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俄國修改二戰結束日:一天之差引人尋味 – BBC News 中文


莫斯科紅場閱兵式資料圖片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莫斯科紅場閱兵式資料圖片

歷史上國家的榮耀與勝利是克里姆林宮意識形態的重要支柱之一。

過去,莫斯科也曾多次指責那些挑戰俄國“官版教科書”人是試圖“篡改”、“杜撰”歷史。

現在,俄國決定修改二戰結束日期。俄國議會通過法案,將俄羅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日期從原來沿用的9月2日改為9月3日。

西方國家通用的“第二次世界大戰對日戰爭勝利紀念日”(VJ Day)是9月2日。

克里姆林宮的舉動令俄國歷史學家頗為不解。有學者揣測,或許這和75年前二戰結束時發生的歷史事件關係不大,背後更重要的考慮可能和斯大林時代的紀念模式有關。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45年9月2日,在盟軍總司麥克阿瑟和包括中國在內的9個受降國代表注視下,日本在投降書上簽字。

[1945年9月2日發生了什麼事?[1945年9月2日發生了什麼事?

[1945年9月2日上午9時,日本投降簽字儀式在停泊在東京灣的美國戰艦密蘇里號主甲板上舉行。[1945年9月2日上午9時,日本投降簽字儀式在停泊在東京灣的美國戰艦密蘇里號主甲板上舉行。

日本外相重光葵代表日本天皇和政府、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代表日本大本營在無條件投降書上簽字。麥克阿瑟以盟國最高司令官的身份簽字,接受日本投降。然後,受降國代表依次簽字。

簽字結束後,數千架美式飛機在密蘇里號軍艦上空飛過。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1945年9月2日經典一幕,慶祝二戰結束

在西方版的”歷史教科書”中,簽字儀式標誌著日本軍國主義的失敗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因此,9月2日被定為”對日戰爭勝利紀念日”。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西方國家還有另外一個紀念日–歐戰勝利紀念日(VE Day),這是紀念1945年5月8日納粹德國在柏林簽訂投降書。

在英國、美國等,這個紀念日都是在5月8日。但俄國等一些東歐國家則是在5月9日。不過普遍認可的解釋是,這是因為投降書是在5月9日零時生效,在不同時區的國家造成紀念日日期差異。

俄國原來如何紀念二戰停戰?

今年是俄國戰勝納粹德國75週年紀念,不過,原定於5月9日在莫斯科紅場舉行的每年一度的盛大閱兵式因為新冠疫情的威脅被迫推遲。

推遲閱兵這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普京解釋說,擺在俄國面前的是一個艱難的選擇:勝利日是神聖的,但是每個人的生命也是神聖的。

返回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 1945年日本簽署投降書後,當時蘇聯的”最高蘇維埃主席團”(議會)通過法令,將次日9月3日定為戰胜日本法西斯紀念日。

也是因此,蘇聯在二戰勝利後授予蘇聯軍人的勳章和獎章背後標明的日期就是1945年9月3日。

但是,這一天全國公假的重要性似乎很快就被人淡忘。兩年之內,9月3日成為正常工作日。

2010年07月,俄羅斯聯邦委員會(議會上院)批准將9月2日設定為該國新的二戰結束紀念日。

俄國現在為什麼要修改日期?

不久前,俄國議會下院杜馬提出議案,把二戰結束日子推遲一天,改到9月3日。

9月14日,杜馬通過此項議案。 9月17日,上院俄國聯邦委員會也通過議案。現在只等總統普京簽字,即將成為正式法律。

普遍預測,普京簽字是板上釘釘,只是個時間還不明確。

外界注意到,1945年9月3日,並沒有能與9月2日日本投降簽字儀式相提並論的重大事件發生。

杜馬網站說,修改終戰日“目的在於鞏固歷史基礎和愛國主義傳統,捍衛二戰勝利者的歷史正義,永遠紀念那些為保衛祖國母親獻出生命的人們。”

議案附加文案還特別指出,中國的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也是9月3日。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2015年9月3日中國勝利日大閱兵,觀禮的普京就坐在習近平旁邊

那中國是哪一天呢?

俄國立法修改二戰結束日期在中國也引發一些關注。俄國修改後將“和中國保持一致”似乎是關注熱點。

縱觀歷史,中國的抗戰勝利紀念日其實也曾改變過。

[1945年9月2日日本簽署投降書後次日,當時的國民政府下令舉國慶祝3天,9月3日成為勝利紀念日。[1945年9月2日日本簽署投降書後次日,當時的國民政府下令舉國慶祝3天,9月3日成為勝利紀念日。

共產黨建政之初的1949年底,當時的中國政務院將8月15日定為抗戰勝利紀念日,那一天是日本天皇宣布投降的日子。

1951年8月13日,政務院發布通告將抗戰勝利紀念日改在每年的9月3日。

2014年,中國以國家立法的形式通過決議,確定每年9月3日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

2015年9月3日,中國首次舉行勝利日大閱兵,慶祝中國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受邀在北京觀禮的就有俄羅斯總統普京。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45年2月,丘吉爾、羅斯福和斯大林在雅爾塔會晤討論二戰進展

俄國歷史學家怎麼看修改?

接受媒體採訪的俄國專家對修改紀念日的決定表示很難理解。

莫斯科國立大學歷史學家蒂莫菲亞娃(Tatyana Timofeyeva)形容,背後的原因她“根本想不通”,因為9月2日是世界通用的紀念日,因為75年前的那一天發生了實實在在的重大事件。

她說,“根本搞不懂推遲決定背後的考量、原因和為什麼如此緊迫。”

莫斯科國立師範大學校長助理、歷史學家斯比欽(Yevgeny Spitsyn)指出,9月3日是斯大林時代前蘇聯使用的日期,“他們希望我們重返斯大林時代的紀念模式:(那個日子)不僅僅是二戰結束的日子,而是蘇聯戰胜日本的日子。”

還有歷史學家說,9月3日是導致300餘人喪生的別斯蘭學校人質慘案週年紀念。修改二戰日期或許是為了淡化別斯蘭的痛苦記憶。

“莫斯科迴聲”廣播電台的主編文涅狄克托夫(Alexei Venediktov)對此表示大為不滿。

“杜馬政客考慮的是,如何用慶祝遮掩(痛苦):別斯蘭要反思、追悼,我們可以讓全國搞大慶;別斯蘭已經紀念夠了;二戰9月2日、而不是9月3日結束的,那也沒關係。”

就連總統人權理事會都曾敦促上院,考慮到別斯蘭紀念日,不應該通過議案。

“(別斯蘭)慘案受害者的親屬不會明白為什麼一定要把勝利紀念日推遲到9月3日,”理事會主席法德耶夫(Valery Fadeyev)在給上院議長的一封信中這樣寫到。

但是,勸說無效。上院已經為修改議案蓋了章,現在就等普京簽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