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惨死在外国渔船上的印尼渔工 他们的尸体被抛入海中 – BBC News 中文



Sepri before he left Indonesia

Image caption

塞普里(左)和工友阿里来自印尼同一个村,两人均在海上死去。

一段显示一名年轻男子被丧心病狂地投入海中的视频,引发了一宗跨国调查,并曝光了印度尼西亚渔民被指在由中国人拥有的船只上所受到的“奴隶般”的生存状况。这里讲的只是其中两个家庭的故事,借此哀悼那些在寻找新生活的路上死去的儿子和兄弟。

塞普里(Sepri)以前从来没出过海,他是通过一个朋友听说,有一个在中国人拥有的渔船上工作的机会。

被承诺的报酬是这个25岁青年在印尼苏门答腊岛上自己那条村里做梦都想不到的。

“他很兴奋,忽然间有能力为我们挣那么多的钱,”他的姐姐里卡·安德里·普拉塔玛(Rika Andri Pratama)回忆说。

承诺有培训以及每月400美元(326英镑)报酬,他就随着一个22名印尼人组成的一群人,在去年2月登上了“隆兴629”号渔船。

“他走之前,向我借了一些钱,”里卡说。

“他说,这会是最后一次了,因为他会带回来更多的钱,我们终于可以给家里重新装修了。”

塞普里没能再回家,也没有钱送回来,而里卡也没有再和弟弟说话。

Image caption

里卡展示一封她收到的信,信上通知她弟弟已死在海上。

今年1月初,她收到了一封信。他已经死在海上,他的遗体从船上被扔进了太平洋。

“听到他被抛进海里的时候,我心都碎了,”她强忍着眼泪说。

她满心愧疚。“我们妈妈死之前,她最后的遗言就是:‘你要照顾好你的弟弟。’”

在隆兴629号上死去的还有另外两名印尼船员。在海上10个月之后,塞普里和另外一名男子去年12月死去,相隔只有几天。而和塞普里来自同一条村的阿里(Ari)则在今年3月死去,之后不久,全体船员获救。

和塞普里一样,另外两个死去的人的遗体被人用布裹起来,从船上抛下海。和塞普里一样,他们的家人也再没有机会与他们道别。

还有第三个病得很重的男子艾芬迪·帕萨里布(Efendi Pasaribu)成功活着熬到登岸——但已奄奄一息。

这一切本有可能无人知晓——假如这些毫无仪式的“海葬”没有被手机拍下来曝光,并且在印尼引起公愤,他们或许就只是在海上死去的人当中的几个。

Image caption

用手机拍摄的“海葬”视频,在印尼引起了强烈愤怒。

视频激起了新一轮关于东南亚渔工在外国人的船受到虐待的争议。

令人震惊的是,隆兴629号上的这些人命关天的故事是出奇地令人似曾相识。仅仅在五年前,就曾有4000名主要来自缅甸的外国渔工在印尼的小岛附近被救起;当中一些人已经像奴隶一样被奴役了好几年。

  • 中国渔轮印尼涉纠纷:五名渔工向BBC讲述“受虐”经历

当时,印尼声称要结束非法渔业和外国渔船对渔工的剥削。

随着隆兴629号上的幸存者开始说话,人们明白了,状况并没有改变多少。

“我们只能祈祷”

要求记者只以姓名缩写来指代他们的船上工友说,他们经常被拳打脚踢。他们听不懂中国老板在说什么,而这令人迷惑又沮丧。

其中一名船员向BBC印尼语部透露,他的朋友们在死之前,身体都发胀了。

另一个人说,他们被迫每天工作18小时,并且只给吃鱼饵。

“他们(中国船员)喝矿泉水,而我们只能喝简单蒸馏过的海水,”20岁的NA说。

Image caption

渔船的收获当中包括鲨鱼鳍。

当塞普里等人明显已经病得很严重时,NA说,他们求船长带他们上岸求医。

在三个人死后,他们又乞求将他们遗体放在冰柜里,好让他们的朋友能够在回到岸上之后按照他们的伊斯兰教习俗安葬。

但是船长对他们说,没有人会想要他们。

“他说,反正所有国家都会拒绝他们的尸体入境,”NA说,“我们能够做的就只有按照伊斯兰教法规将他们的遗体洗净,为他们祈祷,然后将他们投进海里。”

