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若在美國擴散,全球經濟將受到怎樣衝擊 – BBC News 中文


金融市場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美國是否會是下一個意大利?”這個問題伴隨著對全球經濟的憂慮。

3月1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從周五起30天,美國禁止除英國以外的歐洲申根國家旅客入境美國,以抗擊疫情。在美國本土,確診病例超過1000例,而且廣泛散播在全美37個州。

另一個發達國家意大利,確診病例已超12000人,死亡827人,稱為中國以外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意大利不得不把“封城”的決定擴展到全國。

對於經濟而言,疫情本身的衝擊,主要是來自抗疫所採取的隔離和封鎖措施,將大規模阻斷人員交流,大型活動和消費行為也因此急劇下滑。

美國聯邦政府面臨的指責與中國在疫情初期相似——沒有充分透明地公佈疫情數據,沒有採取果斷有效的阻斷措施。

《紐約時報》稱,在爆發初期、疫情相對容易控制的階段,聯邦政府屢屢錯失進行更大範圍測試的機會,危機在不知不覺中急劇惡化,全國各地的地方官員卻只能盲目應對。該報導援引西雅圖一位傳染專家稱,“它已無處不在”。

V形、U形,還是L形衰退

疫情在美國蔓延,對經濟而言“雪上加霜”,2019年各種經濟衰退的信號已開始閃爍。 2020年初時,經濟學家討論的問題是美國經濟“會不會進入衰退”;隨著疫情逐步蔓延,討論變成美國經濟“會迎來什麼樣衰退”。

美國銀行證券美國經濟部門負責人邁耶(Michelle Meyer)稱,疫情已經蔓延至中國以外地區,之前樂觀預期美國經濟會“V形”復甦,現在看起來可能性下降。

邁耶稱,現在的預計是“U形”衰退,相比之下衰退的底部很低——這種情形下,消費者支出將受到影響,企業投資將被推遲,整體經濟活動將因疫情而受阻。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在白宮發表全國演說,批評歐洲面對“外國病毒”反應不夠快。

但這並不是最糟糕的情況,如果疫情繼續大範圍擴散,達到甚至超過意大利的情況。美國勢必採取更多封鎖和隔離舉措。

邁耶分析,美國經濟可能面臨長期停滯。這可能導緻美國經濟更偏向出現“L形”復甦,即美國需要更多時間才能恢復元氣。

目前而言,對疫情的糟糕預判主要體現在股市上,美國在經歷了2008年以來最慘跌幅的一周,由迎來史上第二次跌幅觸發熔斷的“黑色星期一”。

即便如此,有金融人士還是認為不能與金融危機相提並論。花旗集團首席執行官高沛德(Michael Corbat)稱,“這不是金融危機。銀行和金融系統狀況良好,我們準備提供幫助。”高沛德稱打算向小型企業放款,並支持消費者客戶。

對世界經濟的影響

“世界工廠”中國出現疫情帶來的生產和消費停滯,已經讓全球供應鏈感受到一撥寒意。美國陷入同樣情形,帶來的影響可能更廣泛和深刻。

疫情最直接的影響是打擊消費者信心,而美國是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需求疲軟將直接導致主要貿易夥伴中國、加拿大、墨西哥、日本、德國等出口受到拖累。

而美國對世界經濟的重要意義,不僅僅在於它是全球最大的經濟體,也在於它在全球經濟中不可替代的地位。

二戰之後國際上逐步建立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各國都把美元作為儲備貨幣,在本國貨幣波動時可以動用儲備的美元買入或賣出本國貨幣來穩定匯率。一些經濟體甚至放棄貨幣政策的獨立性,與美元掛鉤,比如香港的匯率聯繫制度,與美元嚴格維持1:7.8的固定匯率。

美元還是國際貿易的主要結算貨幣,大宗商品的定價貨幣。整個全球化進程中建立起來的國際貿易體系中,美元占據著無可替代的位置。

而在金融市場,長期以來,美國國債市場是全球最大、流動性最強的安全資產池。包括中國在內,大部分國家會把外匯資金投入美國債券市場,以保值和增值。中國目前持有的美國債券達到一萬億美元。

由於美國經濟以及美元在全球的地位,如果經濟發生地震,將如海嘯般穿越大西洋和太平洋,衝擊全球各個角落。

比較遠的例子是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深刻地影響了全球經濟,因此也被稱為“金融海嘯”。

比較近的例子是,由於2008年金融危機,很多新興國家趁美元貶值,大舉借債。因此,2015年後美聯儲持續加息,美元不斷升值,這些國家在償還以美元計價的外債,無力負擔。 2018年這一危機集中爆發,阿根廷、土耳其、巴西等國貨幣暴跌,伴隨而來的是嚴重通貨膨脹,每月物價漲幅都達到兩位數。

美國的應對措施

疫情先發的亞洲經濟體紛紛推出大規模財政支持,美國也開始逐步開展經濟上的應對措施。

特朗普週三提出刺激方案,其中包括可能的賦稅減免、帶薪家庭照顧假以及小型企業援助。其中部分計劃將需國會批准。 “我們將為小企業做很多額外的工作,增加數十億美元,並發放大量小企業貸款。”

姆努欽示,希望在未來兩天內與國會達成初步一致,推出第一輪刺激計劃,在本週出台旨在幫助受新冠疫情影響的中小企業緊急援助計劃。

不過,在頗為分裂的美國國會,能否通過政府刺激方案存在不確定性。週三美股重現拋售的壓力,道瓊斯工業指數收跌5.86%,自金融危機以來首次確認進入熊市區域。

姆努欽補充,他認為沒有必要干預金融市場。因為,美聯儲已經採取了重大行動,向市場注入了大量流動性。

他指的是美聯儲的“緊急降息”。但是卻造成在股市上“適得其反”的現象,股指大跌,因為市場把緊急降息看作事態嚴重的信號。

但在新冠疫情衝擊下,降息也好,財政救助也好,並非特效藥。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就表示,央行無法修復中斷的全球供應鏈,也無法說服人們坐飛機、參加會議甚至上學,因為有的地方政府或公司會禁止這些活動。

疫情真正平息,或許才是經濟活動修復的開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