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BBC中文專訪- BBC News 中文


  • 馮兆音
  • BBC中文駐美記者發自華盛頓

圖像加註文字,

歷史教授艾倫·李奇曼

美國歷史教授李奇曼在1984年開始預測大選,近四十年來從未看走眼,曾成功預測了九屆美國大選結果。 他預言,2020年,民主黨人拜登將勝出。 BBC中文駐華盛頓記者馮兆音近期專訪李奇曼教授。

2016年美國大選落幕後不久,歷史教授艾倫·李奇曼(Allan Lichtman)突然收到一封信,來自剛剛當選總統的特朗普。

信裡是《華盛頓郵報》在大選前兩個月的一篇報導,儘管特朗普當時在全國民調中大幅落後,李奇曼豪言預測,特朗普將勝選。

特朗普在報導上用大號馬克筆做了點評:“教授,恭喜,你說對了!”他還籤上了像心電圖一樣的標誌性簽名。

今年73歲的李奇曼在美利堅大學教授歷史學近半個世紀,但他更為世人廣知的身份是:準確度極高的美國大選預測者。

李奇曼在1984年開始預測大選,近四十年來從未看走眼,成功預測了九屆美國大選結果。

不過,李奇曼對2020年總統大選的預測,或許無法讓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寬心。

李奇曼教授預言,民主黨人拜登將勝出這屆選舉。

李奇曼的預測模型有何特別之處? 他使用的“13個關鍵指標”,比各家媒體與統計機構跑馬燈般的各州民調顯得更簡潔。

如果有6個或以上的指標陳述為否定,現任執政黨的候選人將會落選;如果少於6個的指標為否,此人將勝選。

李奇曼的13個指標包括:

1.政黨授權(party mandate):中期選舉之後,執政黨在美國眾議院席位增加。

2.競爭:執政黨總統提名人之間沒有強烈競爭。

3.謀求連任:執政黨的候選人是現任總統。

4.第三黨:沒有重要的第三黨派或獨立競選人。

5.短期經濟:競選期間經濟並未衰退。

6.長期經濟:任期內實際人均經濟增長等於或超過前兩個總統任期的平均增長。

7.政策變化:現任總統對國家政策產生重大影響。

8.社會動盪:在任期內沒有持續的社會動盪。

9.醜聞:現任政府無重大醜聞。

10.外交、軍事失敗:現任政府在外交、軍事方面未出現重大失誤。

11.外交、軍事成就:現任政府在外交、軍事方面取得重大成功。

12.在位者個人魅力:執政黨的候選人極具魅力,或是一位國家英雄。

13.挑戰者個人魅力:在野黨的候選人沒有個人魅力,也並非國家英雄。

李奇曼說,在這屆選舉中,13個關鍵指標中7個陳述為否定,意味著謀求連任的特朗普將敗選。

2019年年底,只有4個指標對特朗普不利。 然而,邁入2020年後,新冠疫情、反種族歧視示威在數月內席捲全美,對其不利的關鍵指標一下子增加了三個,分別是短期、長期的經濟預期,以及社會動盪。

這13個指標中的大部分是客觀的,不過在競選人的個人魅力、外交與軍事成敗等指標上,或許見仁見智。

外交失敗與成就

李奇曼表示,特朗普在第一任期內沒有重大的外交失敗或成就。 美國政府近期促成了以色列和阿聯酋、巴林的和平協議,這被認為是特朗普的一大外交成就。

但李奇曼認為:“這協議在美國祇是引得人們打哈欠。”

圖像加註文字,

特朗普在白宮主持中東和平協議簽署

領袖魅力

特朗普是有領袖魅力的人嗎? 針對這個問題,民主黨支持者或特朗普的死忠粉會給出截然不同的答案。

“這是一個門檻很高的關鍵指標,”李奇曼對BBC表示,這一陳述至少需要國家中過半數的人認可。

2016年,李奇曼亦未視特朗普為有領袖魅力的挑戰者。 今年,他也沒有將特朗普的對手拜登認定為富有魅力的挑戰者。

圖像加註文字,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

醜聞

在上一屆選舉中,指控特朗普性騷擾女性、嫖妓、歧視少數族裔等醜聞就已滿天飛,但這似乎沒有動搖他的支持者。 特朗普的相關醜聞,還是左右大選的指標嗎?

