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教授黃亞生:川普是美國共和黨的產物


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教授黃亞生:川普是美國共和黨的產物

2021-01-17 財經網

「歸根到底川普是美國共和黨的產物,並不是川普創造了美國共和黨,而且美國共和黨創造了川普。」11月26日,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教授黃亞生在「《財經》年會2021:預測與戰略」大會上表示。

他認爲,中美關係不僅受到外交方面的牽制,更重要的是,還受到美國國內政治的牽制。「所以我們應該要更深一層的去了解一下美國現在的共和黨是一個什麼樣的政黨。我自己講話非常直接,我的觀點認爲,現在的共和黨是美國的災難,是一個不顧後果、不計成本、極其意識形態化的政黨。」

對於拜登執政後的中美關係,在黃亞生看來,在公共衛生處理和全球變暖兩個議題上,拜登都應儘快與中國進行對話。

以下爲發言實錄:

黃亞生:中美關係不光是受到外交方面的牽制,更重要的是受到美國國內的政治的牽制。另外Douglas PAAL和大衛比我更有資格來評論美國的外交政策。我過去一年參與一個外交政策的討論,我們這個組主要是由民主黨在外交方面的一些智庫,由他們來組織的,包括剛被任命爲國家安全事務部主任(傑克蘇德溫),還有(科德羅曼)寫的白皮書主要是關於中美技術和科技方面的合作。白皮書里非常非常明確的表明,下一屆美國政府應該改善中美關係,加強中美在科技和商業經濟方面的合作,我參與了這個白皮書的寫作。

我今天講一下美國的共和黨,我說的共和黨並不是歷史上的共和黨,是現在的共和黨。一般的人認爲川普過去四年他的政策是因爲川普本人,過去美國四年對華政策和其他一系列的政策帶有很強的川普烙印,但是歸根到底川普是美國共和黨的產物,並不是川普創造了美國共和黨,而且美國共和黨創造了川普。所以我們應該要更深一層的去了解一下美國現在的共和黨是一個什麼樣的政黨。我自己講話非常的直接,我自己的觀點認爲現在的共和黨是美國的災難,是一個不顧後果,不計成本,極其意識形態化的一個政黨。而且剛才燕東提的問題也很好,參議院在1月份會有一個選舉,在諾利亞選舉,兩個共和黨的候選人和兩個民主的候選人。民主黨必須在這次選舉中,兩個席位都能夠打敗共和黨以後才能獲得對參議院的否認,如果他獲得不了參議員的控制,美國非常重要的一個立法的機構還是被共和党進行控制。

剛才燕東講2016年我在財經三亞年會,那時候我的發言,川普剛剛當選,我記得你們的年會是12月10號和11月,川普剛剛當選,我當時發言就提到了川普的貿易保護主義和他顛覆國際多邊協議的可能性,但是我記得當時與會的很多的專家學者,都沒有對這個問題特別重視,他們給我的反饋是認爲川普是一個商人,是一個務實的,是會妥協的,但是顯然過去四年的經驗告訴我們,川普不是這樣的一個人。而且我認爲共和黨也不是這樣的。

我現在給大家三張照片,美國三次最大的經濟危機是在這三任總統任期發生的,每一任總統都是共和黨,第一個是胡佛,1929年的經濟大簫條,然後是2008年的金融危機當時是小布希,川普的新冠肺炎引發的經濟經濟危機,當然新冠肺炎不是川普引發的,但是他處理新冠肺炎如此的糟糕,形成了對經濟受到了打擊。系統性的經濟學的研究有一個發現,非常非常的有意思,我過去也是這樣認爲的,民主是講公平的,共和黨是講增長的,所以經濟增長應該在共和黨的總統和國會任期,經濟增長應該更快。從數據上來看,數據完全是相反的,這個數據我就不詳細講了。藍色的代表民主黨,紅色的代表共和黨,GDP在平均來講民主黨執政期平均GDP增長要遠遠高於共和黨執政期的經濟增長。

就業和財政,都是清一色的表明民主黨執政期間美國的就業情況更好,就業率更高,赤字也比共和黨執政期要少。另外從政治和效率方面,現在的共和黨將川普到現在爲止也沒有承認他落選了,這是違背了美國的一個非常基本的民主的原則,破壞美國民主,煽動暴力,美國的疫情現在爲什麼控制不好,很重要的是因爲在共和黨執政的期間,很多的共和黨右派的人士抗議居家令,甚至持槍保衛州長的辦公室,而且不遵守公共衛生的一些基本的準則。

槍枝暴力,在美國1968年到2015年死於槍枝暴力的人數達到150萬人,而美國的戰爭從1775年到2017年總共死亡了120萬人,槍枝暴力從1968年到2015年死的人要比美國戰爭死的人還要多,但是在槍枝關係方面,共和黨的州根本就不對槍枝進行關係,美國每10萬人因槍擊事件死亡的人數比例最低的20個州都是藍色的民主黨州,最高的20個州大多數爲紅色的共和黨的州,而且從民調數據看的出來,美國的共和黨民衆明顯的反對限制槍枝管理。

另外現在的共和黨是一個反制,不相信科學,調研數據表明多數的共和黨不相信生物進化論,共和黨不相信全球變暖,在一個民調中71%的民主黨人認爲全球變暖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剛才大衛講到中國和美國可以在全球變暖方面進行合作,我也是非常支持這個觀點的。但是如果共和黨執政的話他都不認爲全球變暖是一個問題,所以他肯定不會認爲跟中國在這個方面合作有任何的必要性。83%的共和黨認爲全球變暖不是個嚴重的問題。

要是去看科技的文獻,在2013年到2014年全球有6萬多個將近7萬多個學者發布關於全球變暖的文章,只有四篇論文是否認全球變暖的,是人爲因素造成的時候,在科學界裡這已經是一個全面的共識了。但是共和黨在否認全球變暖和全球變暖是人的因素造成的時候經常給這個理由,我不是科學家,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我不下結論,這是非常非常荒誕的邏輯。因爲我不是愛因斯坦,所以我認爲相對論是錯的,因爲我不是醫生,所以我否定你的診斷,在我看來正是因爲你不是科學家,所以你應該尊重科學家對這個問題的判斷和結論。

另外戰爭、國土和社會安全,911的發生,在這發生之前對這個問題是有爭議的,在這個發生之前小布希收到了一份情報,這個情報的題目是「賓拉登決心在美國發動襲擊」,但是小布希總統沒有採取任何措施,這是他2001年8月6號接到的信息,9月11號911事件就發生了。

伊拉克戰爭,伊拉克戰爭完全是一個無端的戰爭,美國對伊拉克發生戰爭是沒有任何的道理的,它對美國造成的損失,根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2017年的估算,伊拉克戰爭本身和戰後到2017年花費1.9億美元,相當於每一個公民人均是6300元,伊拉克戰爭造成了今天中國很多混亂的局勢就是伊拉克戰爭造成的。比如說IS的崛起,把薩達姆推翻以後造成了中東地區的勢力的真空,伊朗的崛起跟伊拉克的戰爭是有息息相關的關係的。

在川普的領導下疫情全面失控,這還是一個月以前的數據,到現在已經是感染的人數已經上了千萬,死亡的人數超過了25萬。

在我看來這幾個方面,公共衛生方面的處理和全球變暖,拜登都會在這兩個問題上應該儘快的跟中國進行對話。

我們現在假想,如果川普再連任的話美國就會變成一個非自由的民主制度,美國的社會也會更加的撕裂,國際的秩序將會進一步的顛覆,全球的變暖將不可返回,民主會在全球進一步萎縮。

謝謝大家。

(編輯:鄭雅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