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口罩中間商、囤貨者、生產商與政客的眾生相 – BBC News 中文


口罩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全球,口罩瞬間成了人人爭搶的“硬通貨”。

疫情之下,一片薄薄的口罩映射出眾生相。有人意外成為手握百萬訂單的口罩國際貿易中間商;也有人乘機囤積口罩、高價倒賣,從中牟取暴利。口罩還是全球化的縮影,揭示中美競爭態勢下的醫療依存與脫鉤趨勢。

  • 從華盛頓到上海,疫情下的跨洋旅行日記
  • 肺炎疫情與示威雙重打擊下,香港市民陷失業停工徬徨中

香港口罩貿易中間商:一夜間,口罩成了戰略物品

疫情大潮中,34歲的香港人Jan意外成為了一名口罩國際貿易中間商。

Jan運營一家公關公司,有國際貿易相關人脈,於是他在疫情初發時,主動請纓為親友在全球各地詢購口罩。

他還記得,疫情未公佈時,一盒50片的醫用口罩在香港的售價約為50塊港幣。但情況在農曆新年前夕武漢宣布封城時,瞬間改變。

“一夜間,口罩成了戰略物品,”Jan回憶道,口罩售價驟升至100塊一盒,甚至有錢都買不到。 “當時聽到身邊好多人都說買不到口罩。”

許多香港人從去年夏天至今,都不得不在街上戴上口罩。只是口罩阻擋的對象,從警方鎮壓示威的催淚煙,變成了帶有新冠病毒的飛沫。

讓Jan沒有預料到的是,他最初只想為親友訂幾十盒口罩,但隨著疫情擴散,他接到的訂單已超過一百萬盒。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香港街頭,戴口罩的路人與壁畫相呼應。

“我從來沒有主動推銷,都是人們一傳十,十傳百,找上我來買的。”Jan對BBC表示,“不想以賣口罩發達”,一直以貼近成本價的價格出售,但也慶幸在本職工作受疫情打擊時,意外通過口罩貿易獲得收入。

Jan最初從日韓、東南亞購入口罩,不過隨著疫情蔓延,口罩在多國都成了禁運品或限運品。

如今,印尼與巴西是他經手口罩的兩大來源地。隨著疫情在全球範圍內擴散,口罩價格步步攀升。他稱,印尼產口罩從30元港幣一盒,在一兩週內翻五倍至150元港幣。巴西廠商從2月中旬開始加價,最初一盒口罩連運費約100元港幣,如今運到香港需220元港幣。 N95口罩則要價1000港元20個。

據Jan說,除了需求帶動價格以外,口罩最關鍵的原料中間濾芯被批量收購,導致成本價上漲;國際航班大幅減少後,空運的成本也顯著增加。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Jan的顧客群也開始悄然變化,最初幾乎全是中國內地與香港居民,如今不少身在歐美的海外華人也向他購貨。他的團隊分佈在香港、英國、美國,遙控著跨亞歐美洲的口罩貿易。例如,巴西產的口罩,就近運送給美國的顧客,最快甚至可以次日送達。

與中國及香港政府不同,歐美國家大多不建議沒有出現病症的民眾佩戴口罩。流行病學專家認為,一般醫用口罩無法防止吸入病菌,但能有效減少手口接觸。

在Jan看來,民眾購買口罩是一種“民間自救”行為,顯示他們對當地政府防疫不力的恐懼。他說,口罩雖不是萬能,但或能減低傳染機會,也起到一定穩定人心的作用。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美國口罩囤貨者:自稱“提供公共服務”

疫情肆虐全球,歐美的防疫物資高度緊缺。

以美國為例,口罩在1月中旬就缺貨,消毒用品2月下旬起逐漸售罄。當美國民眾因口罩、洗手液無處可尋而焦慮時,卻有成千上萬的囤貨者因醫療物資無法轉手而苦惱。

《紐約時報》報導,美國田納西州兩兄弟囤積了近18000瓶洗手液,還有大量口罩、消毒濕紙巾等防疫用品。不過,他們手上的存貨卻無法轉手。

馬特·科爾文(Matt Colvin)在2月開始以倒賣防疫用品牟利,包括出售一種“大流行病生存包”:內含50個口罩、4瓶洗手液和一個溫度計。馬特以3.5美元價格購入,在網上標價40至50美元轉手,幾乎立即售罄。他還以最低40美金的價格售出了2000盒50片裝的口罩。

嚐到甜頭後,馬特與弟弟在3月初開車一千多英里橫掃田納西州與臨近的肯塔基州,把超市的防疫用品貨架掃蕩一空,再在電商網站上以數十倍的高價銷售。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科爾文兄弟買下了他們能找到的所有洗手液

馬特受訪時說,自己是在“提供公共服務”、“糾正市場的低效”,獲利是應得報酬。

然而,這門暴利的生意沒能持續多久,亞馬遜、EBay等電商平台出手打擊哄抬防疫物資物價,暫停了許多醫療物資第三方賣家的賬號。馬特騎虎難下,無法處理堆滿車庫的大批物資。

