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香港示威:被“裝修”過的城市,傷痕累累的“東方之珠”


香港演藝學院附近人行天橋(3/1/2020)
被裝上鐵絲網的都是橫跨幹道的人行橋。 ©BBC News Chinese

2020年來臨之際,香港特區政府路政部門在多條人行橋安裝鐵絲網,成為“反送中”示威衍生出的一道另類“風景線”。

因反對政府推動《逃犯條例》修訂爆發的抗議示威活動至星期四(1月9日)已整整七個月。從上百萬人的反政府遊行示威, 警察和抗議者之間的不斷升級的暴力衝突和黑衣人的破壞活動,這一切不僅讓整個香港社會越加分裂對立,經濟負增長,也致香港這顆“東方之珠”傷痕累累。

針對政府對“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訴求表達無動於衷,“勇武派”訴諸暴力,採取針對公共設施和親北京的商家的“裝修”(打砸破壞)行為,讓許多商店、鐵路和基礎設施面目全非。為了阻止示威者的破壞和與警察的暴力對抗,政府部門和商家採取加固措施。

從“鳥籠”人行天橋,加固鐵皮門窗到沒來得及修復的交通燈都在提醒人們過去七個月香港所經歷的一切。

  • 香港抗議:藝術如何成為一種武器
  • 香港元旦:節日氣氛沒了,暴力衝突再起,和平遊行被腰斬
  • 聖誕節多處商場區域烽煙四起
  • 香港抗議:政治立場主導,消費分黃藍
  • 抗議者的“裝修”和人人自危的“親中”企業

籠子裡的人行天橋

橫跨主要幹道的人行橋——香港慣稱行人天橋——常被“勇武派”示威者用來堆放雜物堵路,或者在此向警察投擲汽油彈或磚塊。法新社也曾拍得有防暴警察涉嫌從人行橋向示威者扔垃圾桶的鏡頭,警方聲稱將予徹查

大約在2019年聖誕節前後,路政署開始給主要天橋加裝鐵絲網。

香港金鐘中信大廈人行橋上的鐵絲網(3/1/2020)
俗稱中信橋的人行橋連接港鐵金鐘站與特區政府總部、立法會等重要建築,其正下方是自從2014年“雨傘運動”以來多次在示威中被堵的夏愨道。 ©BBC News Chinese
香港金鐘中信大廈人行橋上的鐵絲網(3/1/2020)
一些上班族受訪時稱,圍網給人坐牢的感覺,給人帶來絕望感。 ©BBC News Chinese
香港金鐘中信大廈人行橋上的鐵絲網(3/1/2020)
香港報章引述民主派區議員稱,他們擔憂這些鐵籠人行橋一旦發生火警,圍網將妨礙逃生與救援,危害行人安全。 ©BBC News Chinese

負責管理道路基建的路政署答复香港媒體稱,路政署“因應相關部門要求”,在部分人行橋安裝了這些圍網,“以防止有人向附近道路拋擲雜物”。香港《蘋果日報》稱路政署是應警方的要求執行此工程,但警方否認。

12月29日,香港警察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在警方新聞發布會上說:“我相信不同(政府)部門,不同單位的人,看到過去有不同的人從人行橋上往街道扔東西,甚至於有人可能害怕被抓捕而跳橋,我相信這是個好的安全措施。”

除了政府總部至灣仔一段夏愨道、告示打道是“兵家必爭之地”外,在維多利亞港彼岸的紅磡海底隧道九龍入口,兩條橫跨隧道收費站的人行橋同樣被鐵絲圍網包圍。

2019年11月17日至29日,香港理工大學發生示威者據守事件,警察包圍校園。期間一些示威者縱火焚燒隧道收費站和收費站上方連接理大本部與港鐵紅磡站的兩條人行橋。

香港理工大學南側橫跨紅磡海底隧道收費站的人行橋(3/1/2020)
光是鐵絲網似乎還有不足,香港理工大學南側人行橋上還擺放了塑料圍板。 ©BBC News Chinese

