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肺炎疫情:油價股價暴跌背後的全球三大經濟衰退因素 – BBC News 中文


NYSE trader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又一個日子被用“黑色”命名,3月9日被稱為“黑色星期一”似乎一點也不為過。

因為時區差異,亞洲先開啟這一天,油價跳水,幅度達到1991年海灣戰爭之最,不少分析師直呼瘋狂。美國開啟這一天后,標普500指數跌幅跌幅達7%,觸發熔斷。

這是歷史上第二次觸發熔斷,上一次已是23年前,而這期間美國股市還經歷了2008年的金融海嘯。

此次暴跌中創下的歷史之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熔斷15分鐘後,美股繼續交易,當日三大股指跌幅均超過7%——道瓊斯指數收跌逾2000點,跌幅7.79%;標普500收跌225.81點,跌幅7.6%;納斯達克綜合指數收跌624.94點,跌幅7.29%。

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在中國早已顯現,彼時中國病例增速高峰,但全球市場反應並不強烈,而是將其視為中國區域性的問題。隨著疫情在全球擴散,對經濟的打擊也開始被市場重估。

一系列數字都在揭示一個邁向衰退的趨勢——石油、美股等風險資產,以“跳水”和“雪崩”的姿態下跌;資金蜂擁湧向避險資產,美國國債收益率跌破1%,創下史上最低,黃金價格則不斷走高。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路透社一項調查預估,中國一季度經濟增速將從6%降至3.5%。往年中國經濟貢獻全球經濟增長的近30%,毫不誇張地說,中國經濟失速必將導致世界經濟失速。

如果這種失速哪怕只有0.4個百分點,全球經濟也會陷入衰退。因為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2.9%,而在世界貨幣基金組織(IMF)的定義中,經濟增速低於2.5%,就算衰退。

經合組織(OECD)最新的估計,今年全球經濟增速甚至可能降低至1.5%。

全球經濟早已進入下行區間,2019年衰退的信號不斷出現,此時出現新冠疫情,如臨門一腳,加速了下行的趨勢。

三大負面要素集齊

回顧歷史上的經濟衰退,大多由供給衝擊、需求衝擊和金融衝擊三者之一引發。

在供給衝擊下的衰退,比如1980年代的第二次石油危機,兩伊戰爭導致石油產量下滑,油價飆升,西方工業國的生產成本上升,產品供給出現危機,引發通貨膨脹,失業率走高,整個經濟走向衰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日本淺草寺遊客稀少。

需求衝擊下的衰退,比如2001年,“911”事件等因素打擊了美國消費者和企業的信心,導致消費和投資緊縮。需求減少,導致企業產品滯銷,只好進一步縮減開支,甚至辭退員工,經濟進入惡性循環。

最近的一次全球性危機發生在2008年,金融衝擊導致股市暴跌,投資銀行倒閉,傳導至各行各業。

然而,在新冠疫情的衝擊下,全球經濟開始同時經歷上述三種衝擊。

疫情爆發後,中國先“封城”,再“封省”,湖北之外雖沒有被封,大部分老百姓也足不出戶,不再逛街、聚餐、旅遊、看電影。

這個與美國經濟總量不相上下的超級消費大國,開始感受到巨大的需求衝擊。

熱鬧的春節消費季,有的如電影業一般,被直接清零;有的如汽車銷量遭重創,2月上半月同比下降92%。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空無一人的店鋪,傷害的不僅是企業,還有就業。西貝莜面村在中國400多家門店,停工不到一個月,就出現危機,由於每月工資開銷達1.56億元,如果三個月疫情還不過去,現金流就要斷裂,2萬多個工作機會也將隨即消失。

隨著疫情擴散至海外,這種需求衝擊也開始擴散。

“有個第二輪效應,疫情中國以外蔓延,對全球需求的影響可能更大,”投行Pantheon首席亞洲經濟學家比米甚(Freya Beamish)表示,“對市場的影響,將轉化為發達國家民間消費增長減弱。”

在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大規模發生的疫情還帶來“供給衝擊”,痛感一樣真切。春節後,由於擔心工人密集的車間成為疫情擴散的溫床,中國各地複工日期一推再推。

肺炎疫情:油價股價暴跌背後的全球三大經濟衰退因素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新冠肺炎疫情下,南非大西洋海岸漁民空有滿船龍蝦,卻沒有中國買家採購。

這種效應如多米諾骨牌一樣,通過產業鏈傳導,越複雜、技術含量越高的產品,受到的影響越大。

iPhone手機幾乎首當其衝。行業分析師郭明錤稱,疫情影響了上游供應鏈的複工,iPhone生產陷入了困境,供應鏈可能要到今年第二季度才能完全恢復。

再加上全球股市的歷史性暴跌,導致經濟衰退的三個要素在這場疫情中同時發生。

分析師稱其為“一場完美風暴”,這個概念在英文中指一系列因素罕見組合在一起,使事件嚴重性極具升高。

“疫情在美國會蔓延成什麼樣,已帶來很多不確定性,上面再加一層油價暴跌。第三件事就是金融不穩定,收益率極快速地大幅下滑。”Independent Advisors Alliance首席投資官扎卡雷利(Chris Zaccarelli)稱。

應對眼前的衰退,全球各國開啟了降息週期,美聯儲更是出重手進行“緊急降息”。然而降息後,利率僅剩1.0-1.25%,很快就要到降無可降的地步。日歐等主要經濟體無一不如此,政府逆週期財政政策的工具箱,似乎已空空如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