道「我們才五十多萬,你是怎麼做到的?」而現在我們已經擁有了3000萬行程。這個給行業內帶來了非常好的便利,降低了旅行社信息採集的成本。那麼在疫情這樣的背景下,我們這些獨特性就完全具備應對危機的能力,並且把危機轉變爲機會。因此,JNE Group品牌的發布也體現了我們超強的戰略能力。

深:這次JNE Group品牌的發布,包括窮游網、最世界都啓用了新的LOGO,有哪些寓意?

肖異:以「Journey Never Ends」爲主題的JNE Group品牌升級經過精心籌備後正式雲發布。新品牌Logo,是以「Journey Never Ends」首字母的組合,寓意JNE Group旗下所包含的窮游網、最世界、JNE生活美學、LUXE City Guides四個核心品牌,將「幫助每一個旅行者用自己的視角和方式體驗世界和人生,讓旅程永不停歇。」除了JNE Group的全新創立之外,窮游網、最世界也將會啓用全新Logo及Slogan, 通過最新的品牌視覺形象表達了各自的品牌理念和調性。這四個品牌的改變,更多的是爲適應未來的變化,比如說窮游網,希望注入更年輕、更有趣的理念,照顧到更多的目標受衆;最世界更加突出專業、權威的視角;高端定製更加凸顯了我們品牌的核心價值。每個平台都有各自的定位,都有核心業務及產品,有獨立的變現能力,也都有各自己的口碑。把原來的四個力量組合起來互相支撐,也是符合和滿足集團未來的宏觀戰略布局。

深:這次改變,是心血來潮才做出這樣的決定嗎?

肖異:我們對公司未來的布局,從宏觀戰略層面上來講,是水到渠成的,因爲這些品牌並不是我們剛剛創造出來的,而是發展、沉澱、傳承了很多年,給我們用戶的工作、生活、旅行帶來了方方面面的影響,幾乎成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已經超出了旅行的範疇,給整個社會帶來了積極的價值。我記得畢淑敏老師的一句名言:「樹不可長得太快。一年生當柴,三年五年生當桌椅,十年百年的才有可能成棟樑。故要養深積厚,等待時間。」應該說在我們公司的發展過程中,是順應了市場的變化,剛好等到了這個時間節點,我們做了這樣一件正確的事情。

深:在整個國際大變局中,JNE Group對未來的發展規劃有哪些設想?

肖異:世界是永遠充滿變化的,我們要積極的去擁抱變化,因爲生活還要繼續,不會停止。畢竟我們是一家16年的公司了,在這個過程中也經歷了各種起起伏伏,包括08年09年的金融危機,都積極去應對,我們永遠要有創新的精神。基於對未來的判斷,我們有底氣也有自信應對未來的挑戰。

深:跨省游恢復後,你們採取了哪些措施和行動?

肖異:因爲過去10多年,我們出境游的屬性更強些,跨省游恢復後,因爲用戶對旅行內容也有了新需求,這本身在我們旗下的產品里也有覆蓋,原來更多的是境外目的地的玩法,最近我們也會推出一系列最世界國內游榜單,希望把國內更深度、更好玩的目的地,或者是旅行體驗分享給窮游的用戶。

其次,我們與國內的很多目的地也有深度的戰略合作,無論從內容上,旅行方式上,還是推廣營銷上,共同挖掘當地高品質的旅遊。我們服務了過億旅行者,核心用戶平均每年出鏡游頻次達5次,他們在全世界各地旅行的同時,也是最好的中國旅遊的推廣者,他們會與當地人交流,把中國的旅遊目的地和自己的家鄉分享給當地人,他們也在推廣並傳遞著他們的中國故事,同時我們也希望與國內的業者共同傳遞信心。

最後,我們有上億規模的用戶,且有95%的用戶在國內,這是我們有能力把出境游和國內游做好的原因。從量級上講,國內游的市場更大,國內旅遊的市場是出境游市場的15到20倍,在這方面我們有權威的數字。從我們的內容社區、用戶層次,行程規劃的工具,包括我們在旅行生活方式、線上線下,境內境外整個聯動布局,構成了我們非常重要的優勢。這一切都基於用戶對我們品牌的信任,以及我們的品牌在用戶心目中的隱性價值,我們仍然可以乘風破浪,引領大家繼續對世界上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