同樣屬於道路設施,一些交通燈控制箱最近也被罩了起來。

香港新界沙田鄉事會路與源禾路交界被圍封的交通燈控制箱(6/1/2020)
新界沙田鄉事會路與源禾路交界被圍封的交通燈控制箱。這裡距離沙田新城市廣場、沙田大會堂等地標不遠,防暴警察曾多次在此與“勇武派”交鋒。 ©BBC News Chinese
香港新界沙田鄉事會路與源禾路交界被圍封的交通燈控制箱(6/1/2020)
每個加固螺釘都包上了類似砂漿或泥膠以防破壞。 ©BBC News Chinese
香港新界沙田鄉事會路與源禾路交界一組被砸的交通燈(6/1/2020)
現場仍有被砸壞的交通燈等待維修。 ©BBC News Chinese
香港九龍旺角通菜街與旺角道交界被圍封的交通燈控制箱(6/1/2020)
同樣的“鐵籠”交通燈控制箱也出現在九龍旺角通菜街北段“金魚街”之上。這裡距離旺角警署不遠,防暴警察與示威者之間的追逐戰曾數次在此上演。 ©BBC News Chinese

不再開放的香港高校?

隨著聖誕節與新年假期結束,香港各大高校陸續復課,經歷了13天圍城的理工大學也局部重開校園。曾經包圍校園的警察防線與示威者路障被校方所架設的高達2米的塑料工地圍板替代。

  • 理大“圍城”解除封鎖 一文看懂13天裡發生了什麼
  • 採訪手記:近觀香港理工大學校園留守者
香港理工大學南面正門的圍板(3/1/2020)
©BBC News Chinese
香港理工大學南面正門的圍板(3/1/2020)
©BBC News Chinese

有理大安保人員看守特定進出口,看到進出人員身上掛有教職員或學生證件才予放行,不過師生通行尚算暢順。

然而,香港媒體指出,圍板以內,理大實際上已在安裝像地鐵站檢票閘機一樣的閘門,而且正在採取類近措施的高校也不止一家

香港理工大學南面正門的臨時檢查站(3/1/2020)
©BBC News Chinese

“理大圍城”之前,香港中文大學也發生過警察與示威者間激烈衝突。寒假復課之際,他們的本部校園也實施了額外進出檢查與訪客登記措施。

香港中文大學港鐵大學站入口之校方檢查站(6/1/2020)
©BBC News Chinese
香港中文大學港鐵大學站入口之校方檢查站(6/1/2020)
©BBC News Chinese

雖然位於新界沙田馬料水的港中大本部未見額外圍封,但這座校園本來就身處於山谷之中,加上山下的港鐵大學站在衝突中也遭破壞,不少地方尚待維修而封起了圍板,變相讓自成一角的港中大校園更加自成一角。

中大校內衝突痕跡最明顯的,要算橫跨吐露港公路的二號橋。目前該橋仍處於徹底封閉的狀態,橋的兩端均堆滿大型混凝土塊。

從香港科學園一側眺望封閉中的香港中文大學二號橋(6/1/2020)
從香港科學園一側眺望封閉中的香港中文大學二號橋。 ©BBC News Chinese
從香港科學園一側眺望封閉中的香港中文大學二號橋(6/1/2020)
港衝突期間被示威者放火焚毀的小型客貨車殘骸仍在二號橋香港科學園入口一側。 ©BBC News Chinese
從香港科學園一側眺望封閉中的香港中文大學二號橋(6/1/2020)
©BBC News Chinese

在這些圍欄、圍網與臨時檢查下,似乎短期內香港高校校園要暫別自由開放的一面。

  • 台灣留學生回憶撤離港中大“蠻像逃難”
  • 北京任命“鷹派”港中大校友為特區警隊新“一哥”
  • 香港示威:中文大學宣布提前放假
  • 香港示威:抗議者的武器與策略

因“黨鐵”之名受難的港鐵

在“反送中”示威的頭三個月,港鐵是被中共《人民日報》公開指控為“暴徒”提供免費專列的公營企業。此後,港鐵被指為了討好北京,關閉某些車站以配合警方行動。因此被稱為“黨鐵”,遭到大範圍破壞。