“我們不會深究每個關鍵指標背後的因素,”李奇曼說,特朗普上台後因”通俄門”被調查、因”烏克蘭電話門”而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三位被國會眾議院彈劾的總統,符合”醜聞“指標的定義。

圖像加註文字,

支持特朗普的古巴移民

關鍵指標以外的未知數

在李奇曼的13個關鍵指標之外,美國大選仍存有許多未知數。

美國重大選舉中有“十月驚奇”的說法,指的是在選舉前夕最後時刻的重大變故,無論是自然發生,還是被一方故意曝光。

李奇曼說,兩件在他預測之外的事情或會撼動大選結果:選民受阻(voter suppression)與俄羅斯的介入。

“我極其擔心俄羅斯的介入,”李奇曼說。

美國情報機構稱,俄羅斯安全機構在2016年大選競選期間,入侵了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及希拉里·克林頓的電子郵件,洩露的郵件隨後對希拉里的競選活動造成了負面影響。 莫斯科當局否認了這一指控。

微軟公司近日則表示,來自俄羅斯、中國與伊朗的黑客,企圖干預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

關於郵寄投票的爭議,近期成為美國政治辯論的焦點之一,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哈里斯(Kamala Harris,賀錦麗)警告,打壓非裔與學生選民、郵寄選票的手段可能會影響大選結果。

普選票無法體現大選結果

在2000年阿爾·戈爾(Al Gore)對上喬治·W·布什(George W Bush)的大選中,李奇曼的預測存有爭議性,他當年預言戈爾會勝選。 當年大選在歷時多周的爭議後,由布什險勝。

“我當年預測的是普選票賽果,戈爾的確勝出了普選,” 李奇曼稱。

美國總統並非直接由選民一人一票選出的,真正決定勝負是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制度。

候選人可能更多的普選票,但是仍然無法贏得足夠多的州份而獲得入主白宮所需的270張選舉人票。

美國歷史上共有五位總統在未獲得普選票多數的情況下當選。 其中三次發生在19世紀,最近五屆大選中,卻已出現兩次得票多者落選的情況。

在2016年,特朗普的得票數比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少近300萬張;在2000年,戈爾的普選票比布什多超過50萬。

圖像加註文字,

每個州在選舉團中都有一定數量的選票。

李奇曼說,自2016年起他不再預測普選票,轉而預測選舉人票的結果。

“普選票的多寡不再反映勝利了,”他分析道,隨著美國人口分佈的演變,加州和紐約州聚集了為數眾多的民主黨支持者。 這兩個人口大州是民主黨的囊中物,但也意味著,普選票數的多少,很大程度上無法體現大選賽果。

“民調被錯用”

大選前,美國各家民調機構出盡渾身解數,希望探明拜登與特朗普的民意支持度。

不過,每個看客心中都存有疑問:在2016年荒腔走板的大選民調,還值得相信嗎?

專家認為,民調不是經常錯誤,但錯誤出現的次數已足以為人們敲響警鐘:民調數字僅供參考。 在取樣、統計等多個環節,民調都可能出現差錯。

在2016年大選中,關鍵戰場州的民調誤差、“害羞的特朗普選民”等因素,導致民調與實際選舉結果不符。

BBC中文記者馮兆音有關美國大選民調的分析:

各家民調機構出盡渾身解數,希望探明兩人目前的支持度。 在近期民調中,前副總統拜登的支持率領先特朗普。 然而,一個關鍵問題是:在2016年美國大選中錯得離譜的民調,還值得相信嗎?

圖像加註文字,

當美國大選遇上新冠疫情,在票站投票的排隊時間可能延長。

李奇曼是美國大選觀察者的少數派:他從不關注每日起起落落的民調數字。 “民調被錯誤使用了,它們沒有預測性,”他對BBC說。

他還在推特上與民調學家西爾弗(Nate Sliver)展開了唇槍舌戰,西爾弗質疑李奇曼的預測往績,李奇曼則在受訪時稱對方整合民調的工作“與行政助理沒什麼區別”。

“民調無論準確與否,它只顯示某一個時間點的選民傾向,” 李奇曼說。

“特朗普沒有明白我的預測”

預測中最困難的部分,是撇開自己的政治傾向,以歷史學家的眼光分析現狀。

李奇曼是一個民主黨人,但在過去七屆選舉中,他四次預測共和黨人獲勝。 “我受到過很多質疑,尤其是在2016年,人們覺得我瘋了。”

四年前,李奇曼直到大選前兩個月,才預測特朗普勝選。 當時他判斷,有6個指標對特朗普有利。 儘管每次預測都讓他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他說,今年的預測比上屆選舉簡單多了。

不過,總統大概再也不會給教授寫信了。

在李奇曼公佈拜登勝選的預測後,特朗普競選陣營的發言人莫塔夫(Tim Murtaugh)回應說:“美國選民將決定這次選舉的結果,而不是學者或教授。”

特朗普四年前的來信給李奇曼帶來一份驚喜,不過他說,特朗普沒有理解預測模型內藏的道理。

“他沒明白,我的預測注重的是治理,而不是競選。”李奇曼認為,正謀求連任的特朗普仍以挑戰者的形式來競選,但在執政的四年中犯下了諸多治理失誤。

“傳統的競選沒有意義”

李奇曼還希望通過預測傳達另一個信息:應改革美國總統競選的形式。

“傳統的競選沒有意義,”他說,與其花費數千萬美元投放競選廣告、穿州過市參與拉票集會,“候選人應該著重建立授權(mandate)、實施更佳的政策。”

除此之外,李奇曼還想對選民說,積極投票、發動親友投票,無論他們決定支持哪一位候選人。

“前總統林肯(Abraham Lincoln)說過,預測未來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創造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