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熱門新聞

武漢肺炎:“一罩難求”下中國多省相互攔截防疫物資 – BBC News 中文


北京戴口罩的路人(資料照片)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在中國,北京似乎一向擁有著對地方事務一錘定音的權力,但在武漢疫情持續蔓延的情況下,地方政府間展開了一場意外的物資爭奪戰。

湖北的黃石市和重慶市在本週指責雲南省大理市,攔截了本屬於他們的數百箱口罩。在周四(2月6日),雲南蒙自市也被指扣押了廣西柳城縣的大量口罩。

相互攔截防疫物資

此外,一張在互聯網上廣為流傳的文件顯示,山東青島市指責遼寧的瀋陽海關扣押了其大量口罩,並揚言“報復”。官方後來回應稱,文件“僅是草稿”,並未施行。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已在中國導致3萬人感染,超過700人死亡。目前,疫情已蔓延到中國的所有省份,這讓口罩、防護服等醫療物資緊缺的情況繼續加劇,求助信息此起彼伏。

週三(2月5日),一張標題為《關於商請放行暫扣物資的函》的公文在中國社交媒體上流傳。這份文件由重慶市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寫給大理市衛生局。文件稱,重慶市政府委託供應商在境外購買的一批口罩在快遞運輸過程中被大理市衛生局扣押,希望後者予以放行。

不久後,有網友披露了大理市衛生局此前發布的《應急處置徵用通知書》。這份落款日期為2月2日的文件說,鑑於當地疫情防控物資極度短缺,決定對雲南瑞麗發往重慶市的9件口罩“依法實施緊急徵用”。

根據中國的快遞慣例,具有相同運輸單號的物品被歸為一件。中國媒體報導稱,這批口罩實際有近600箱,數十萬隻。

“你單位應當在收到補償通知之日起1年內,向我局書面提出應急補償申請,”這份通知書下方寫道。

強行的徵用迅速點燃了大量重慶民眾和普通網友的憤怒。在微博上,網友們創建了#大理請把口罩還給重慶#的話題,並迅速登上了熱搜榜。

“我們國家進入軍閥割據時代了嗎?重慶的感染人數比大理多得多,這是明搶啊!”一名微博網友評論道。

網友們還紛紛留言“至死不渝”(注:渝是重慶簡稱)、“心安理得”等成語進行隱晦地諷刺。

武漢肺炎:“一罩難求”下中國多省相互攔截防疫物資 - BBC News 中文 1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武漢疫情持續:香港市面“一罩難求”

很快,人們發現被大理市扣下的口罩並不僅限是發往重慶市,還有湖北黃石、四川成都、浙江慈溪等地。其中,黃石市距離此次疫情的中心武漢不足100公里,確診患者超過600人,而大理市目前有7名確診者。

通報批評

大理市衛生局最初回應中國媒體稱,這批口罩“已經被送往一線了”,但網友們卻在官網上發現,該部門將3萬個口罩分發給了該市的房地產業協會。

在輿論壓力下,雲南省政府週四(2月6日)對大理市政府和大理市衛生健康局進行通報批評,指其“嚴重影響了兄弟省市人民的感情”,責令立即返還被徵用的物資。大理市長也在同日公開道歉。

大理和重慶的糾紛看似已告一段落,但近期中國地方政府“扣押”異地口罩的現象並非個案。

例如在同一日,一紙加蓋山東省青島市發改委公章的紅頭文件也引發軒然大波。文件中聲稱,青島10萬隻口罩被遼寧省瀋陽市的海關暫扣後,將“按照對等原則”,通過海關扣留瀋陽從韓國採購的口罩。

不過當晚,青島市回應稱文件只是草稿,並未執行。

在另一起獨立案件中,廣西自治區柳城縣購買的十餘萬隻口罩在雲南蒙自市被扣留。柳城縣的政府人員親自來到蒙自市公安局希望辦理對接手續,但被告知由於口罩“無正規手續”,需要作進一步調查。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國醫用防護用品生產企業趕製口罩等醫用產品。

深圳大學特聘教授、中國政治學者丁學良對BBC說,中國警方和市場管理部門對於跨境的貨物運輸進行扣留檢查並不罕見,但現在更多的原因是肆虐的疫情已讓一些地方進入了“準戰爭狀態”,重要物資已經不再是私人物品。

肆虐疫情下重要物資缺口大

中國工信部近期給出的數據顯示,中國口罩產能是每天2000萬個,目前產能恢復率60%左右。此外,各地政府和企業還在海外進行大肆進口,買空了包括英國、泰國、韓國等多個國家的口罩。

儘管如此,對於這個有著13億人口的國家,這些口罩仍然杯水車薪,甚至在疫情重災區湖北武漢的一些定點醫院也不得不多次發出求援信,號召社會向前線人員捐獻口罩等醫療物資。

在周四(2月6日)舉行的一次新聞發布會上,武漢官員表示,該市醫用N95口罩的日需求是11.9萬個,但缺口是5.68萬個,醫用防護服當日需求5.99萬件,缺口達到4.14萬件。

目前,中國大陸的31個省和直轄市已全部宣布了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一級響應。根據中國《突發事件應對法》規定,有關政府及部門為應對突發事件“可以徵用單位和個人的財產”,僅需在徵用後進行補償。

不過,也許是意識到地方相互爭奪會對整個國家造成更大損害,中國國務院近期強調,該法律並不適用於跨省的物資徵用,此類物資僅國家有權調配。

此外,在感染人數持續攀升的情況下,安徽、浙江、天津、深圳等地已陸續宣布對住宅小區實行封閉式管理,每戶家庭每兩天允許出入一次,一些地方還封閉和阻塞了國道和公路。

“疫情已經造成了全國性的危機,在這種情況下各地都會優先自保,已經顧不上平時表面的和諧了,”丁學良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