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庭堅家中有老鼠,便寫下首趣詩向朋友要只貓,短短几句可愛到爆


黃庭堅家中有老鼠,便寫下首趣詩向朋友要只貓,短短几句可愛到爆

2021-01-08 美詩美文

在「蘇門四學士」中,黃庭堅不是寫詞最好的一個,畢竟有「山抹微雲君」秦少游在,但黃庭堅確是最像蘇軾的一個。蘇軾因「烏台詩案」被貶,四學士也跟著遭遇仕途坎坷。爲此秦觀鬱鬱寡歡了一生,晁補之只能縱情山水,張耒在落寞中度過餘生,只有這黃庭堅和蘇軾一樣,越挫越勇,將一盤爛棋下得漂亮!

黃庭堅生平有幾大愛好:酒、書、畫、詩詞。詩詞就不必多說了,一代詩宗;酒也莫提了,戒了半輩子也不見他真的成功;畫就價值連城了,一幅遺作拍出了天價。本期小編再給他的愛好里加上一樣:小貓。

在本期的這首詩中,黃庭堅聽說朋友家生了只小貓,又想起自家老鼠成患,便寫了首詩親自向對方討要只小貓來,短短几句可愛到爆,也讓我們感受到宋代文人別樣的風貌。讓我們一起來品一品這首《乞貓》。

《乞貓》北宋.黃庭堅夜來鼠輩欺貓死,窺甕翻盤攪夜眠。聞道狸奴將數子,買魚穿柳聘銜蟬。

這是一首七言絕句,詩名有一個「乞」字,就已然十分有趣了。詩的第一句「夜來鼠輩欺貓死」道明自己向對方要貓的原因,自己家的貓死了,惹得那些鼠輩都來欺負他。第二句「窺甕翻盤攪夜眠」是老鼠的囂張,它們夜裡窺甕翻盤,惹得詩人睡不著覺。

詩人用「欺」、「窺」、「翻」、「攪」一系列動作上,將老鼠的可惡,自己的可憐寫得淋漓盡致。當年劉禹錫曾寫過一首《聚蚊謠》,詩豪被蚊子逼躲進蚊帳中,無奈地寫道「我軀七尺爾如芒,我孤爾衆能我傷」,讓人是又心疼又想笑。劉禹錫玩不過蚊子,但黃庭堅卻玩得過老鼠,因爲朋友家要新生只小貓了。

三、四兩句「聞道狸奴將數子」是聽說對方家的母貓要產小貓了,於是便買上幾隻小魚,再用柳枝穿上,上朋友家去迎新貓了。同樣是敘事,用的是「聞」、「買」、「穿」、「聘」等4個動詞,將自己一片欣喜寫盡。在這4個動詞中,一個「聘」字令人眼前一亮,詩人對這隻剛生的小貓委以重任,聘其擔任除鼠官一職,而這穿柳的魚兒就是它的工資了。

後來朋友真的送了他只小貓,而這隻貓也當真沒讓他失望,沒多久後家裡就沒了老鼠。黃庭堅一高興,又揮筆寫下了首詩:

養得狸奴立戰功,將軍細柳有家風。一簞未厭魚餐薄,四壁當令鼠穴空

在這首詩中,詩人將立功的貓兒比作將軍,這將軍如西漢的周亞夫一樣,治軍嚴明,頗有大將之風,而且從來不嫌給它的魚肉太少不夠吃。捕鼠本是貓的天性,但在詩人眼中,這卻是大將風範,這是只天上有地下無的「講究貓」!

這首詩作於黃庭堅35歲時,當年的12月他就因「烏台詩案」受牽連,而後一貶再貶。但他卻從未改豁達幽默之本色,這是他留給後世寶貴的精神財富。當年蘇軾稱他是「超軼絕塵 ,獨立萬物之表」,所言非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