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聞·調查|從「將軍杯」到「舞動山城」 重慶霹靂舞要重新崛起


慢新聞·調查|從「將軍杯」到「舞動山城」 重慶霹靂舞要重新崛起

2021-01-09 上游新聞

上游新聞·重慶晚報慢新聞記者 趙映驥 文 受訪者供圖

1988年,重慶曾率先在全國舉辦了全國霹靂舞大獎賽,這次比賽不僅吸引了陳立江、孫琪、孫紅雷等全國霹靂舞高手來渝斗舞,還選拔出了後來在全國巡演的中國霹靂舞明星團。可是這個成功的開始沒有帶來順利的發展,由於重慶本地缺少足夠的霹靂舞發展空間和土壤,不少街舞高手都遠走他鄉。

不過,這樣的局面在今年得到根本改善——隨著12月12日-17日,「舞動山城」國際街舞大賽在重慶圓滿舉行,重慶首次組隊參賽並斬獲多個冠軍和亞軍,重慶霹靂舞重新崛起指日可待。

▲重慶街舞精英隊在少兒齊舞奪冠

重慶霹靂舞起步較晚

「噠噠噠,很好!再來!噠噠噠……」昨天(26日)日下午2點,當上游新聞·重慶晚報慢新聞記者抵達沙坪壩區小龍坎附近的傲萊流行舞蹈培訓基地,正好遇到街舞老師鄭燁在授課,在動感的背景音樂下,10名小朋友正在他的指導下學習街舞。

這樣的場景,讓記者的採訪對象——中國舞蹈家協會街舞委員會常務理事、重慶街舞聯盟常務副主任羅貝倫忍不住感慨:「當年我們跳街舞,要想靠街舞賺錢,只能去解放碑的各大酒吧,晚上累死累活地跑商演。現在的舞者只要當上街舞老師,就不用再爲生計發愁了,可以一邊備課、教學,一邊磨練、提高自己的舞技。」

提起重慶霹靂舞的發展史,1984年出生的羅貝倫坦言沒能趕上上世紀80年代的熱潮:「陳叔(陳立江)、孫紅雷那個年代的舞者我們叫Oldschool(老派),那時的街舞以breaking(霹靂舞)爲主,可當時重慶並沒有什麼官方組織。現在得到中國舞蹈家協會承認的重慶街舞聯盟,是2016年才成立的,我們這批人大多是2000年以後才開始練習街舞,這時街舞在breaking的基礎上,吸收了Locking(鎖舞)、Popping(機器舞)、Wave(電流)等新元素,改變爲Newschool(新派)。」

爲什麼1988年重慶舉辦了全國霹靂舞大賽,本地跳霹靂舞的人卻不多?陳立江曾提到過一個關鍵原因:「霹靂舞需要一定的技術功底,武術、體操、京劇必須會其一,才能做出高難度動作。」羅貝倫也認同這一觀點:「要想做好breaking的動作,沒練過功是不可能的,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做得出托馬斯全旋?可那時沒有霹靂舞老師可以教學,霹靂舞要想像壩壩舞一樣風靡,幾乎是癡人說夢。」

霹靂舞曾經是地下文化

聊起和霹靂舞結緣的過程,羅貝倫表示十分偶然:「2001年,我在41中(現在的巴蜀中學)讀高一,學校藝術節班上要出節目。我想起自己小學接觸過霹靂舞,於是自告奮勇報了一個節目,然後對著麥可·傑克遜的MV拼命練習,結果表演之後效果很棒,也讓我認識到自己有一些霹靂舞的天賦,所以開始認真練習跳舞。」

▲羅貝倫剛練習街舞時

現在的小朋友要想學習街舞,跟父母說了到舞蹈工作室報名就能學習了,可是在20年前這樣的事情顯然是奢望。據羅貝倫回憶:「20年前說起跳霹靂舞,我爸媽都認爲是不務正業,覺得我們跟在街機廳、撞球室晃蕩的少年差不多。」

沒有父母的支持,羅貝倫只能每個周末去偷學街舞,當時主要的方法是到重慶兩大街舞據點相互切磋:「當年重慶解放碑建行門口的廣場,以及楊家坪步行街的大舞台是重慶街舞愛好者的據點,一到周末就會有人帶著錄音機放音樂,我們跟著節奏跳舞。現在回想起來,我們也算是重慶最早一批有組織的舞者了。」

聽羅貝倫聊起當年的跳舞時光,他的一位好友也忍不住爆料:「那時候沒有什麼老師,大家都是自己在家裡看VCD、DVD學動作。等到周末聚會的日子,大家各自施展MV里學到的技巧,互相研究、討論和學習。」

在練習街舞的過程中,羅貝倫印象最深的事,就是曾在解放碑遇到民間高手:「當時解放碑大都會有一個保安大叔,看我們跳街舞很熱鬧,也上來即興表演了一段,沒想到居然是霹靂舞,當時他的表演把我們都被鎮住了!這正應了那句話『大神在民間』,這也說明其實重慶還是有霹靂舞底蘊的。」

霹靂舞搭上街舞順風車

2003年以後,重慶的街舞經過幾年發展後,逐漸形成了舞團,據羅貝倫回憶:「當時重慶出名的舞團有新舞社、炫舞社、AZcrew、ST等,其中新舞社的breaking非常精彩,每次現場表演都會點燃現場的熱情。」

記者在網上進行了搜索,發現新舞社這個舞團不僅有很多表演視頻,還有專門的百度貼吧,喜歡跳霹靂舞的B-BOY(嘻哈文化愛好者)們,經常在裡面討論在重慶各地看到新舞社表演的情況,同時還有新舞社的招新帖子。