其中,受港中大衝突波及的港鐵大學站,是港鐵口中受損程度最為嚴重的一座車站,所需修復規模“近乎重建”。

  • 香港抗議者攻擊地鐵站的背後
  • 香港“不合作運動”在爭議中進行
港鐵大學站東側進站口(6/1/2020)
港鐵於12月21日重開大學站,但站內外仍有不少地方被鋼板圍封。 ©BBC News Chinese
一對情侶走過港中大通往港鐵大學站東進站口通道(6/1/2020)
©BBC News Chinese
港鐵大學站西側港中大內的一面海報(6/1/2020)
©BBC News Chinese

在“鐵籠”包圍下繼續運營的還有旺角站。

港鐵旺角站A1出入口(3/1/2020)
港鐵旺角站A1出入口,本有一座升降機來往地面與地下檢票大廳,但電梯槽的玻璃幕牆被砸毀,結果整座被銀色鋼板圍封維修。 ©BBC News Chinese
港鐵旺角站D1出入口(3/1/2020)
旺角站D1出入口同樣被砸毀玻璃牆,因而封上了鋼板。 ©BBC News Chinese

港鐵12月5日向港交所提交公告稱,示威者破壞等對2019財年造成至少16億港元(2.06億美元;1.5億英鎊)損失;2019年7月至11月乘客量比2018年同期下跌14.2%,即減少1.23億人次。

被“裝修“的商家”照常營業”

自“裝修”浪潮出現以來,飲食業巨頭美心集團可謂首當其衝。這源於去年9月,美心集團聯合創辦人伍沾德長女伍淑清與澳門賭業女商人何超瓊,率領香港各界婦女聯合協進會代表團到日內瓦出席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發表“年輕人被煽動從事犯罪活動”等言論。

以美心品牌經營的麵包餅店與快餐店常見於港鐵車站內,在港中大與港鐵大學站衝突中,美心也是被“裝修”的商店。

港鐵大學站站舍內的美心MX快餐與美心西餅(6/1/2020)
位於港鐵大學站的美心西餅(左後方放有鐵欄處)仍處於停業狀態,但旁邊的快餐店則繼續營業。 ©BBC News Chinese
港鐵大學站站舍內的美心MX快餐與美心西餅(6/1/2020)
©BBC News Chinese
港鐵大學站站舍內的美心MX快餐與美心西餅(6/1/2020)
本來是看著窗外的風景用餐,現在變成了面壁用餐。 ©BBC News Chinese

美心集團曾發表聲明,表明伍淑清與美心日常運營無關,但香港知名獨立股票評論人士David Webb指出,身兼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的伍淑清每年都獲得可觀的美心股份利息。

由美心持有香港特許經營權的一些外國品牌也受牽連,這包括美國咖啡連鎖店星巴克。

香港天后一家星巴克咖啡(3/1/2020)
這家靠近維多利亞公園的星巴克把門面都圍上圍板。 ©BBC News Chinese
香港天后一家星巴克咖啡(3/1/2020)
©BBC News Chinese

因遭受或擔心受到破壞,不少來自中國大陸的企業也把自己包裹得密不透風。

灣仔軒尼詩道香港中國旅行社分行(5/1/2020)
灣仔軒尼詩道上的這家香港中國旅行社分行完全遮擋掉櫥窗。它還身兼長途客車站。 ©BBC News Chinese
香港中國旅行社沙田證件服務中心(6/1/2020)
港中旅的一些分行還不單純是旅行社——它一直受中國公安部委託,在香港擔任居民往返大陸證件代辦機構。 ©BBC News Chinese
香港中國旅行社沙田證件服務中心(6/1/2020)
沙田這家港中旅辦證中心在鋼鐵圍板上貼著“暫停營業”字條,但裡面的辦證大廳其實運作如常。 ©BBC News Chinese
香港新界上水一家中國建設銀行分行(6/1/2020)
最近建設銀行在香港都長這樣。 ©BBC News Chinese
香港軒尼詩道上的一家工銀亞洲分行(3/1/2020)
這是一家工銀亞洲分行。 ©BBC News Chinese

因為“星火同盟洗錢案”,英資匯豐銀行最近也成為“裝修”目標。

香港九龍旺角匯豐銀行分行(3/1/2020)
位於九龍旺角彌敦道上的匯豐分行在平安夜遭縱火,成為首家被“裝修”之分行。這家分行近日已重開。 ©BBC News Chinese

