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裡的溫面新吃


《金瓶梅》裡的溫面新吃

2021-01-10 北青網

舉世聞名的大運河曾經造就出名噪一時的運河文化,運河文化里又包含了茶文化、酒文化、美食文化等等不一而足。這些運河文化隨著時間的流逝,或已經離我們遠去,或被後人們整理、挖掘而淵源流傳下來,發揚光大。山東的臨清緊靠古運河,在元、明、清是江北著名的商埠。當時的臨清其社會的繁榮景象和生活習俗,成爲古典名著《金瓶梅》的創作素材。許多「金學」專家認爲,臨清就是《金瓶梅》的寫作背景,而現在臨清仍然流傳著《金瓶梅》一書中所描寫的一些飲食習俗。

在《金瓶梅》一書中寫到的美食就有許多種,其中僅麵食就有三四十種之多,最著名的就是「炊餅」了,其他有「烙餅」、「花糕」、「包子」、「饅頭」、「麻花」、「玉米面鵝油蒸餅」、「糉子」、「壽麵」、「壽桃」、「桃花燒面」等。其中的「炸醬麵」和「溫面」是臨清人至今最喜愛的麵食之一。

其實,面是一個很廣義的概念,泛指麵食,主要有饅頭、包子、花卷、油餅、燒餅、麵條、餃子、混沌、等等。南方人是很少吃麵的,麵食主要集中在長江以北的大部分地區。《本草綱目中說,「米能補脾,面能補心」,「小麥面,補虛,實人膚體,厚腸胃,強氣力」。尤其在北方寒冷的季節,呼啦呼啦喝上一碗連湯帶水的手擀麵,身子不僅立馬暖和起來,還有一種大快朵頤的快感!

《金瓶梅》第九十六回「春梅姐游舊家池館,楊光彥作當面豺狼」里具體寫到了臨清的溫面。這一回里,陳經濟正遭到楊光彥的毒打時,被土作頭侯林兒解圍,走投無路的陳經濟在侯林兒的誘勸下,只好跟侯林兒棲身,他帶陳經濟到「一個葷食的小酒店裡,叫量酒食嘎飯,兩大壺酒來。不一時,量酒擺下小菜嘎飯,四盤四碟,兩大壺時興橄欖酒。不用小杯,拿大磁甌子。因問陳經濟:兄弟,你吃麵吃飯?量酒道:面是溫面,飯是白米飯。經濟道:我吃麵。須臾,端上兩三碗溫面上來。」

至於當時的溫面是如何做的,文中沒有仔細提到。隨著歲月的流逝,臨清人做溫面卻越來越精到,溫面也越來越受人們的喜愛。如今的臨清街頭,有十多家老字號的溫麵館。其中最著名的是「鴻運溫面」,據說已經傳了三代,有六七十年的經營時間了。

「鴻運溫面」的華老闆介紹,臨清的溫面有別於其他地方的面,如刀削麵、炸醬麵、拉麵等。首先,溫面的原料是選用魯北有名的小麥品種磨出的優質麵粉,和面必須用手工,而且要經過四遍揉面、醒面的過程,這樣揉出來的面,看上去表明光滑發亮,吃起來筋道爽口。其次,切面也是一個見功夫的細活。等把面擀成薄薄的面片時,把面片提起來,反覆疊成在一起,手起刀落,一溜細細的麵條就呈現在面案上。在下面的過程中,要特別講究方法。山東有頭鍋餃子二鍋面之說,意思是說頭一遍開鍋的水適合小餃子,第二遍開鍋的水適合下麵條。所以,在下臨清溫面的時候,一定等到第一鍋的水開鍋後,用涼水澆一下,再次等水開了後,再下面,等下到鍋里的面翻一個個頭後,即刻撈起,這樣下出來的麵條筋道、爽滑,撈起來的面有一股久違的麥香味道。

國內大多的面,都是以吃麵爲主,菜餚爲輔,而臨清的面恰恰相反,是以菜餚爲主,面爲輔。配臨清面的菜餚,有多種多樣,品種較爲豐富。家庭吃溫面,一般是兩葷兩素搭配爲主。在街面上小一些的溫麵館、或大一點的賓館飯店,都是六道菜以上,乃至十二道菜。菜餚葷素搭配,葷的一般是羊肉片、雞肉絲、牛肉片、雞丁、豬腱子、蝦仁、魚片等,素菜則以西紅柿、豆角、蘑菇、香菇、木耳、韭菜、香椿、過油豆腐等,佐料則是蒜泥、芝麻醬、辣椒等。

我們幾個人在華老闆的溫麵館里吃了一次地道的臨清溫面,熱騰騰的的溫面端上來,惹得我們胃口大開,在加上五顏六色、味道各異的菜餚、佐料,直吃的個個頭上冒汗,通體舒暢。

據華老闆介紹,民間相傳,乾隆爺在1784年(乾隆四十九年)第六次南巡時,路過大運河臨清碼頭,地方官員推薦了臨清溫面,乾隆爺品嘗後,大加讚賞。其後,臨清溫面名氣越來越大,到如今,已經成爲運河文化特色的美食代表翹首。

你無論什麼季節來到臨清,隨便找一家溫麵館,要上一碗即可,嗅著那溫面的麥香味,再品嘗著配以五顏六色、營養豐富的菜餚,吃過之後,不連呼「過癮、過癮」才怪呢!

作者簡介:

程廣海,1965年出生,山東鄒城太平鎮人。1990年結業於山東師範大學第二期作家班。現爲山東鄒城市作家協會祕書長。

《人民日報》《工人日報》《團結報》《羊城晚報》《大公報》、《中華讀書報》、《新民晚報》、《揚子晚報》《三聯生活周刊》、《南方都市報》、《廣西文學》《廈門文學》《歲月》《椰城》《微型小說月報》《雜文選刊》《雜文月刊》《國學》、《中學生》《青年文學家》、《知識窗》、《粵海散文》等報刊發表小說、散文30餘萬字。著有散文集《民間藝人》一書。現致力於美食、旅遊作品的寫作,在多家報刊專欄發表美食、旅遊作品計20餘萬字。

責任編輯:王程央(EN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