船长最终同意,将余下的印尼船员转到另一艘中国渔船上,后者在韩国釜山登岸。艾芬迪·帕萨里布仍然病得很重,但还活着。

“为了更美好的将来”

他躺在釜山的医院病床上时,母亲凯琳蒂娜·西拉班(Kelentina Silaban)得以用视频电话与儿子通话。

与一年前和她道别时的那个健康的21岁青年相比,眼前的艾芬迪已经几乎认不出来。

Image caption

艾芬迪在离开家里出海之前非常健康。

“我说,求你了,求你快回家,我们在村里照顾你。”

然而,最后送回家的是儿子的遗体。他们说,他死于肾衰竭和肺炎。

他离开村子之前,曾在社交媒体上发过一张他自己的照片,骄傲地拉着一个行李箱,配上文字说:“我要去创造更美好的将来了。”

艾芬迪最终在苏门答腊的家附近被安葬。

“我们希望,我们兄弟的死会帮助揭露外国渔船上的这些奴役状况。我们希望,这能够得到全面的调查,”他的兄弟罗曼(Rohman)说。

钱并非答案

移民权益组织呼吁政府,采取更多行动保护他们的国民不变成“奴隶”。

印尼政府表示,隆兴629号的生还者没有一个人得到了全额报酬,与他们状况相似的共有49名渔工,年龄介乎19至24岁。他们被迫在至少四艘渔船上的恶劣环境中工作,这些船同属一家中国公司:大连远洋渔业有限公司(Dalian Ocean fishing Co Ltd)。

BBC联系该公司时,对方拒绝就相关指控作回应,表示会在网站上发表声明。目前未有任何相关回应发表。

Image caption

印尼船员表示,他们经常被拳打脚踢。

中印两国均向相关的家庭承诺将会给予交代。雅加达方面形容,这些船员受到的待遇是“非人的”,而中国驻雅加达大使馆则形容这是一起“不幸的事件”。

中国大使馆表示,他们正与印尼合作,进行“全面的调查”。

在印尼,三名男子已经被捕,他们与聘请这些年轻人的招聘公司有关。一旦贩卖人口罪成立,他们可能面临长达15年的监禁。

“我们会确保这家公司落实我们船员的权利,”印尼外交部长蕾特诺·马尔苏迪(Retno Marsudi)在一个视频会议当中说。

“根据船员提供的信息,这家公司已经侵犯了人权,”她说。

印度尼西亚渔民协会(IFMA)向BBC印尼语部表示,有大量未注册的中介机构在没有政府监管的情况下招聘渔工。

“外国渔船有很多的人员需求,这些中介只是备了所需的文件就将人送到海上。从印尼这边是没有把关,”协会副会长提克诺(Tikno)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印尼与中国正在就中国渔船上的虐待指控展开调查。

为了回应公众压力,印尼政府表示,他们正在考虑颁布六个月的禁令,暂停印尼渔工为外国渔船工作。

“这会给我们时间,改进我们的监管措施,让我们能够建立一个单渠道的体系,有全部所需的数据来监察和确保我们渔民的权利得到保护,”印尼海洋与渔业部渔产捕捞总署长摩克达尔(Zulficar Mochtar)说。

与此同时,招聘里卡的弟弟塞普里的经纪公司已经承诺,将支付给她2.5亿印尼盾(1.3万英镑)的赔偿。不过,她想要的是答案,而不只是钱。

“我们需要知道,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说,“让我们之后不再有家庭需要经历这种事。”

*BBC印尼语记者阿凡·海德(Affan Hedyer)与拉贾·伊本·隆班罗(Raja Eben Lumbanrau)亦有贡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