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中国地摊:看懂新冠疫情后重启就业的特别法宝 – BBC News 中文


中国在疫情后放宽对流动商贩摆摊设点的限制,以促进就业。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中国在疫情后放宽对流动商贩摆摊设点的限制,以促进就业。

“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我不相信!”当中国江西省瑞昌市的一名商贩近日接到一通电话,鼓励他在城市的街道上摆摊经营时,他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语气。

给他打电话的是当地城市管理部门的一名官员。在过去近30年间,俗称“城管”的执法人员一直是中国街头流动商贩的最大“敌人”。为了展现城市的整洁,他们经常严厉驱赶和处罚那些未经允许就上街摆摊的商贩。

但现在,情况似乎改变了。中国数十座城市的城管部门都在动员商贩重新上街摆摊,官方媒体高频度地宣传着摆摊致富的故事。社交媒体上,#全员摆摊#甚至成为热搜话题。

新热潮背后,是中国在疫情后面临的严峻就业形势。官方数字显示,中国的城镇调查失业率已超过6%,创下历史高位。各地希望通过“地摊经济”促进就业,但这真的能成为复兴经济的新“救星”吗?

“全员摆摊”

和世界很多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沿街叫卖的商贩、琳琅满目的地摊曾是中国拥挤的城市中最常见的回忆,但随着各地政府开展打造“文明”城市的形象工程,加之网络点餐和购物的普及,让这样的景象近年来几乎消失。

但在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中,“地摊经济”成为了中国各地政府恢复就业的政策法宝。中国媒体报道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上海、济南、南宁等27座城市明确发文,鼓励摆地摊。

在江西省萍乡市,一家餐饮企业6月1日在店门口摆夜宵摊位时遭到城管驱离,但仅仅一天后,便收到通知说已可以摆摊。

图片版权
WEIBO

在另一则报道中,位于中部的河南省郑州市,一排轿车开着后备箱在广场上出售手工艺品和玩具。一名女摊主说,自己是上班族,现在利用业余时间来摆摊,每天能额外赚人民币1000元(141美元)左右。

“之前就很喜欢逛夜市,现在搞副业赚点外快算是实现了一个愿望,大家也热闹,”她说道。

周四,#全员摆摊#的话题登上中国社交媒体微博的热搜榜,网友们纷纷构思“干点啥好呢”。在一个由官媒“人民网”发起的投票中,2.4万网友中有近六成选择去卖街边小吃,随后是玩具饰品。

众多明星也在社交媒体上参与#明星摆摊大赛#​的话题,台湾歌手萧敬腾发布了一张自己卖奶茶的照片,并配文称,“奶茶~我是专业der~”。音乐应用程式“唱吧”的创始人陈华甚至亲身上阵,带着麦克风在北京街头摆摊卖唱。

失业率压力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国总理李克强称,地摊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

“地摊经济”的走红很大程度上源于中国总理李克强的表态。在上个月底举行的中国“两会”记者会上,他表扬“西部有个城市”通过流动商贩的摊位解决了大量就业。他表示,“人民群众中有无穷创造力”。

李克强所指的城市是四川成都。该地从3月开始,便允许摊主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在街道上设置临时摊点,而这在以前往往被视为“占道经营”。此外,对于其他违背环境秩序的行为,城管部门也应“以教育劝导为主,一般不实施处罚”。当地媒体报道称,这种临时性举措增加了10万个就业岗位。

几天后,李克强前往山东烟台,在考察中专门拜访了一处小区附近的麻辣烫摊位。

“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他对摊主们说。

这名中国二号领导人的表态背后是日趋严峻的中国就业形势。中国官方公布的城镇调查失业率在今年2月达到6.2%的历史高位,尽管在4月下滑至6%,但依然存在失业潮风险。

在推迟召开的中国“两会”上,北京将今年中国新增就业的目标设立在900万人以上,比往年下调了200万至300万。中国官方还宣布今年中国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将扩招18.9万人,扩招比例超过20%。

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助理教授胡荣对BBC说,疫情初期由封城以及各种隔离政策导致的经济活动停滞,让消费大幅降低。虽然目前中国疫情得到控制,但国内的消费需求还未恢复,很多外贸企业订单需求大幅降低,这些因素使得失业率大为增加。

李克强在上月底的记者会上罕见表示,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他还表示,自己在中国政府网上看到留言,“大概三分之一都是谈就业的”。

“一位农民工说他50多岁了,在外打工30多年,每年如此,但今年还没有找到工作,全家都陷入困境。还有一些个体工商户,已经歇业几个月了。一些外贸企业现在没有订单,影响员工就业,”他举例道。

新的“救星”?

在此次疫情之后,中国当局曾尝试多种方法来促进国内消费。此前,被称为“直播带货”的新模式成为中国互联网新的流行符号。3月和4月,中国各地的数十名地方官员纷纷加入主播行列,通过直播售卖当地的特产。

胡荣表示,“地摊经济”是一种过渡性、灵活性和临时性的就业,短期看可以吸收很多疫情中关店裁员的人再就业,其相比于租金昂贵的店面经营成本小,门槛也很低,可以成为网购的补充。

根据支付平台“支付宝”的数据统计,截至5月底,中国已有1200万家小店和路边摊收入同比增长,实现反弹。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一些餐馆将餐桌放到公共街道上,在过去一直被视为违法的占道经营。

然而,官方此次对地摊态度的突然转变和旋风式宣传,也让很多网友不买账。很多网友回忆起此前频繁被曝出的城管人员对摊主的暴力执法行为,以及北京2017年驱逐“低端人口”的做法,质疑当局朝令夕改的政策无法取信于民。

中国每隔三年都会在全国范围内评选一定数量的“全国文明城市”,该项称号被地方官员认为是一项重大政绩。因此,从打击街头小吃摊贩,到统一更换全市的广告牌,甚至要求全城背诵宣传口号,很多城市乐此不疲。

在官方媒体一则讲述“退伍军人坐轮椅摆摊12年”的报道中,西安的一名残疾退伍军人对记者说,此前摆摊就像打游击一样,每天都被撵,但“现在政策好了”。有网友批评该报道说,“之前摆摊11年都是负面典型,今年就成当正能量了,上面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

“所以下次评文明城市时,又要抓吗?”另一名网友评论道。

中国地摊:看懂新冠疫情后重启就业的特别法宝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北京被迫迁租户:不离开怎么办?

此外,胡荣认为,官方在提倡“地摊经济”的同时,也应该及时提出对企业的纾困方式,同时照顾高租金的店面经营,因为不可能所有人都从事“无租店费用的地摊经营”。

疫情发生后,相比于美国和日本都批准了总额近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其中包括相当大规模的直接支出,中国在上个月末的“两会”仅宣布通过新增赤字和建立抗疫特别国债,注资人民币2万亿元(约合2790亿美元)提振计划,普遍低于外界预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