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追踪憑空消失的數億加密貨幣資產


Broken frame
©Tatiana Ospennikova

根據BBC俄語科獲得的文件顯示,一位與一間大型加密貨幣交易所倒閉相關的俄羅斯程序員表示,他被騙將其全部虛擬資產轉給偽裝成俄羅斯情報機構聯邦安全局(FSB)的詐騙者。

阿列克謝·比柳琴科(Alexei Bilyuchenko)是加密貨幣交易所Wex的創建者,該市場於2018年停止交易後客戶無法獲取總額近5億美元的投資。

BBC俄語科花了幾個月時間調查俄羅斯加密貨幣交易的陰暗面,試圖找出這筆錢的下落。

這個故事可以拍成BBC犯罪電視連續劇《戈德曼家族 》(McMafia)中的一個故事了:劇中人物有程序員和聯邦調查局特工,以及與烏克蘭戰爭有聯繫的億萬富翁寡頭。

  • “比特幣殺手”之謎:沒有區塊鏈、風靡全球、“莊主”失踪
  • 中國為何高調宣布加快數字貨幣推行進程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倆朋友如何壟斷市場?

故事始於2017年8月的俄羅斯新西伯利亞市(Novosibirsk),當時還是一家家具連鎖店的前信息技術(IT)經理比柳琴科在希臘度假期間逃脫追捕後一直處於低谷。

六年前,他和商業夥伴亞歷山大·溫尼克(Alexander Vinnik)在網上相識,後者是電匯專家。二人做出了改變人生的決定:即參與加密貨幣交易。朋友們形容他們很害羞,他們喜歡電腦多過和人打交道,溫尼克和比柳琴科成立了一家叫BTC-e的交易所,這個網站後來變得眾所周知。

就像世界各地的其它交易所一樣,BTC-e為投資者提供用真實貨幣購買虛擬貨幣的機會。

與歐美其他交易所不同,BTC-e不會要求客戶提供身份證,這意味著,在吸引合法投資者的同時,它還為有犯罪分子提供洗錢的潛在途徑。

Glasses

位於英國的國際反腐敗組織“全球見證”(Global Witness)稱,到BTC-e投資的客戶蜂擁而至,到2016年,它已成為世界第三大加密貨幣交易所。

這兩個合作夥伴在線交流,只有2014年才在線下見面,當時他們的日常比特幣交易額達到200萬美元。到2016年,交易額達1000萬美元時,他們在莫斯科舉行了家庭聚會。

2017年7月,他們去希臘度假,彼時他們並未意識到正在調查國際洗錢活動的美國聯邦特工正在追踪他們。

Arrest on the beach

美國聯邦調查局懷疑BTC-e參與藏匿了黑客從另一家比特幣交易所Mt Gox竊取的資金。網絡犯罪專家還認為,神秘的俄羅斯黑客組織“奇幻熊”(Fancy Bears)也在使用它。

溫尼克在海灘上被捕時有逮捕令,希臘警察當著他妻兒的面將其拘留。溫尼克給在另一個度假村度假的比柳琴科打電話報信。驚慌失措時,他砸碎電腦將其扔到海裡,並跳上了飛往莫斯科的航班。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與克里姆林宮有聯繫的億萬富翁

回到新西伯利亞後比柳琴科決定重振旗鼓,建立另一家名為Wex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來彌補損失。

美國聯邦調查局部查封了BTC-e網站,但比柳琴科仍有備用服務器,並且通過Wex,他能夠將投資返給一些BTC-e客戶。

根據他後來告訴警方和BBC的版本,那時比柳琴科需要一名支持者的保護。

比柳琴科說,他被介紹給莫斯科的億萬富翁康斯坦丁·馬洛費耶夫(Konstantin Malofeyev),他與克里姆林宮和俄羅斯東正教都有密切聯繫。

Oligarch in Kremlin

投資銀行業發家致富的馬洛費耶夫被指控與烏克蘭東部叛亂分子有聯繫,目前正受美國和歐盟制裁。

比柳琴科在警察口供中說,他曾多次受邀去莫斯科,在一個高檔購物廣場的辦公室與馬洛費耶夫見面。

在遭到美國聯邦調查局的突擊調查前,據稱他們大部分時間在談論Wex正在賺多少錢,前BTC-e的資金可能發生什麼問題。

比柳琴科告訴警方:“幾個月來,馬洛費耶夫要求我向他展示Wex的加密貨幣餘額。”馬洛費耶夫堅決否認與比柳琴科或Wex有任何联系。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來自“安全部門”的人是誰?

到2018年夏天,Wex上的交易量越來越小,到年底它完全停止交易。

它持有的價值4.5億美元的加密貨幣消失得無影無踪。憤怒的客戶開始要求他們退錢,其中一位客戶在俄羅斯向警方投訴。

比柳琴科被傳喚為證人,他向警方講述了一個非同尋常的故事。

他說,在Wex正式崩潰幾個月前即在2018年的春天,Wex已經不在受他控制。比柳琴科說,在與馬洛費耶夫莫斯科辦公室的一次會議上,他被介紹給他認為是俄羅斯情報機構聯邦安全局的特工。

Inside the FSB office

他們將他帶到離莫斯科大劇院不遠處的俄羅斯情報機構聯邦安全局的建築中。他們問他關於Wex的情況,然後帶他去了俄羅斯外交部附近的樂天豪華酒店,他說他整夜都被安保看守。

根據比柳琴科的說法,第二天早上他被帶回馬洛費耶夫的辦公室,有人強烈要求他將Wex的資金轉移到“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基金”,他答應了。在下一次訪問莫斯科時,他應要求轉了所有資金。

他說,回到新西伯利亞後他開始感到不對勁。他聲稱,自己是騙局的受害者,實際上他並未將錢交給俄羅斯聯邦安全局,而是給了馬洛費耶夫的同夥。

自從跟警察做口供後,比柳琴科就一直在藏匿。現在他家有私人保安看守,他拒絕與BBC或任何其他人談論Wex。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炸彈惡作劇和失踪的百萬資金

比柳琴科說的是實話嗎?

亞歷山大·捷倫捷夫(Alexander Terentiev)是為受騙投資者伸張正義的活動組織負責人。捷倫捷夫告訴BBC,他不信。但是其他人似乎並不那麼懷疑。

自11月底以來,莫斯科和聖彼得堡的法院、公共建築、地鐵站和購物中心幾乎每天因假炸彈威脅而癱瘓。

根據俄羅斯媒體的報導,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的警告中有幾處提到了Wex失踪的數百萬資金和馬洛費耶夫的名字。

馬洛費耶夫在俄羅斯“帝都電視”(Tsargrad)頻道發表的聲明將炸彈威脅描述為針對他的“叛亂運動”的一部分。

它說:“馬洛費耶夫和他的公司,Wex交易所或其管理層都與加密貨幣的消失無關。”

馬洛費耶夫拒絕就此案與BBC對話,俄羅斯聯邦安全局並未回應BBC的置評請求。

Behind bars

與此同時在希臘,阿列克謝·比柳琴科的前商業夥伴溫尼克在海灘上被捕兩年後,目前仍呆在監獄。

美國、俄羅斯和法國都在尋求引渡。他已兩年沒見過妻子,現患有腦瘤。

他的律師蒂莫菲·穆薩托夫(Timofei Musatov)告訴BBC,這位前比特幣千萬富翁長期處於絕食狀態,如今已成為他昔日自我的陰影。

插畫作者:塔蒂亞娜·奧斯本尼科娃(Tatiana Ospennikova)

Short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