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全球新冠病毒感染数字升降现况 – BBC News 中文


美国的新型冠状病例数字正在迅速增加。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的新型冠状病例数字正在迅速增加。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全球大流行在全世界的确诊病例数量达到1000万,世界卫生组织(WHO)负责人已经就新一阶段的危机发出警告。

虽然很多西欧和亚洲国家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住疫情,但是世界另一些地区的病毒现在却出现加速扩散。

疫情令最初的100万人受到感染用了三个月,但是在最近的100万个病例却只用了八天。

而据拉丁美洲一名高级官员所指,由于这些数字只反映了被检测出呈阳性的人数,所以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哪些地方的病例增加得快?

在美洲、南亚以及非洲的一些地方,数据图表完全是在向一个错误的方向发展。

在全世界录得最多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感染和死亡人数的美国,仍在更进一步地出现惊人的增长。在过去几天检测呈阳性的人数就达到了平均每天4万人的纪录,而且由于亚利桑那、得克萨斯和佛罗里达州的群体爆发,这个数字仍在攀升。

这并不是“第二波”的感染,而是病毒的重新出现。它常常出现在那些可能过早决定解除封锁限制的州份。

在美国之后第二个病例达到100万的巴西,也在经历着危险的上升势头。最大的两座城市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是受打击最严重的,但是该国的很多其他地区做的检测非常少,于是真实的数字铁定要比现在所知的高得多。

印度也在发生类似的事情。该国最近录得单日最高的新增病例数字——1.5万,但是由于在一些人口最集中的地区检测相对少,危机的真实规模无可避免地要更大一些。

为什么会这样?发展中国家那些资源缺乏而人口密集的社区是很容易受影响的。据世卫的COVID-2019特使大卫·纳巴罗(David Nabarro)所说,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变成了“一种穷人病”。

当一家人都挤在只有一个房间的家里,保持社交距离已经不可能,而且没有自来水,日常洗手也不容易。在那些地方,人们要每天谋生,才能生存,在街上和市场里的互动不可避免。

对于亚马逊雨林以及其他偏远地带的原住民群体来说,卫生医护设施非常有限,甚至根本没有。

新冠病毒更多报道:

  • 十张图详解自我防护基本知识
  • 新冠病毒尚无答案的五个问题
  • 病毒如何影响你的身体?
  • 医用口罩能防止病毒传播吗?
  • 你洗手的方式是错的吗?
  • 疫情中如何保护心理健康?
  • 为什么我们会忍不住摸自己的脸?

而感染率常常高得令人担忧:在墨西哥接受检测的人当中,超过一半的人呈阳性。这个比例比纽约或者意大利北部那些热点地带最严重的时候还要高得多。

在预算很小的地方,前线医护个人保护设施的短缺情况也要严重得多。

在厄瓜多尔,曾有一段时间由于当局无法应对状况,尸体被遗弃在街头;一个重点实验室里用于检测冠状病毒的化学药品也一度用尽。

在经济原本已经很弱的地方,实施封锁令控制疫情有可能带来的风险比发达国家更大。

纳巴罗博士表示,要减慢病毒的蔓延仍然有机会,但是只有借助紧急国际援助才能做到。“我不喜欢传达令人沮丧的信息,”他说,“但是我对于那些物资供应和财政支持能否到达有需要人士那里感到担心。”

政治角度

然而,驱使感染人数上升的因素还不止这些。很多政客出于自己的原因而选择不接受卫生专家的建议。

坦桑尼亚总统走了大胆的一步,宣布他的国家已经打败了疫情。自五月初起,他已经阻止公布相关的数据,即使有迹象显示,COVID-19仍然是一个重大威胁。

在美国,特朗普总统要么淡化疫情,要么就是以此指责中国和世卫,并敦促尽快重启美国经济。

他赞扬了得克萨斯州的共和党州长格雷格·阿博特(Greg Abbott),说他是最早为所管辖的州解除封锁的州长之一,而解除封锁的举动现在已经由于病例的上升而撤回。

甚至连美国政府自4月初起就发出的在公共地方戴口罩的官方建议,也成为了政治撕裂的一个象征。

阿博特拒绝让得州各市的市长坚持实施这一建议,为的是他所说的令“个体自由不受侵犯”。相比之下,作为民主党人的加州州长则表示,“科学显示遮盖面部和戴口罩是有用的”。与此同时,特朗普总统拒绝戴口罩。

巴西总统雅伊尔·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也陷于同样的争论当中。曾经轻蔑地将冠状病毒称作“小感冒”的他,反复试图阻止官员做任何可能影响经济的事情。在经常不戴口罩出现在公共场合之后,他现在被法庭命令必须戴口罩。

正是像这样的态度令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警告,最大的威胁不是病毒本身,而是“缺乏全球性的团结和全球性的领导力”。

哪些地方受到了控制?

作为太平洋上位置偏远的群岛,新西兰得以轻易地进行隔离,而杰辛达·阿德恩(Jacinda Ardern)的政府也因为有力的应对措施而受到广泛赞扬。该国最近一度实现了24天无新增感染病例。

但这随着有受到感染的公民从海外回国而结束,而且需要进一步的措施监控抵埗入境的人们。不过,这并没有被看作是新西兰成为COVID-19零疫情国家的希望破灭,相反很多专家将此看作是监控系统总体有效的证据。

与此相似的是韩国,它因为通过使用科技以及追踪接触者而将感染数字压到一个极低的水平,并有连续三天无新增感染。

韩国官员现在表示,正在看到第二波的出现,主要是首都首尔的夜店群体感染,虽然数字仍然相当小。

首尔市长警告,假如新增病例连续三天高于30宗,社交距离措施就将再次实施。相比之下,英国大约每天有1000宗新增感染病例。

最骄傲的是越南。越南声称没有COVID-19的死亡病例。迅速的封锁令加上严格的边境控制令感染数字较低。

接下来是什么?一个巨大的疑问是非洲大部分国家的状况如何。那里很多国家病毒爆发的规模并没有一些人担心的那么大。

一种观点是缺乏大规模检测的基础设施模糊了真实的病毒蔓延程度。另一种观点则是,由于人口年龄相对较小,因此感染的数量可能较低。

第三种看法则是,那里的社区与外界的联系更少,因此成为全球大流行最后才触及的地区。

在那些最成功地控制了病毒的国家当中,在试图部分恢复正常秩序的同时,挑战仍然艰巨。

但是对于大多数其他地方来说,就像纳巴多博士的悲观预测那样,“感染冠状病毒以及因此受到牵连的人会继续增加”。

正因为如此,他和很多人都希望,在危机进一步升级之前,发展中国家能够得到所需的帮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