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與經濟:世界走出衰退的四大模式 – BBC News 中文


全球經濟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擺在世界面前的可能是自1930年代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

疫情之下社會停擺,數億工人丟掉工作,金融市場一瀉千里。新冠病毒將全球經濟送入重症監護。

儘管各國政府投入數以萬億美元計算的超大急救包、推出銳減利率等措施,但是,等著我們的,可能仍然是1930年大蕭條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萎縮。

這一波衰退將持續多久?世界經濟將如何康復?答案,或許可以從4個英文字母中著手尋找:V、U、W、L。

回顧歷史,經濟學家常用這4個字母給經濟危機貼標籤,描繪經濟活動比如失業率、經濟產出等的升降趨勢。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V型——最理想的結果

V型常被看作最理想模式。經濟活動驟降,觸底後迅速反彈。

收縮或許只持續幾個季度,之後開始增長,短期內經濟重返到衰退前水平。

歷史上,V型經濟復甦的典型代表是1953年的美國。二戰後經濟的持續蓬勃發展被高利率拖垮,美國快速跌入衰退,但是不到一年後重振,重新開始高速增長。

新冠預測:

V型模式被普遍看作最理想的結果。疫情在全球暴發初期,更多經濟學家持這種觀點。中國疫情被控制之後經濟似乎以相當速度反彈,也給V型模式背書。

但是,V型複甦的前提是防疫不僅要見效、更要很快見效。

紐約標普全球首席經濟師格魯恩瓦爾德(Paul Gruenwald)告訴BBC,“如果社交疏離限制很快解除,或者研發出疫苗、特效藥,我們或許可以很快回歸正軌。”

另外,許多國家政府已經推出大手筆急救包,爭取從下半年開始最快、最大程度地收回失地。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工廠已經復工,但是中國經濟遭受疫情嚴重打擊,第一季度GDP同比跌幅將近7%

U型——最可能的結果

與V型類似,但是低谷持續時間更長。

這種模式下,GDP可能會連續收縮幾個季度、甚至幾年,然後緩…..慢……恢復到下跌前的水平。

歷史上,1970年代的美國曾經出現過U型衰退。 1973年初,美國經濟開始快速收縮,之後近兩年持續萎靡,1975年才恢復到衰退前的發展水平。

2000年代中後期美國的“大衰退”也是一個例證。 2007年12月到2009年6月,正式衰退持續19個月,恢復增長後好幾年就業率才達到衰退前水平。

新冠預測:

U型模式是當下不少經濟學家的選擇。如果疫情持續時間更長,那麼直到今年年底、甚至明年年初經濟才能起步恢復。

標普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下跌2.4%,2021年增長5.9%。格魯恩瓦爾德說,現在看起來更可能是個U,或者說一個底部寬寬的U,“我們能收回大部分失地,但速度更慢。”

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副總經理杜格爾(Elena Duggar)也有同感,“下半年不可能全部收回上半年損失的經濟產出。”但是她也表示,注意到來自中國的正面消息:中國已經開始解封, 工廠復工。取決於行業,有報告說,產能恢復在45%-70%之間。

再說一遍,許多國家政府已經推出大手筆急救包,會不會毫不猶豫地追加?

  • 挽救肺炎疫情下經濟,美聯儲想出這四招
  • 疫情下經濟“急救包” 中國保守美國激進的背後考量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W型——最坎坷的結果

W型預測難度大,相當棘手。衰退開始時呈V型,驟降驟升。但是這種驟升可能只是臨時性的,或者說只是表面現象。

驟升後再次驟降,因此,W型衰退也被稱為二次衰退,經歷兩番大跌後才恢復到從前水平。

歷史上,1980年代初期的美國經濟衰退實際上就是兩次衰退。 1980年1月到7月經濟收縮,之後迅速反彈;一年後再次跌入低谷,1982年真正復甦。

新冠預測:

新冠病毒目前既沒有特效藥、更沒有疫苗,這不僅給疫情走向、也給經濟前景帶來巨大的不確定性。政府可以開始解封,但是如果出現第二波,可能還會再次封鎖,打擊脆弱的複蘇幼苗。第三波?

這樣,衰退與復甦之路很可能更加漫長——只能以年、而不是以月來衡量,而且充滿起伏跌宕。

格魯恩瓦爾德告訴BBC,如果社交疏離出現拉鋸狀,那麼,必將需要更長的時間經濟才能複蘇。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北海道再次封鎖

L型:最糟糕的結果

L型被視為最糟糕的結果,別名蕭條。經濟陷入深度衰退,今後幾年、幾十年、甚至永遠不得翻身。

歷史上,日本1990年代經歷的“失去的十年”就是典型的L型衰退,平均GDP年增長不足1%。二戰後日本經濟常年穩步增長,直到1980年代後期。 1990年代初期,“泡沫經濟”崩潰,之後長期徘徊不前,迄今仍然沒有恢復到1950-1990年間的增長水平。

進入新世紀,日本期冀經過一系列改革、調整實現經濟復甦,但沒有想到,頭一個10年經濟仍處於低迷,失去的10年變成了“失去的20年”。

  • 日本”失去的二十年”究竟失去的是什麼?

新冠預測:

L型是誰都不願出現的結果。但是,如果防疫諸事不利,根本控制不住病毒傳播,L型也有發生的可能。

目前不少人提出了另一個異曲同工的說法:後疫情世界經濟會不會進入“新常態”。暴跌後,經濟確實可能恢復,但長期、甚至永久維持在低於從前的水平。

標普警告,復甦之路如果過於坎坷可能會給經濟帶來長遠衝擊,特別是,如果沒有開發出特效藥、疫苗,經濟再現昔日輝煌幾乎是“不可能”的。

格魯恩瓦爾德說,先不提V或是U,問題是,還能不能回到從前的水平?要用多長時間?

預測與時俱進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疫情后世界經濟的複蘇,迄今仍然是經濟學家熱辯的焦點。預測結果多種多樣,呈與時俱進狀態。

疫情之初V型頗受青睞;隨著病毒在全球攻城拔地,一個接一個的大國經濟陷入低迷,U型贏得更多賭注。

更為悲觀的預測是,疫情捲土重來,導致經濟復甦呈W型、甚至L型。

或者,未來走勢更加複雜,根本找不到曲線類似的字母!

借用美國已故著名經濟學家加爾布雷斯(John Kenneth Gaobraith)的一句話,經濟預測唯一的作用是讓占星術看來更加可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