《紐約時報》報導發表後,一石激起千層浪,馬特的囤貨行為遭到社會抨擊。他和家人甚至還收到死亡威脅,當地檢察官也對他哄抬物價的行為啟動調查。

馬特公開表達悔意,並宣布將捐贈囤積的醫療物資。 “我從來沒有打算,要讓那些最需要醫療用品的人買不到這些商品,”他哭訴。

總統特朗普在3月23日簽署行政命令,禁止囤積和抬高防疫物資價格的行為。

數據顯示,美國2月的醫用口罩銷售額翻了三倍,洗手液銷售也上升超過70%。其中多少落入囤貨者的手中,仍不得而知。

像馬特這樣借疫情需求而抬高價格的囤貨者,可能成千上萬,也並不僅限於美國。根據媒體報導,在中國、印尼、日本、台灣等地,都出現了囤積防疫物資倒賣的現象。

美國口罩生產商與政客:依賴中國口罩,“危害國家安全”

輕如鴻毛的口罩還是全球化的縮影。在新冠疫情爆發以前,中國生產世界一半的口罩,每天約2000萬個。除此之外,口罩的許多原材料也主要產自中國,例如將口罩掛在耳上的橡膠帶。

歐美口罩供應鏈外移多年,高度依賴進口。如今全球面臨疫情,口罩缺口要如何填上,成了一個棘手問題。

  • 隔離中死去的意大利患者和沒有親人的葬禮
  • 新冠疫情全球蔓延 中美關係“進了重症監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目前,美國的口罩生產量明顯遠遠不足以保障本國的需要。

得克薩斯州一家口罩廠的高管博溫(Mike Bowen)對美國全國公共電台(NPR)說,在沒有疫病的“和平時期”,人們對口罩的需求量很低。而到瞭如今的“戰爭時期”,需求猶如無底洞,美國口罩生產商即便已全速運轉,依然無法負荷所有新增訂單。

口罩廠家若要擴大生產量,需經過多個月的籌備。對於中小型工廠來說,擴大產能還是一個高風險的抉擇。

11年前,由於H1N1豬流感肆虐、口罩需求劇增,博溫所在的工廠增購了價值超過一百萬美元的新器械,新雇了150名工人,花了四個月時間籌備擴張。但正當一切準備就緒,疫情危機卻解除了,口罩需求應聲滑落,工廠因此蒙受巨大損失。

博溫說,美國醫療產能外移的最後一根稻草,在15年前落下。當時,醫療用品行業巨頭Kimberly-Clark將工廠從美國遷至外國。一年之間,美國市場的口罩的本國製造份額從90%,滑落至5%。換言之,美國市面上的口罩,95%都從外國進口。

在奧巴馬和特朗普執政時期,博溫曾多次向美國政府寫信,警告如果爆發疫情、中國停止出口口罩,將會造成美國口罩的嚴重短缺。

他的這一警告,在新冠疫情期間成了現實。

華盛頓突然意識到,中美競爭態勢下,美國的國家安全漏洞不僅出現在電信等敏感行業,與生產技術含量不高的口罩竟也息息相關。

疫情爆發以來,中國的口罩產量增加了近12倍。超過3000多家製造業公司,包括比亞迪、海爾、OPPO、Vivo等從未涉足醫療的廠商,都開始生產口罩。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根據海關數據,中國還從外國進口了5600萬個口罩。 2月初,博溫的工廠就曾把100多萬個口罩運往中國。他坦言,從來沒想過他的美國工廠會把口罩運到中國去。

但口罩在中國依然一度供不應求,根本顧不上對外國供應。

中國從未明令禁止出口口罩及生產原材料,但實際上,自疫情爆發以來,中國生產的口罩幾乎都用於內銷。

中國政府下令居民外出時必須佩戴口罩,而專家建議,為保衛生,口罩要經常更新,導致需求激增。

在華盛頓,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指責中國將美國口罩公司3M在上海的工廠“國有化”,中國政府直接買下了該工廠生產的所有口罩。

隨著疫情回落,中國開始對外分享口罩,向意大利、菲律賓、伊朗等多國捐贈醫療防護物資。中國的醫療物資此時極具戰略意義,不僅能幫助防治疫情,還是體現軟實力的工具。中國外交官們近日紛紛在推特上轉發對外捐贈的消息。

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馬雲名下的慈善基金會,近日也宣布向美國捐贈50萬套檢測盒和一萬個口罩。

不過,外界捐贈只是杯水車薪,美國的口罩缺口依然巨大,特別是醫護人員亟需的N95口罩。美國衛生部長阿扎爾(Alex Azar)表示,國家戰略儲備中有3000萬個N95口罩,但要確保美國醫護人員的充足供應,至少需要十倍以上的數量。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新冠疫情為美國敲響了警鐘,連帶觸動了中美關係的敏感神經。

口罩只是中美醫療貿易的冰山一角。 2018年,美國從中國進口了總值近130億美元的藥品與醫療用品。被警鐘敲醒的美國,下一步考慮的或是與中國“醫療脫鉤”。

《紐約時報》引述知情人士稱,納瓦羅正在推動“購買美國產品”法案(Buy American Act),要求聯邦機構購買本土製造的藥品和醫療設備,以減少美國對中國醫療產品的依賴。納瓦羅屬於白宮中的對华鹰派,一直批評中國利用不公平的貿易手段,掠奪了全球化的紅利。

對華強硬的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也提出立法,要求醫療生產商上報原材料來源,優先購買本土製造產品,以扶持美國醫療產能。

盧比奧指,美國醫療物資供應過度依賴中國,已行之有年,衛生部和國會去年都曾作出相關警告。 “那時,那些似乎是遙遠的憂慮,不過,現在我們知道它們是真切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