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博尔顿:“被辞职”的美国对华鹰派其人其事 – BBC News 中文


博尔顿与特朗普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回忆录出版遇阻,但涉及中国的部分内容已在美国媒体刊载,披露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互动,称特朗普曾请求对方帮助其连任总统。

《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原定6月23日公开出版发行,美国政府向法庭申请出版禁令。《华尔街日报》6月17日发表的节选透露了特朗普与习近平在中美贸易谈判过程中的大量互动,批评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混乱”。

特朗普6月18日在推特上说博尔顿“真是个蠢货”,“一个满腹怨气的无聊傻瓜,一心只想发动战争,从来都是莫名其妙”,还说自己很高兴把他“抛弃了”。

博尔顿是个什么样的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博尔顿对联合国很不以为然(资料图片)

从耶鲁到白宫

博尔顿出生在巴尔的摩,父亲是消防员,他从小就是坚定的保守主义者,从未改变立场。

1964年总统大选,15岁的博尔顿休学去参加共和党提名候选人巴里·戈德沃特(Barry Goldwater)的竞选活动。

中学毕业后,他获得奖学金进入耶鲁大学攻读法律。他跟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和希拉里·克林顿是耶鲁大学的同班同学,但回忆说自己“不在他们的圈子里”。

博尔顿在耶鲁大学跟日后成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同宿舍,两人成了朋友。

现任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鲁门塔尔(Richard Blumenthal)也是耶鲁校友,在耶鲁校报当编辑时发表过博尔顿的稿子。

博尔顿在回忆录中形容自己当年在校园中反越南战争积极分子中就像一个“外星人”。

但是,言辞强悍、字里行间剑拔弩张的博尔顿后来选择加入国民警卫队,以免参军去越南打仗。

他在回忆录中解释说,那是因为他认为自由派让美国在越南打了败仗,因为他们阻止了美国采取必要的取胜措施。

博尔顿写道:“我不会在徒劳的斗争上浪费时间。”但是,他又补充道,“回想起来,我并不为此感到骄傲”。

图片版权
EPA

跟鲍威尔不和

步入政界后,他先后在里根(Ronald Reagan)、老布什(George H.W. Bush)和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任职,曾在强烈反对声中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常任代表,以外交政策立场强硬著称,坚决支持伊拉克战争,被称为“战争鹰派”、“外交鹰派”,也是被认为是“对华鹰派”。

博尔顿在小布什政府任国务院负责军备控制次官时结了一些冤家。

他被指试图排挤两名跟自己意见相左的情报分析师,并对自己的上司、时任国务卿鲍威尔(Colin Powell)搞破坏。

指证萨达姆·侯赛因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时他出了力,但后来证明这个指称是错的。

2005年,布什总统任命他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的决定遭到强烈反对。100多名美国外交使节曾联署请愿书,促请参议院拒绝这项提名。

博尔顿曾公开表示对联合国的轻蔑,认为联合国无足轻重,就是个摆设,美国才是世界上“唯一真正的力量”。

联合国一些外交官私下批评他作风粗鲁。

博尔顿对鸽派的多边机构的轻蔑众所周知,还曾公开表示对美国职业外交官的不屑,恨其不争,“不积极倡导美国利益”,跟外国打交道时只会“顺应和妥协”。

他促成了禁止核材料运输的《扩散安全倡议》,并为此受到称赞。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博尔顿曾效力于小布什总统。

对华鹰派、外交鹰派、战争鹰派

普遍认为博尔顿主张对北京强硬,属于对华鹰派。

他2019年8月访问英国时,曾敦促伦敦在伊郎核问题和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公司等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

他还曾在出访乌克兰前对媒体表示,中国企图通过“一带一路”以及各类具有吸引力的投资,进行全球经济扩张,而自己则准备向美国的朋友和伙伴警示中国投资带来的风险。

博尔顿支持台湾自决,在2007年访台时曾主张美国应该跟台湾恢复全面外交关系,他认为这符合美国的最佳利益。他更早在1994年时,就主张美国应支持台湾成为联合国的完全会员。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发表“特殊两国论”时,博尔顿也表示支持。

2016年12月特朗普与蔡英文通话时,博尔顿当时说,美国总统可以与任何他想要接触的人说话,只要他认为这是符合美国利益,北京不该指定美国跟谁说话。

博尔顿也曾表示,美国的“一中政策”已变成魔咒;那是1972年的决定,时代已经改变,他强烈主张特朗普应重新透过协商,改变40年来一中政策的惯例。

他曾建议美国在南中国海等问题上打 “台湾牌”来反制中国, 并主张美军应在台湾驻军。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总统称博尔顿的回忆录泄露了机密,博尔顿明确否认

最后翻脸

博尔顿是继弗林(Michael Flynn)与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之后的第三任国家安全顾问,2018年上任,2019年离任。

2019年9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他9日夜间告知博尔顿,白宫不再需要他,10日上午博尔顿递交辞呈。

特朗普写道:“我强烈不同意他的一些建议,其他幕僚也有同感,因此我请他辞职”。

2018年特朗普任命博尔顿出任国家安全顾问的决定一度令许多人感到意外,但也有人指出,他的鹰派外交思维与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思想契合。

曾有漫画家以“博尔顿炖鸽”为主题作画,展现他与“鸽派”势不两立。

博尔顿过去抨击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不够强硬,反对伊朗核协议,反对美国与古巴恢复外交,这与特朗普的方针不谋而合。

但外界观察到,两人近来就朝鲜、阿富汗、俄罗斯等对外议题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博尔顿的立场更为好战,特朗普则更倾向于达成协议。

实际上,特朗普和博尔顿早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问题上就立场完全对立。

特朗普认为那是布什政府犯的一个严重错误,而博尔顿被认为替那场战争充当热情洋溢的啦啦队长。

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曾在一篇专栏文章中称博尔顿“不顾一切地把美国在过去15年中犯下的几乎所有外交政策错误都重复了一遍”。

早有苗头

特朗普与博尔顿的不和在最后翻脸前早有苗头。2019年7月,特朗普在日本G20峰会上与外国元首谈笑风生、突然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朝韩边境见面时,作为国家安全顾问的博尔顿,居然被派往对美国外交来说优先权重较低的蒙古。

虽然白宫称,博尔顿的蒙古之行是早先计划的,美国媒体仍将此解读为博尔顿被特朗普“打入冷宫”。

特朗普2019年初还曾指责博尔顿试图将美国拖入与委内瑞拉的战争。

实际上博尔顿没有像布什时代那样享有进入白宫内部小圈子的机会。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有时会把他称为“迈克”,而不是约翰。

在博尔顿离职前几个月,媒体多次披露他被排除在白宫重要会议之外。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曾报道,博尔顿与国务卿蓬佩奥在国际议题上争夺政策话语权,几个星期内两人互相没有说过一句话。博尔顿与白宫代理幕僚长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的关系也冰冻三尺。

他辞职前几天,特朗普政府刚取消了与阿富汗政府、塔利班的三方和谈,该谈判因定在接近“911”恐袭周年纪念日之时而饱受争议。

博尔顿早前坚决反对与塔利班谈判,CNN的报导称,蓬佩奥及其他幕僚则支持达成协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