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武漢實驗室再成焦點,安全性和透明度不足引發的猜測 – BBC News 中文


新冠狀病毒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國際科學家在研究新冠病毒基因後,認定病毒並非人工製造,初步推斷與蝙蝠、穿山甲等動物有關,然而最先爆發疫情的中國武漢是否病毒源頭?病毒如何從動物身上轉移到人體身上?目前並沒有科學家能夠完美解答這些問題。

美國官方和媒體近期再次把焦點放在武漢病毒研究所,一些科學家質疑,雖然病毒並非人工製造,但仍然可能與實驗室有關,敦促中國方面更加透明公開,讓國際社會獨立調查病毒來源,追溯病毒源頭,有助了解病毒演變,預防下一次同類型的疫情爆發。

中國認為,病毒來自實驗室的說法是沒有科學根據的假新聞,強調病毒不一定源自武漢,有待科學家尋找答案,不過中方拒絕讓國際專家到訪當地調查。中國駐英國使館公使陳雯接受BBC訪問時說,國際社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新冠病毒源頭有政治動機,並會分散目前的抗疫努力。

BBC中文試圖梳理科學界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安全性與透明度問題的討論。

病毒不是人工製造,但仍然可與實驗室有關?

科學界對此問題有不同的看法:一些科學家認為,沒有證據證明新冠病毒與實驗室無關,就算不是人工製造,病毒也可能在細胞培植中或因感染到研究人員而產生變化;但更多科學家認為,與實驗室有關的這種說法難以被證實,而蝙蝠在實驗室以外的地方接觸並把病毒傳染人類,比起牽涉實驗室的機率更大。

美國環保生態健康聯盟主席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過去10幾年與中國合作研究新興傳染病。他指出,新冠病毒與實驗室有關的機率非常低。

根據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團隊2018年刊登在《Virologica Sinica》(《中國病毒學(英文版)》)的研究,科學家曾在雲南一帶調研,發現約2.7%鄰近蝙蝠洞生活的人口,對個別蝙蝠冠狀病毒產生抗體。這些病毒不一定對人體有害,也不一定會變成流行病。達薩克說,這個研究間接推論到東南亞地區可能至少有100萬人能夠接觸蝙蝠,有潛在可能感染不同的蝙蝠冠狀病毒,對比起有嚴格防疫管理的研究所內的幾十人,從機率上看,病毒在實驗室外傳給人類的機率更高。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傳染病專家安杰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對此表示認同,他說,對比起實驗室洩漏的理論,存在太多其他可能性,例如有人在洞穴探險、收集蝙蝠糞便做肥料等等,只要有人接觸野生蝙蝠基本上都有可能傳染病毒。

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團隊曾經比對新冠病毒基因與研究所內的“所有”蝙蝠冠狀病毒,兩者並不吻合,她接受媒體訪問時形容是鬆一口氣。

但美國羅格斯大學生物學家理查得‧埃布萊特(Richard Ebright)、澳洲福林德斯大學傳染病專家尼古拉‧彼得羅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均對BBC中文表示, 目前不能夠完全排除病毒是實驗室意外所致的理論。

彼得羅夫斯基認為,科學家普遍不會對所有病毒進行完整的基因排序,病毒仍然有機會在細胞培植的過程中出現,而只有把所有細胞培植涉及的病毒都進行排序,才能得知是否與新冠病毒有關。

埃布萊特說,中方研究人員檢測了研究所內“所有”蝙蝠冠狀病毒的說法不能夠被證實,質疑他們可能只是檢測了部分病毒基因數據來得出結論。他說,需要國際參與,進行全面的科學鑑識調查,包括蒐集實驗室人員、環境和設施的樣本,才可以解答。

美國馬利蘭州一所生化機構顧問公司的創辦人蒂姆‧特里文(Tim Trevan)亦對BBC中文表示,只有中方公開所有涉及病毒的基因排序,才能釋除外界疑慮。

研究人員沒有裝備下接觸蝙蝠

外界對實驗室安全問題的質疑,主要來自這所實驗室的紀錄片及中國媒體有關研究人員的報導。

2017年5月,新華社轉載了《武漢晚報》的報導,內容講述武漢疾控中心的研究員,曾經忘記佩戴防護裝備,遭到“蝙蝠尿液像兩點從頭頂滴到他身上”,亦試過好幾次,有蝙蝠血直接噴在研究人員的皮膚上,結果要隔離14天。

