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元旦:節日氣氛沒了,暴力衝突再起,和平遊行被腰斬


People march through the Causeway Bay district during a pro-democracy rally in Hong Kong on January 1, 2020.
大量民眾在新年第一天再度走上香港街頭。 ©AFP

2020新年第一天,香港仍然籠罩在“反送中”引發的持續半年多的政治危機中,大批香港市民響應的號召再次走上街頭爭取“五大訴求”。

遊行原本獲香港警方批准,從維多利亞公園出發,遊行到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警方在多處嚴陣以待。遊行開始不足兩小時有示威者灣仔一帶破壞銀行、使用汽油彈、築起路障,警方施放催淚彈和使用胡椒彈意圖驅散人群, 期間警方有拘捕行動,多人被抓。

組織新年第一天遊行的民間人權陣線(民陣)下午6時前宣布,因警方要求,中止遊行集會。警方日前曾警告,如游行期間出現破壞行為會要求立即中止示威。大批市民當時仍然聚集在起點維園,尚未出發便被要求散去。

。
©Getty Images
新年香港示威
©BBC Chinese
新年香港示威
示威者的訴求包括徹查多月來香港警方在執法中可能存在的濫用暴力問題。 ©BBC Chinese

民陣強烈譴責警方做法,指警方的拘捕行動引發警民對峙,而場面平和時,突然向人群投擲催淚彈,激化矛盾,形容警方是“藉詞腰斬合法遊行”,政府“旨暴制亂”,無意回應市民訴求,嚴重侵犯市民參與和平集會的權利。

香港警方表示,截至5時許,有47560人從維園出發,當時約13000人仍然在維園。民陣表示,民陣稱無法完全準確計算遊行人數,但按照6時15分前的估算,今日的人數會超過6月9日的103萬人。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抗議活動以來游行人數第二多的一次。

激進示威者其後與警方在港島區多處地點爆發衝突,示威者在中環、灣仔一帶堵路和破壞,警方出動水砲車和裝甲車等對付示威者。

香港政府發言人回應元旦遊行稱,尊重民眾自由、理性表達的權利,但沒有提及會回應示威者的訴求,只是重申政府首要工作是遏止暴力, 特首和管治團隊也會用不同方式接觸市民,聽取意見。

新年香港示威
©AFP
新年香港示威
©EPA
新年香港示威
©Reuters
新年香港示威
©AFP
新年香港示威
©Reuters
一些父母帶同小孩參與遊行,得悉附近有催淚彈後為孩子帶上防毒面具。
一些父母帶同小孩參與遊行,得悉附近有催淚彈後為孩子帶上防毒面具。 ©DEMOSISTO/FACEBOOK
新年香港示威
警察到示威者破壞的商店調查。 ©AFP
新年香港示威
銀行櫃員機被放火。 ©EPA

香港匯豐銀行因為早前關閉示威者眾籌平台帳戶而成為被“裝修”的目標。匯豐發言人說,強烈譴責這幾天接連破壞銀行服務及相關設施的“不當及無理行為”。發言人說,匯豐深信法治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核心,期望本港的事件能夠盡快解決。

而位於金鐘的高等法院再次受到攻擊,被人塗鴉和噴上“法治已死”等字句,亦噴上了其中一名審理旺角騷亂案的法官的姓名。

香港律政司發表聲明,稱對法官作出人身攻擊及辱罵,會嚴重損害法院的權威及打擊公眾對司法制度的信心,任何人如不服案件的裁決,應該透過現行製度提出上訴,絕不應該惡言攻擊或詆毀法官政治偏頗,否則只會對香港的法治造成損害。

新年香港示威
©EPA
新年香港示威
©Getty Images
新年香港示威
©Reuters
新年香港示威
©EPA

示威者:沒有心情慶祝元旦

去年6月中,示威者汗流浹背穿著短袖衣上街遊行;6個月後,市民穿著外套,在轉冷的天氣,繼續高舉標語和喊著口號,上街抗議。口號從當初的“反對《逃犯條例》”,後來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到現在,更常出現的口號是“解散警隊,刻不容緩”。

示威者稱,過往也舉辦過和平遊行,但幾乎沒有得到政府回應,警民對峙繼續是常態。

19歲的遊行人士譚先生對BBC中文說,“當全世界都慶祝新年時,香港人則走出來繼續對抗政權。現在就算是僵局,也不應該退縮,今天仍有大批市民上街,香港仍然有希望。”

他批評現時港府受中共擺佈和控制,希望香港未來落實普選,市民可以一人一票選出有民意授權的政府。而“五大訴求”之中,他認為特赦被捕人士最為重要,“農曆新年快到,希望他們可以出來和家人團聚”。

另一名遊行人士、約20多歲的王女士對BBC中文表示,聖誕節到元旦,她都沒有心情慶祝,因為香港度過了“歷來最慘的半年”,參與“和理非”的遊行是“不可推卸”的責任。

“我和身邊的朋友在10月時,已經安排這天會參加遊行,所有香港人現在都是把抗爭放在首位,慶祝活動要留待我們訴求得到回應為止。”

她說,政府一直漠視市民訴求,以及警隊變得“愈來愈霸道”,是她會繼續走出來的原因。

“特首之前又去探望警隊,說警隊是政府最大資產,我聽到就很生氣,你知道四成人給警隊零分,你還想加他們人工(薪水),我覺得真的不能接受。”

在她眼中,警隊涉及的“違規行為和暴力”,遠遠超過“裝修”和“私了”的示威者,“沒有人真心想要暴力,但要追究,就請先追究政權的暴力,搞壞香港的人是林鄭、是政府,而不是前線示威者。”

她認為,香港市民未來一年會繼續抗爭,“勇武派”示威者可能因為被捕人數減退,但“和理非”會透過不同方面升級,包括深化“黃色經濟圈”(行動包括光顧那些支持抗議活動的商家)和動員支持立法會選舉。

“我們只會和藍店(撐警,挺政府的商家)割席,而不是前線的示威者,”她說。

.
©ISAAC LAWRENCE/Getty Images
維園現場
新年香港示威
©Getty Images
新年香港示威
©Getty Images

60來歲的退休人士鄭先生對BBC中文表示,香港殖民地時期也沒有民主,但是有自由;回歸以後,許多香港市民感覺以往寬鬆自由的環境受到壓抑,擔心現在不發聲,就連僅有的自由都會失去。他們年長一輩目前好像也沒有什麼能做,所以要在這天走出來表達關注,希望2020年的元旦起會有一個正面的改變。

他說,香港和中國關係原本是“血濃於水”,過去幾十年,每當中國有災難,例如華東水災等,香港都是“第一個跳出來幫忙”,但現在中國有說法,批評香港人不感恩,沒有中國關懷就發展不下去,但這種說法並不正確,亦製造了民間的敵對。

“香港人基本上都是中國人,大家都是樂於見到自己的祖國是祥和,公平、合理,但在目前體制下,香港治港者並沒有執行到當年鄧小平這些領導者提出的'一國兩制' ,”他說,“國防外交以外,香港人是有'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這是鄧小平所說,也是大家所認同,但今天不斷收窄,則造成香港人越來越擔心。”

.(tagsToTranslate)抗議(t)逃犯條例(t)中國(t)警務(t)香港(t)示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