匯豐最初對旺角分行的情況“深表遺憾”,並嘗試解釋銀行在“星火同盟洗錢案”之立場。但隨著總行於元旦日遇襲,鎮店銅獅子史提芬和施迪被焚,匯豐改變語氣,“強烈譴責”示威者的“不當及無理行為”。

香港中環匯豐銀行總行德輔道中一側遭縱火的銅獅子被圍板圍封(3/1/2020)
2020年元旦日,示威者對匯豐銀行總行門外的一對銅獅子縱火。目前銅獅子從頭到腳被這木箱包裹。 ©BBC News Chinese
香港中環匯豐銀行總行德輔道中一側遭縱火的銅獅子被圍板圍封(3/1/2020)
這次行動招來部分“和理非”質疑,銅獅子不單純是匯豐銀行的一部分,而是香港人共有的歷史文物,不該被“裝修”。 ©BBC News Chinese
香港中環匯豐銀行總行德輔道中一側落下閘門(3/1/2020)
匯豐總行地面本來是個開放的廣場,但自示威爆發以來,已有一段時間落下了少有啟用的閘門,只留下幾個門廊供公眾通行。 ©BBC News Chinese

上鎖的旗桿到水馬裡的政府大樓

“反送中”示威爆發以來,發生了多次示威者把中國國旗與香港特區區旗扯下並污損事件。 12月22日,民間團體在中環愛丁堡廣場集會關注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之人權問題,期間有示威者把香港大會堂外之中國國旗扯下,引發又一場防暴警察與示威者衝突。大會堂主管部門繼而把旗桿上鎖。

香港大會堂外上鎖之旗桿(3/1/2020)
中環大會堂外的旗桿每日例行升降中國國旗與香港區旗。 ©BBC News Chinese
香港大會堂外上鎖之旗桿(3/1/2020)
被視為中國官方在港代表報章的《文匯報》稱,此舉旨在防止“黑暴勢力”與“黑衣魔”再次把國旗扯下,“侮辱國家尊嚴”。 ©BBC News Chinese
香港大會堂外之旗桿(3/1/2020)
今天,香港官方升旗禮在金紫荊廣場舉行,然而大會堂外之愛丁堡廣場於未填海前,是英屬殖民地時代許多官方迎接儀式之場地,因此這對旗桿有其特殊之政治歷史意義。 ©BBC News Chinese

自示威爆發之初,香港多座警署都加上了額外的水馬防線。示威者朝警署投擲汽油彈或堆放雜物縱火之事也有發生。

香港九龍旺角警署外之水馬(3/1/2020)
旺角警署早於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就已多次發生警民衝突。五年過後,警方擺出這些2米高水馬防守。 ©BBC News Chinese
香港九龍旺角警署外之水馬(3/1/2020)
水馬包圍警署正門,兩端的小門平日開放予市民通過。 ©BBC News Chinese
香港警察總部外之水馬陣(3/1/2020)
灣仔香港警察總部外之圍封情況也不遑多樣。 ©BBC News Chinese
香港警察總部外之水馬陣(3/1/2020)
©BBC News Chinese

除了警方據點,特區政府總部也已經被圍封一段時間。

從紅棉路口眺望香港政府總部西翼外之水馬陣(3/1/2020)
位於政府總部西側,介於行政長官辦公室大樓與中國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之間的添華道已封閉多時。 ©BBC News Chinese
從添華道南側窺看封鎖線內香港政府總部西翼外之狀況(3/1/2020)
封鎖線內除了政府總部保安員,還有防暴警察值班守衛。政府總部西翼與行政長官辦公室兩座辦公樓的鐵欄外還圍上了另一層水馬。 ©BBC News Chinese
香港政府總部東翼連接中信橋處之水馬陣閘口(3/1/2020)
進出政府總部同樣得通過水馬陣的小門。 ©BBC News Chinese

衝突七個月後,特區政府與警方響應北京“止暴制亂”方針,加強宣傳攻勢,要求市民“與暴力割席”,不要美化破壞行為。但也有媒體民調指出民憤未息,至少13%受訪者願意參與“裝修”。

如此,這些牢籠也許會演變成香港的新常態。

攝影:葉靖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