2019年12月,這段有關武漢市疾控中心的紀錄片顯示,研究人員在野外收集蝙蝠樣本時,有時並沒有穿著完整的防護裝備PPE。

有媒體亦翻出了一張《中國日報》在Twitter上載的一張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內部照片,因其冷藏庫門邊密封膠條疑似破裂,而引發安全性的質疑,有關照片已在近期被刪除。

這些零碎的片段和報導,與新冠病毒沒有直接關係,亦難以推斷病毒與研究所有關連。不過,西方科學家關注的是,如果武漢的實驗室和研究人員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已透露安全隱憂,對有關實驗室安全風險標準的質疑就是合理的。

中國華南理工大學生物科學教授肖波濤2月曾發表一篇文章,同樣引述中國媒體有關實驗室的報導,質疑有安全問題,推斷實驗室可能是病毒源頭。不過文章引來爭議,肖波濤很快便撤回文章,對媒體稱自己對病毒潛在來源的猜測沒有直接證據支持。

美國專家理查得‧埃布萊特分析了中國媒體對實驗室的報導,他對BBC中文說,“武漢疾控中心和武漢病毒研究所有關新型蝙蝠病毒分為兩個部分:在地蒐集蝙蝠和實驗室分類,兩者均沒有足夠的PPE和不適當的生化安全標準,有機會導致實驗室職員意外感染。”

研究病毒和細菌的實驗室有一種名為”生物安全等級”(BSL)的標準系統,該系統根據病毒或細菌的種類,以及其洩露的危險性分為四個安全等級,一級為最低,四級為最高。 2015年,武漢病毒研究所建成了全國首個P4實驗室,即生物安全級別最高的實驗室,但並非所有實驗都在P4實驗室進行。

埃布萊特說,在新冠病毒出現前,普遍地區在研究SARS(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又稱“非典型肺炎”)、MERS(中東呼吸症候群)以外的動物冠狀病毒,大多是以BSL- 2進行,中國“兩所機構是以BSL-2級別進行蝙蝠病毒有關的研究,包括隔離病毒、培植病毒和在動物身上做測試,但BSL-2只能對防止感染提供最低保護,會有高風險因接觸病毒而意外感染。”

澳洲傳染病專家尼古拉‧彼得羅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對BBC中文解釋,目前已知野生蝙蝠可能藏有很多危險病毒,但大部分卻不一定對人類構成風險。據他所了解,目前沒有任何國家會強制要求在野外收集蝙蝠樣本的研究員配備PPE,不過,穿著PPE是合理的選擇。

美國專家蒂姆‧特里文(Tim Trevan)對BBC中文表示,病毒研究與一般生物學家觀察蝙蝠習性明顯有分別,研究人員是為了了解SARS而去研究野生蝙蝠,他們一開始就知道,野生蝙蝠可能含有一些對人類有害的冠狀病毒,那麼研究時便應該有更完善的裝備。

他認同世上大部分野生冠狀病毒對人體無害,但做傳染病研究要實行的風險管理並非單純減少感染風險,而是完全杜絕一切感染的可能性,哪怕是0.0001%可能性引發大型傳染病,也應該盡力去避免。

圖片版權
Web

Image caption

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把武漢病毒研究所推到了世界的聚光燈下

實驗室管理模式

特里文認為,中國此次疫情中一度懲罰公開疫情的人,這種重視權威和階級的文化,不利高風險實驗室的管理和運作。他認為,高風險實驗室充滿難以預測的因素,研究團隊不斷從錯誤、失誤中學習來自行進步,而指出錯誤的人,不一定是高層,而是實驗室工作的所有人。

他舉例說,美國一間醫院曾經受傳染病打擊,其中一間病房出現特別多醫護人員感染的情況,最後是由一個清潔工人站出來,指出該病房特別少棄置醫學用手套,從而得悉該病房的醫護人員在程序上有錯。

他指出,實驗室應該保持高度透明度,讓外界知道實驗性質和危險性,以至每項實驗的安全標準,但中國官方似乎在這方面並不願意與其他國家合作。

肺炎疫情:武漢實驗室再成焦點,安全性和透明度不足引發的猜測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解封:濕貨市場老闆說“今年是個荒年”。

