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人友善是修養,獨來獨往是性格


待人友善是修養,獨來獨往是性格

2021-01-14 張德芬

本期主播 | 望來世

點擊音頻,即可聆聽

更多音頻可在喜馬拉雅搜索:張德芬空間


01

我對桃子說,我得了社交恐懼症,桃子說,誰信?

桃子是跟我朋友圈一直互動不錯的一個女孩,我們有很多共同的圈子,在桃子他們眼裡,擁有很多圈子的我,很擅長交際。

大家第一次見面出來聚餐,是我組的局,我做著那個跟每個人好像都很熟悉的角色,給他們彼此介紹互相認識,把控著大家的話題方向,努力讓每一個冷場的點不冷場,讓每一個人都感覺到自在融洽。

散場的時候和大家有說有笑,到家時累得躺在牀上不想動,拿著手機看著微信羣里大家的寒暄聊天,一點都不想參與。

我不知道多少人跟我一樣,我們擅長做事,知道怎麼在陌生的環境裡收放自如,顧慮好每一個陌生人的存在並知道怎麼融洽地打好關係,收穫大批人脈資源,做著別人眼裡那個人格魅力不錯的人,但一個人的時候,卻能清醒地意識到:我不喜歡甚至害怕人際關係的周旋。


02

我身邊的同事和朋友們都覺得我是個外向活潑的人。

公司用的辦公軟體要求每個人都要設置通知提示以便第一時間接收到消息,軟體有一個功能是你消息已讀或未讀對方都能知道,我是經常被老闆提醒看軟體消息的那個人。


只是我自己知道,之所以不開通知提示是因爲每次看到有消息通知時我心裡都會有強烈的不安與緊張感。

前些日子工作上需要找主播來直播,主播對我說,你顏值又不差,完全也可以自己來,我笑著說沒辦法,普通話是硬傷。開會聊到短視頻拍攝時,老闆說我應該把自己打造成公司的IP推出去,我強撐著笑容調侃說那得讓我先去搞個微整形。


我心裡知道,平時看上去毫不害怕勇於出頭的自己心底是多麼抗拒拋頭露面。

我手機上每天都會顯示未讀電話,我經常收不到快遞的電話,因爲我從來不接陌生號碼,哪怕遇到熟人的號碼,我都會按成靜音直到對方電話掛斷顯示成一個未讀電話的紅色顯示,我會隔一會時間回撥過去,藉口剛剛在忙或者其他理由。


我不敢告訴對方的是,我很怕被人聯繫,我很怕被人立於被動的感覺,我給對方回撥過去,至少我可以詢問找我有什麼事,讓自己站在一個主動的立場上,不被對方一開場就詢問。

前幾天工作壓力很大,公司一位跟我關係很好的同事對我說,你應該主動去找老闆聊聊,跟老闆匯報部門工作本就是你應該做的事。後來我鼓起勇氣跟老闆申請需要再招一個人時,老闆說,其實這是你一開始接手這塊工作時就應該提出的需求。那天聊天聊得心裡很委屈,在公司待了這麼久,一直以來,我都覺得自己可以做的那就努力去做好,什麼也不說,本以爲是懶得說,但不想承認的,其實是害怕說。

我得了社交恐懼症,這似乎並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03

其實,我最享受的狀態,是一個人的時候。

大學的時候,班上全是女生,上課吃飯都是寢室四個人一起,我是班上唯一一個獨來獨往的人,大多數時候,我一個人在咖啡店或獨立書店待著,那時候的我在網上認識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寫文聊天,我每天都要花很多時間跟那些從來沒有見過面的人交流,去了解他們。

畢業的時候,有一個同學對我說,看到有一句話叫做「待人友善是修養,獨來獨往是性格」,立馬就想起你了。大學四年,我不屬於身邊的任何圈子,但似乎又屬於任何圈子,和身邊很多同學關係都不錯,能輕鬆地出入他們的話題,也很容易找到人陪伴自己。

大學四年,我習慣了一個人做很多事。我沒有被孤立,我只是孤獨,但也不孤單。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樣,很多時候我們會感覺自己在喧囂的人海中找不到立足之地,但不能說是我們沒有立足之地,因爲很多時候,只要我們願意,也會光彩熠熠被人關注,準確點說,不是融不進人海,是害怕融進。

就像周國平在《風中的紙屑》裡說的一段話:我天性不宜交際,在多數場合,我不是覺得對方乏味,就是害怕對方覺得我乏味,可我既不想忍受對方的乏味,也不願費勁使自己顯得有趣,那太累了。我獨處最輕鬆,因爲我不覺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無需感到不安。

或許,對我們來說,人要麼庸俗,要麼孤獨。

04

最近,著名相聲演員郭德綱關閉了微博評論,被推上了風口浪尖,但看到一篇關於他的訪談後,我突然就很能理解他了。

訪談里郭德綱說,「其實我最愛幹的事就是一個人待著,誰也別搭理我。你以爲那燈紅酒綠、紙醉金迷都是適合我的,並不是。我每年在外邊回來吃飯,連十回都沒有,這桌上有一個生人我就得問是你走還是我走,我又不認識,我跟你吃飯幹嘛?你以爲教人說相聲的郭德綱來了,酒席宴前彈唱歌舞講個笑話,把你樂得跟什麼似的,這我做不到啊。我從小就有社交恐懼症。」

「一個演員,台上要是瘋子,台下也是瘋子,那他肯定就是個瘋子。」大多數時候,我們都有兩個自己,一個外向活潑,一個內向沉默,我們一邊跟很多人說著話,一邊在心底抵抗著眼前的喧鬧,我們依然穿行在這個熱鬧的世界裡,但我們還有一個獨屬於自己的沉默世界。

借用王小波在《沉默的大多數》裡說的一段話:「然後我又猛省到自己也屬於古往今來最大的一個弱勢羣體,就是沉默的大多數,這些人保持沉默的原因多種多樣,這些人沒能力,或者沒有機會說話,還有一些人,因爲種種原因,對於話語的世界有某種厭惡之情 。」

我們都一樣,得了社交恐懼症,不是我們喪失了社交的能力,我們甚至可以做出擅長的模樣。只是因爲種種原因,我們不愛甚至厭惡它,於是更多的時候,我們享受一個人孤獨而沉默的感覺。

···

作者 | 有個酒館掌柜封寒紫,在北方努力生長的南方姑娘,偶爾言情,偶爾雞湯。微信公衆號:有個酒館 (ID:yougejiuguan)。

主播 | 望來世,喜馬拉雅FM主播,「聲音,就是我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