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種族主義五種言論:這些事實教你如何反駁 – BBC News 中文


poster of two people on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關於不同種族,一直有著各種各樣的刻板印象和迷思,但這不代表它們是真的。很多時候,它甚至不是從種族主義者的嘴裡說出來。

即使是很多心懷好意的人們,也會常常受到經歷和文化背景的影響,產生一些沒有人類基因學依據的成見。比如:假定東亞學生天生就是數學比較好,黑人就是天生節奏感強,或者猶太人就是很會賺錢。我們都會認識一些有類似這樣想法的人。

基因學家兼BBC主持人亞當·盧瑟福德博士(Dr Adam Rutherford)說:“在現今,種族主義在公眾場合公開表露的程度比我記憶中的任何時代都更強,而用事實去駁斥它,是我們的責任。”

於是,他給了我們一些科學的工具,來區別事實與迷思。

這裡,是用科學與事實駁斥五個常見種族主義迷思的方法:

迷思之一:白人和黑人的DNA是完全不同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人類皮膚上主要的“顏料”是黑色素,它是用來在陽光照射下保護我們的。

它吸收太陽的紫外線,不讓其破壞葉酸——這是人體主要的維他命元素之一。

在生物化學的路徑上,有很多基因參與製造黑色素。這些基因當中天然的變異是人類皮膚顏色深度不同的根源。

所以,人類當中最大的基因差別存在於白人與黑人之間嗎?並不是。

首先,人類幾乎所有的DNA都是一樣的——這一點和人類的非洲近代始祖並不相同。

第二,非洲大陸上的基因多樣性,比世界其他地方加起來還要豐富。

兩個來自非洲南部不同部落的人,在基因上的差別要比一個斯里蘭卡人、毛利人和俄羅斯人之間的差別更大。

我們或許會將人分成白種、黑種或者棕色人種,但是這種視覺上看得見的不同並不能準確地反映我們不同人之間基因上的差別——其實我們更多的是相似。

迷思之二:純種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我們認為某些區域、陸地或者人是與外界隔絕的——實體上或文化上——而這些邊界不可逾越。

不過,無論是歷史還是基因,反映出來的事實並非如此。實際上,沒有一個民族是靜止不動的。

“人類在整個歷史當中都在到處遷移,並且隨時隨地地發生性行為,”盧瑟福德博士說。

有些時候,這是短時間內發生的重大遷徙。

更多的時候,人們會有好幾代人大體上是安定在一處的——而這可能會令人感覺是地理上和文化上的一種落地生根。

“然而,每一個納粹黨人都有猶太祖先,”盧瑟福德博士說,“每一個白人至上主義者都有一些中東人祖先。每一個種族主義者都有非洲、印度、東亞的祖先,任何人都一樣。”

“種族純化是一個純粹的幻想。對於人類來說,沒有血統純正的種族。只有多种血統混合而成的雜種。”

迷思之三:“德國就是德國人的”,“土耳其就是土耳其人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一些人對於進入他們國家的移民和避難者感到焦慮,這是近年全世界很多地方都在經歷的現象。

最近的事例之一,就是2月19日發生在德國哈瑙市的瘋狂槍擊。事件從一家水菸吧開始,背後的動機是意圖驅逐或者殺害移民的極右翼種族信條。

持極右立場的人長久以來都藉名稱來表達憤怒:“德國是德國人的”、“法國是法國人的”、“土耳其是土耳其人的”,還有“意大利是意大利人的”,這些都是極右組織使用過的反移民口號。

“滾回你來的地方”是一句全世界公認的攻擊性語句。

圖片版權
Litalia Agli Italiani / Facebook

說實話,像德國、法國、土耳其和意大利這樣的國家,整個歷史中都有移民存在。事實上,幾乎任何地方都一樣。

比如不列顛群島,從大約7500年前從歐洲大陸上分離出來開始,就一直是移民的家園。

在1066年法蘭西人成為那一片土地的主人之前,那裡就曾經被維京人、盎格魯人、撒克遜人、匈人以及其他幾十種更小的部落和族群入侵過。

甚至在那之前,羅馬人統治過那裡……而他們也是來自一個幅員遼闊的跨洲帝國,版圖一直延伸到非洲撒哈拉以南和中東。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是英國人的”曾是反移民示威的口號。