而病毒研究所處理病毒基因的程序上,也遭美國專家質疑。

美國中密歇根州大學微生物學系助理教授邁克爾·康韋(Michael Conway)3月在《傳染病醫學期刊》發表論文,稱中科院武漢水生生物研究所多年前提交的兩種魚類cDNA樣本,有SARS類冠狀病毒的排序。

為何兩種魚突然有SARS類冠狀病毒?他在文中提出有兩個可能性:一個是冠狀病毒在自然界,包括在水中生態已經出現;另一個可能性是這些樣本被污染。

邁克爾·康韋對BBC中文質疑稱,水生生物研究所可能和武漢病毒研究所共享檢測基因排序的設施,如有不當程序,可能會導致cDNA樣本受到污染。

但目前並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cDNA樣本因為這個原因而受到污染。

邁克爾·康韋強調,他不認為這是惡意性的所為,而即使魚樣本有SARS類冠狀病毒的基因排序,也不代表這會變成始祖病毒,只是提出魚類也有可能是新冠病毒的宿主。

目前科學家只認定新冠病毒與蝙蝠和穿山甲有關,一些中國的研究團隊曾研究水生生物,並沒有發現新冠病毒與其有顯著關連。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病毒實驗室遵循生物安全等級

各國對病毒研究所的反應

分析認為,中國針對疫情、病毒來源相關資訊的不透明,成為各種“陰謀論”的助燃劑和美國不斷質疑中國的原因。

美國《華盛頓郵報》4月14日稱,美國政府內部傳閱一份美國駐華大使館有關武漢實驗室的外交電報,內容提到美國使領館職員及醫療相關專家曾多次到訪武漢的研究所,他們向美國政府提出警告,稱實驗室安全度不足,欠缺經訓練的操作員和調查員去確保實驗室安全運作。

美國國務院拒絕評論電報,但有關報導獲廣泛關注,美國官員則有不同回應。

對華強硬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接受福克斯新聞訪問時說,“我們知道病毒源自中國武漢,我們亦知道武漢病毒研究所只是距離那個市場幾哩遠(編按:實際距離不到30公里) ,仍然有好多事情有待發掘,美國政府會努力找出答案。”

但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陸軍上將馬克‧米利(Mark Milley)則公開表示,目前美國的情報似乎顯示,新冠病毒很可能是自然,而非在實驗室製造,但他們沒法完全肯定。

英國《每日郵報》曾引述英國政府消息人士稱,正研究這所實驗室與新冠病毒的關連。但英國政府或官員並沒有具名回應有關實驗室的問題。

法國有份參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設立,法國總統府發表聲明,澄清指目前無切實證據顯示病毒源自實驗室的說法。

肺炎疫情:武漢實驗室再成焦點,安全性和透明度不足引發的猜測 - BBC News 中文 2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封城”76天大事記

其他西方國家沒有把病毒來源與實驗室掛勾,但呼籲獨立調查病毒來源。德國總理默克爾要求中方在新冠病毒爆發源頭問題上保持透明;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表示,贊同應該獨立調查新冠病毒源頭,事件不應被視作批評,而應被視為重要公共衛生問題,因為對全球公共衛生來說,儘早獲得重要訊息很重要。

中方回應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說,中方立場認為,這是一個科學問題,應該交由科學家和醫學專家去研究。他指出,世衛組織負責人已經多次表示,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新冠病毒是在實驗室產生的,世界上很多知名醫學專家也都認為所謂實驗室洩露等說法毫無科學依據。

中國駐英國使館陳雯公使接受BBC訪問時明確表示,獨立調查病毒來源有政治動機,“既分散精力又分散資源,其政治目的昭然若揭,沒有人會同意,對任何人都沒有任何益處” 。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專家袁志明近日接受中國環球電視網訪問時強調,病毒絕對不可能由武漢病毒研究所流出,研究所有嚴格管理制度、科研行為準則,而且沒有一人感染。袁志明說,現在沒有任何證據證明病毒有人工合成的痕跡,同時以現在科學家的工作量和智慧,無法人工合成這個病毒。

“我覺得我們自己作為一個科學家,我作為一個科技管理者,我長期從事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和科研項目管理,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一件事情。我也相信只要是疫情不完,特別是海外的疫情不完,這種懷疑或者這種不和諧的聲音,它永遠不會消失,”他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