不過真正讓霹靂舞得到更多人的認可,還是2013年。據街舞教練鄭燁介紹:「雖然2006年開始,重慶就有了舞團工作室,教大學生、成人跳街舞,但是當時的生源相當有限,舞團工作室都是艱難維持,不少重慶的街舞高手都去了外地發展。比如全國知名的舞者楊文昊,就是重慶起步,到北京成名的。直到2013年,隨著選秀節目中要求唱跳的環節越來越多,社會也開始慢慢接受了街舞,終於有了小朋友來學習街舞,學breaking的人也慢慢多了起來。」

▲街舞深受青少年喜愛

經歷過夜場跑商演的羅貝倫,對於重慶街舞的發展歷程有著相同的體會:「我2003年、2004年跑商演的時候,一個月最多掙6000元,還不如陳叔(陳立江)那樣的前輩,所以2007年我去了日本讀大學。在日本期間我利用課餘時間學習了街舞,原本準備回國之後大展拳腳。沒想到2012年一回國,發現當老師教街舞的收入,甚至還不如跑夜場……我甚至一度放棄了教學工作,改爲到公關公司做策劃,結果這段時間讓我積累了承辦大型活動的經驗,爲我現在做重慶本地的街舞賽事打下了基礎。」

「舞動山城」點燃重慶熱情

今年12月12日-17日,重慶舉行了「舞動山城」國際街舞大賽,這也是1988年全國將軍杯霹靂舞大獎賽之後,重慶再次舉辦全國性重磅街舞大賽。

作爲本次賽事的承辦方,羅貝倫表示這次賽事來之不易:「今年10月,重慶文旅委等相關領導,組織了一個觀摩團,到鄭州觀摩了連續舉辦了8年的WDG中國(鄭州)國際街舞賽。這次比賽之後,我們就開始籌備今年的『舞動山城』國際街舞大賽。原本這次比賽我們準備邀請很多國外高手參賽,可最終因爲疫情,國外選手沒能來,但依舊吸引了來自全國的700多名街舞高手參賽。」

▲重慶選手亮相「舞動山城」國際街舞大賽

在「舞動山城」國際街舞大賽之前,重慶沒有專門的街舞隊,重慶選手外出參賽大多是以個人名義,不過這次在家門口作戰,重慶街舞聯盟組織了多達70人的集訓隊,最終取得了好的效果。王蔚橦奪得少兒FREESTYLE亞軍;在成人FREESTYLE項目,阿龍奪得POPPING亞軍,李琰奪得HIP HOP冠軍;重慶街舞精英的兩支隊伍包攬了少兒齊舞和成人齊舞兩項冠軍;在城市聯盟5V5團隊賽中,麻辣傳奇奪得亞軍。

▲重慶選手亮相「舞動山城」國際街舞大賽

參加了5V5團隊賽和成人FREESTYLE的李琰告訴記者:「這次比賽我們準備得很辛苦,特別是城市聯盟5V5團隊賽,我們團隊5名成員集訓了一周,每天都要從下午2點訓練至第二天凌晨3、4點。」

能夠在「舞動山城」國際街舞大賽取得佳績,是否意味著重慶未來會有舞者能夠脫穎而出,代表中國參加亞運會,甚至是奧運會?羅貝倫表示大有希望:「目前重慶選手浩天(全名:龍浩天)具備了國內霹靂舞一流水平,之前入選過國家隊,參加了南京青奧會。如果他能繼續保持,肯定有希望代表重慶入選國家隊,爭取更高的榮譽。」

家長好看霹靂舞前景

在霹靂舞前景一片光明的同時,羅貝倫也在積極培養重慶的街舞人才。

▲羅貝倫(藍衣)成爲了街舞老師

2016年開始,他在沙坪壩開設了傲萊流行舞蹈培訓基地,現在這個街舞培訓機構日常學習街舞的學員多達1000人。值得一提的是,在重慶類似培訓街舞的機構很多,因此現在重慶中心城區的青少年要想學街舞,都可以選擇臨近的街舞機構參加培訓。

▲羅貝倫(藍衣)成爲了街舞老師

記者隨機採訪了一位街舞小學員——今年8歲的毛嘉傑,別看他年齡不大,卻已學習了3年街舞。每周六和周日,他都會在老師的指點下,進行5個課時的學習,學習的重點就是難度頗高的霹靂舞和機械舞。

爲何會讓兒子學習霹靂舞?毛嘉傑的爸爸介紹了原因:「我是一個80後,一直看著霹靂舞長大的。我一直覺得跳霹靂舞很酷很帥,所以現在經濟條件好點了,就一直有個想法,讓自己的兒子去學跳街舞!2018年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剛好在三峽廣場看到了街舞表演,表演結束後我就去打聽,最後找到了羅老師的街舞培訓基地。」

▲街舞深受青少年喜愛

通過三年的學習,毛嘉傑在霹靂舞上的進步明顯,已經可以獨立完成很多動作,他的爸爸得意地表示:「無論是幼兒園還是小學,毛嘉傑在班上都很出名——以前幼兒園他在六一兒童節表演霹靂舞,現在是元旦演出表演霹靂舞,每次都是主角。我覺得這種才藝應該堅持下去。」

今年國際奧委會宣布霹靂舞進入奧運會,毛嘉傑的家長對此怎麼看?毛嘉傑的爸爸很淡定:「如果嘉傑確實有霹靂舞的天賦,也願意繼續練下去,我們肯定會支持他!不過即使沒選上也沒事,畢竟霹靂舞不僅鍛鍊了他的身體協調性和力量,還磨練了他的意志,提高了自信心!我看好霹靂舞的前景和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