再早一點,大約4500年前,英國的土地上主要是農民。他們從歐洲穿過尼德蘭和東盎格利亞之間的那片土地移民而來。

在DNA證據上,我們認為他們可能是橄欖色皮膚,深色頭髮和棕色眼睛。

而在他們之前,又曾經有過狩獵採集者在這裡生活。他們的皮膚甚至更深色一些。

於是,當政黨甚至種族主義者說:“法國人的法國”或者“意大利人的意大利”,還說什麼“原住民”的時候……他們到底指的是誰?

迷思之四:祖先DNA測試證明100%的白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家譜和血統總是令我們著迷——而種族主義者更是如此。

像“風暴前線”(Stormfront)這樣的網站,最常見的訪客往往就是白人民族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和帶頭否認集中營歷史的反猶太組織成員,他們對於人口的基因構成無比著迷。

他們會用主流的遺傳系譜學,比如像祖先DNA測試等,來“證明”他們是100%的白人或者非猶太人。

然而,這種邏輯是有漏洞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你不會擁有所有祖先的基因。

DNA能夠告訴你關於家族歷史一些有趣的事——而且它對於找尋失散的兄弟姐妹或者親生父母等近親家庭成員來說是非常有用的,但是除此之外,它的作用受到基礎生物學的很大限制。

隨著時間推移,後代會一點點地將自己祖先的DNA流散出去,然後經過世世代代,流失的部分就會積小成多。

七代人以前的祖先,只有一半人的DNA是保留在你現在保有的DNA當中。所以有可能,你在基因上與近至18世紀的真實的祖先是沒有關聯的。

“你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多元血統人類的後代,有些人你覺得自己認識,更多的人是你完全不了解的,”盧瑟福德博士說,“而你會與他們當中的很多人沒有任何有意義的基因關聯。”

迷思之五:黑人比白人更擅長奔跑

上一次有白人男性出現在奧運會100米短跑決賽當中,是1980年。

在那之後,黑人選手就統治了現代短跑項目。這更加加深了一個廣泛抱持的觀念,認為非洲裔的人類由於他們的基因構成,在這個項目上更有優勢。

“或許,人們可以用基因作依據,對種族和體育競技成績作出概率性的預測,”盧瑟福德博士說,“但是這種預測頂多只是一種弱聯繫。”

事實上,競技體育成績中的基因因素是極其複雜的。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盧瑟福德說,生理結構中有無盡的因素,包括心臟的大小,你吸收分解氧氣的效率,還有肌肉恢復能力等等。

而這些是人們相對了解得較多的受到基因影響的現象。但是,還有其他的生理特徵是人們還不那麼了解的(比如柔韌性和協調性)。

在此之上,還有心理學上的維度:比如決心、集中力,和冒險傾向等等。

我們知道,那些擅長爆發力運動項目的人,往往有更高比例的快縮肌(fast-twitch)細胞,它們對能量的分解更快。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影響這部分的基因叫做ACTN3。

研究顯示,在力量項目上的頂尖運動員更大機會是有R型的ACTN3細胞。這一研究表示,這種基因在非裔美國人身人出現的比例(96%)高於美國白人(80%)。

這在講求爆發力的運動項目中,在整個人口結構上給了非裔美國人微弱的優勢——但是它完全不能夠解釋,非裔美國人短跑選手和白人選手之間在數量上的差距。

如果只是算這一項基因,你大概應該會看到,每六個頂尖黑人跑手就會對應有五個白人選手。

盧瑟福德說,這是一個簡單化的分析,但仍然是一個好例子,來說明在體育當中,基因與種族刻板印象並不一致。

本文改編自亞當·盧瑟福德博士(Dr Adam Rutherford)主持的BBC電台節目如何駁斥種族主義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