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自我覺察」? | 全部生命系列


如何看待「自我覺察」? | 全部生命系列

2021-01-14 Now 歸心之旅

今天這篇內容來自於去年十月採訪楊定一博士時的一個問題,再次來看,和當時的理解已經非常不同,完全煥然一新了。

我爲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因爲過去很多年我自己接觸到的修行體系或方法,無一不在強調自我覺察

什麼是自我覺察呢?簡單來說就是了解自己的起心動念,清楚地知道自己當下的情緒、念頭、意識。我一直覺得這一點是極重要的,否則我們絕大多數人可能都生活得無知無覺,根本不了解自己爲什麼會這樣做,爲什麼會那樣想,不知道自己的身心狀況到底是怎樣的,也不會對現狀有一個反思和反觀。

但是接觸了楊博士的「全部生命系列」之後,我才意識到,「自我覺察」並非目的,而是起點(也許是一個相對高一些的起點),是要從了解自我開始,而後要迴轉到源點。是清晰地看,而不去定義。如果沒有這樣的意識,一味地自我覺察,很容易陷入分析、評判、糾結、自責、不停尋求自我改變的心理狀態,而且很難踩個剎車。

覺察更多是看見。看見就好,就可以停了。是因爲:無論你見到什麼,都在客體的範疇,都是主體投射出來的客體。聚焦在自我以及覺察到的內容,不知不覺就是在強調有個真實存在的「我」,也有「我」所看到的一切事物,都在強調這些都是真的。

而「全部生命系列」是提醒你,放過你看到的任何事物,回到「在」、「覺」。再通過「參」——是誰在看,是誰有這樣的認爲? 透過這種自我參問,我們將不再聚焦於看到了什麼,而是穿越看的機制,從而能夠停留在一個不動的臨界點。

即便當時採訪博士、聽博士面對面回答,我其實還是有點懵懵的,一年過去了,這才明白博士講了什麼。也才能夠給在日常生活中不時提醒自己——放過眼前的現象,看而不分析、不下定義。

楊博士把自我覺察稱爲「見證(witnesss)」,在這方面著墨並不多,但這個部分我感覺對於初學者,或是很多人還是挺重要的。至少讓我們對「自我」有一個清醒的敏銳的看見,從而不會一直跟著它跑。只是看見了,知道了,也就好了。不必做過多分析和懊惱,或者想辦法改良自己、糾正自己,那就又陷在客體/幻象的世界裡打轉了。重點依然是回到「在」和「覺」。

問:涵予

答:楊定一博士

問:前幾年我接觸到了很多的所謂修行體系吧,很多老師的講法都會很側重於叫自我覺察,就是了解自己的念頭起心動念這些,但是在「全部生命系列」這裡,我們直接講「在」直接講「覺」 ,而不是覺察什麼,因爲一覺察念頭就好像跑到意識的下游去了。「在」是直接回到上游。您覺得對於比如說很多初接觸心靈探索的人來說,了解自己的起心動念,是否有它的必要性?

答:當然初步他做一個反省是很重要,每個人是從反省這裡起步。假如一個人沒有任何反省的機會,他可能這一生就是盲目在外在跟別人互動。反省是突然踩了一個剎車,是一個time-out,他有這個機會做個迴轉,這都是好事,是從這裡起步。

每人的起步切入點不同,可能你的、我的、每個人的都不同。

但是接下來從我個人的觀察,這幾十年這樣的觀察全部方法,市面上的方法都在講究什麼?都還在講究首先有個前提有個假設,那就是不光「我」是真的,是真實不過,而且是從這「我」的角度在看這個世界,從「我」的角度來看修行,是從「我」的角度在分析,那這些都在不知不覺強化這個二元對立的機制

分析其實要通過二元對立來能完成,你永遠分析不完的。他這個完全跟客體合併了,分析到最後沒有念頭了,甚至還跟分析的題目合一了,他回到人間又馬上有一個區隔,有個分離。靜坐了半天、幾十年,你的練習沒有完成,你的Sadhana(註:修行)沒有結束。所以你還是又回到原點。

那何不乾脆你就用這個出發點,用這個原點?你就是練習了幾十年,你還是要面對自己,面對這個「大我」延伸出來的變成「小我」,變成「客體-主體」「客體-主體」 ,你就在裡面再也轉不出來了。這個機制一個人是可以守住的,甚至它是比什麼都不費力。因爲不費力大家不相信。其實本來是這樣子嘛,這個前提就是它這個假設已經騙了自己。

就把這個練習,把這個態度,變成你每一個練習的出發點,這就快很多,就省掉了數不完的時間,還不是這一生多少小時多少天多少年的省掉,可能是數不完的千年的一個人的發展。我認爲是這樣子。

要不然的話你就做某一個練習,但從我這幾十年的觀察,沒有一個練習不是在強化個體性,無形當中認爲有一個「做者」。你剛講分析,分析是有個「做者」在分析。那「參」跟「臣服」不一樣,馬上首先就知道這個在分析或者需要分析的人是誰。你前面不是在講嗎,要分析念頭分析這個,那需要分析的人是誰,爲誰在分析?你怎麼去面對這個問題?答案只是一個,是「我」啊。那「我」又是誰?輕輕地,很微細,不費力又溫和地點一下。

不是把它當成個話頭,不是把它當做一個咒語不斷地重複,那個我認爲沒有用,因爲我們人很聰明,那是過去可能一千多年、兩千年前的時候用這個方法,(那時)人的架構很簡單,把它變成一個咒語一直在重複。咒語念到最後或是netti netti不是這個不是這個,這個只是做一個淨化,幫助一個人安靜下來,排除掉很多雜念。但一個人做到最後,他還是會回到人間,淨化了還是回到人間,那時候這個問題還是會出來。所以你看全部這些練習都是淨化,只有輕輕鬆鬆最後點一下,用「參」「臣服」交出來,是唯一的兩個機制剩下來。

我不曉得你有沒有看過《靜坐的科學》,全部靜坐的方法,從我的角度都可以歸納成「專注」和「觀想」這兩個大系統。全部靜坐離不開這兩個大法門。

假如要縮減縮減到最後,全部修行走到最後這一點,離不開剛剛講的這個問題,是突然有人會問,爲誰要念這個咒語?爲誰有這個狀態可談的?誰還認爲有中脈打通?是誰?

這個問題跑不掉,這是你早晚全部靜坐全部的淨化走到最後,是來把你交給心裏面一個上師,這個上師還是要從這兩點著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