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老師看世界】園丁鳥


【胡老師看世界】園丁鳥

2021-01-14 童星格美文

胡少明,畢業於湖南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書33年了。人們都說「人往高處走」,我的工作內容偏偏是「水往低處流」,教過大專、中專、高中,現在臨近退休了,教初中,自嘲曰「厚積而薄發」。是深圳市程少堂研究員的「語文味」課題的核心人員。對教材內容進行文化價值觀、哲學性思辯、文采修辭的挖掘,舉辦講座,基本上「門人弟子填其室」,有效果,受歡迎。

寫作上推崇汪曾祺風格,喜歡從生活里擷取細節反映人物精神,汪先生是中國最後一個士大夫,我什麼都不是。但我牢記先生的教導:「口味單調一點,耳音差一點,也不要緊,最要緊的是對生活的興趣要廣一點。」於是我開始走世界。欣賞各地的自然景觀,寫出心中的愉悅;了解各國的文化遺產,梳理歷史的沿革軌跡;接觸他們的社會倫理,堅定自己的道路自信。多做國情比較,才能做真正的愛國者。

我還很欣賞歐陽修的一句話:「醉能同其樂,醒能述以文者,廬陵歐陽修也。」行能同其樂,停能述以文,這是我的人生追求。

今年暑假,我們入住南非開普敦LAGOON BEACH 賓館,在通往房間的過道上,巧遇了園丁鳥築巢的全過程。
在幾枝椏岔的竹枝末梢,園丁鳥在略顯雛形的框架上織草旋藤。細藤爲經,寬草爲緯;經緯之餘,斜跨兜掛,發散型收納型都有,而且左右勻稱。編草織牆,從上而下,順暢流利,設施完善可以擋住風雨,卻不會閉塞排洩。

園丁鳥橘紅的頭翎,花灰色的翅翼,整個腹羽是一片純色的金黃。我不知道園丁鳥的雌雄有什麼區別,顏色都是一樣的上深下淺,翅膀一展開,就顯示出金黃黃的全身;只覺得每隻園丁鳥都非常靈巧智慧。鳥喙銜來的草葉或者莖藤都比較長,它們先把一頭拴在上頭,然後用嘴拉直扯緊,再把長岀來的草莖折彎迴繞,草莖柔軟彎折扣緊而不死斷。一隻鳥把銜來的草莖織編結束,另一隻剛剛飛來接續。也就是兩三天功夫,一個完美的鳥巢大功告成。

園丁鳥築巢的牽掛織繞基本上是站在巢口上進行的,因此以內巢爲正面,由內而外,而講究美觀的園丁鳥非常注重鳥巢外表的印象,所以鳥巢的外表也被修飾得齊整整的。    園丁鳥是喜歡追求完美的鳥。它不肯像麻雀那樣苟且,牆上一個破洞,放入幾根藉草,墊上些許羽毛,就算一個巢;也不像烏鴉那樣在高樹大頂聚攏一窩芒茅,天當房,草當牀,夏秋不避烈日,冬春不蔽風雨。更不像肯亞草原的鳥巢,裡面光爽平整,外面的草長的長,短的短,毛蓬蓬的一點都不修邊幅,給人的第一印象特差。它要精心的設計,精美的建造,精緻的裝飾自己的生活,給自己建造一幢美侖美奐的金屋,爲子女營造一個舒服的溫室。

小時候,我也喜歡做手工,但是手腳遠沒有園丁鳥這麼靈巧。    每年三月的光景,收割了小麥,我們小朋友都要用麥秸杆做籠子。大的裝蚱蜢,小的裝螢火蟲,都是仿照鳥籠形狀的。用細細的高粱秸做柱子,用新鮮的麥秸編織,有窗欞有門戶,美觀而且實用。    也就是這個時候,田野的螢火蟲成羣結隊的飛來飛去了。晚飯後的農村一般都已經天黑,天空低矮,繁星閃爍,我們不認識北斗星,也不認識牛郎織女星,只認識像星星一樣閃爍的螢火蟲。有時候,螢火蟲一組一組的飛,尾巴上的螢光一閃一閃從人前飛過。我就用蚊帳布做兜網,一會兒可以捉住十幾隻。把它裝進麥秸製成的螢蟲屋,螢蟲在裡面也是一閃一閃。睡覺了,把螢蟲屋放在枕頭邊,一閃一閃的螢光便領著我進入忽喜忽悲的夢境。    也許是螢蟲屋的裡面麥秸不整齊,刺傷了寶貝兒一般的螢火蟲;也許還有別的原因,螢火蟲活不了幾天長,心情總是有些悵悵的。

長大以後,讀了師範大學,畢業後做了幾十年的中學老師,經常被人恭維爲「園丁」。我就想,我是不是用品德的竹枝爲樑柱,疊起了框架;以知識的磚石爲草莖,編織好壁牆;以美的價值觀爲輔料,裝飾好外表;以情感的蒲葦爲絲線,纏綁住人生的枝條,編織出了一個教書育人的鳥巢,細密完美,經世致用。

我是住在了裡面,而來此行旅的學生和過客,三年兩載一屆。他們離開之後,受到經濟利益的誘惑,受到思想風雨的侵蝕。在與陽光的價值標準發生的光合作用中,他們自己建造的紙房子草房子,不知道是不是像我的一樣?或許「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他們個個早就遠超越於我了。

長按QR碼可將獎勵轉移給我

根據Apple的新政策要求,iOS的微信上的“獎勵”功能已被禁用。 您仍然可以通過QR碼匯款來獎勵官方帳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