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国安法》通过后当地多个组织宣布解散,未来抗争“以个人身份践行” – BBC News 中文


黄之锋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6月30日,中国人大常委在香港主权移交23周年的前一天,全票表决通过香港《国安法》。当天下午,香港多个民运组织包括香港众志宣布解散,主要成员辞任。

原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在其社交媒体上称,《国安法》通过后,“在香港从事民主反抗,忧心性命安危已不再是无稽之谈。以十年起计的政治牢狱、送到白屋严刑铐问、乃至直接送中,谁也没有办法确定明天。”

黄之锋宣布会以个人身份践行信念。他说,“香港的意志,不会因《国安法》或任何一条恶法而冰封。一年的时代革命,造就无数觉醒的人,走在城市里的每天肩碰肩的清洁工到西装友,都有可能是抗争中的无名传奇。”

香港中文大学客座教授、资深时事评论员林和立对BBC中文表示,黄之锋等人因害怕北京利用《国安法》惩罚他们而退出组织,“再一次证明《国安法》对于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和其他香港人习惯的高度自治有一定的破坏。”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 港版《国安法》如何影响香港法律制度
  • 全球各国引发争议的国安法律和判决

香港众志等多个民运组织解散

香港众志在四年前“雨伞运动”之后成立,以“民主自决”为纲领。成员大多为20岁左右的年轻人。四年来,该组织见证了香港政治运动的起伏,尝试在本地、国际等多个场合中争取民主抗争空间。有些核心成员曾投身议会,也有些在民间抗争运动后被判入狱。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罗冠聪

和黄之锋一起离开众志的还有常委罗冠聪和成员周庭等。 数小时后,香港众志宣解散,在组织贴文称,尊重个人选择及意向,感激黄之锋等人过去的贡献和付出。

罗冠聪表示,在香港《国安法》下,“香港人将被以言入罪、以思想入罪,轻则三年监禁,重则在白屋被刑求兼送中,人心惶惶。在浪尖的政治人物风险更大,在如此世道下,更是难料自身安危。”

但罗冠聪称会以个人名义继续参与反抗运动。周庭称将无法参加未来的争取国际支持方面的工作。她说,这是一个“沉重及迫不得已的决定。”

罗冠聪和周庭是香港众志的核心成员。罗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中当选,但在宣誓中“被认为不庄重”和另外三位议员被DQ(撤销议席);周庭参与补选,被取消参选资格。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香港学生组织学生动源宣布解散香港本部,并设立外国分部,继续推动香港独立。

学生动源在四年前成立,主张香港独立建国。其口号“民族自强,香港独立”,在过去一年的抗争运动中多次出现。

学生动源的召集人、19岁的钟翰林在社交媒体上称,为“保障所有身份已曝光的成员人身安全”,因此辞任召集人一职,是“基于政治现实需要作出迫不得已的决定。”

另一个由梁颂恒担任发言人的“港独”组织香港民族阵线也在社交平台宣布,即日起遣散所有香港成员,由台北及英国分部接手工作。

梁颂恒表示,“尽量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战友,我们一定会等到机会到来。”他号召公众7月1日出来反抗。

另外,城市大学学生会外务副会长邵岚在社交网站宣布,退出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该组织由多间大专院校学生会成立,过去透过民间外交方式,让国际社会关注香港人的诉求。

香港餐厅龙门冰室的负责人张俊杰宣布退出“黄色经济圈”。黄色经济圈在去年“反送中”抗争运动期间成立,由支持运动的商家和食肆构建而成。

多家中国媒体引述报道黄之锋等人退出香港众志以及组织解散的消息,并评论称,香港众志“打着‘聚众之志’的幌子,借外部势力黑手,妄想掌控香港的明天,就是祸港‘新生代’。”

评论还称,香港众志“曾因其纲领不符基本法而断绝议会之路,政治力量一落千丈。然而攀上‘洋主子’,为这些弃子提供了‘废物利用’机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香港民主运动空间会“越来越小”

当问到黄之锋等人的退出是否打击香港民主派的抗争,林和立对BBC中文表示,“整个《国安法》对于民主派和普通市民已经是很大的打击,因为条文还没出来,而演绎的权力在人大。比如如何定义颠覆国家政权很难讲,会不会在电台批评中共就是颠覆国家政权。因此会引发寒蝉效应,限制香港人的言论自由。”

林和立还说,香港民主派的抗争空间会越来越小,现在很难揣测黄志峰等政治人物会怎样做。“我想会尽量避免触犯《国安法》,同时在立法会选举中将要求民主的声音扩大。”

民主派会议召集人陈淑庄对香港媒体表示,事前完全没有收过这些组织要解散的消息。她形容港区国安法令社会弥漫“白色恐怖”,但相信这些组织今后会有新的部署。陈淑庄批评,人大常委会已通过港区《国安法》,但香港人甚至特区政府至今仍未知道条文内容,做法史无前例,是直接将香港推向“一国一制”。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高级讲师蔡子强在接受香港媒体的访问时表示,未来提倡自决甚至独立的组织表面上会越来越少,但相信这些组织都会转向地下活动,以避开《国安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