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飯男可怕嗎?不,軟飯硬吃的男人才可怕!


軟飯男可怕嗎?不,軟飯硬吃的男人才可怕!

2021-01-08 關注女性關注健康

前段時間的杭州碎屍案,一個各方麵條件都不如女方的男人最終把妻子碎屍後衝進了化糞池。作爲一個女人,這件案子對我的心靈衝擊巨大,讓我聯想到了一個詞——「軟飯硬吃」。

兩年前,單位里的和我關係很好的一個女同事離婚了。她從小人長得漂亮,娘家家庭條件也好。她從小都是大家羨慕的幸福女孩兒,直到結婚。

暫且叫這位同事爲小芳吧!叫她的前夫爲小勇。

小芳家庭條件不錯,家裡有個弟弟。小勇的家在農村,家庭條件在農村也僅僅算是一般。中專畢業後小勇託了一個親戚的關係在城裡的一家事業單位有了穩定工作。倆人在一次朋友聚會的時候認識並且有了來往。

小芳人長得漂亮,家世也好。但是小芳的父母並不盼著將女兒嫁給大富人家,因爲小芳單純,怕被欺負。小芳總是說父母讓她找小康家庭的男孩子。對於小勇的家世,小芳家裡原來是看不上的,不過看小芳同意,也就沒實心反對。

我們這裡女方即使家庭條件好,一般情況下也是需要男方提供房子,不過小芳的父親眼看著小勇實在沒有這個能力就把自己家的房子騰出來一套給了倆人做婚房。

按說女方付出了那麼多,小芳過得很有底氣才對,可沒想到事情遠不是這樣。

小勇的父母先是認爲親家過得比自己家物質豐富,他們認爲這對於已經聯姻的兩家人來說不合情理。他們跟小芳暗示結婚了就是一家人,應該過一樣的日子。小芳不理解公公婆婆的想法,但是也不知道怎麼辯解,總是稀里糊塗就糊弄過去幾句。

結婚沒多久,讓小芳最痛苦的狀況就出現了。本來就是貧家子弟的小勇越來越像公子哥,天天呼朋喚友、喝酒打牌,一副紈絝子弟的模樣。小勇的工資只有兩千多元,小芳一個月五六千元。小家庭的收入不高,在這種情況下,小芳節儉,小勇揮霍。

小芳的家庭在城裡有些關係,小勇在結婚後就在小芳親戚的幫助下升了一級,算是在小城裡有了一個小官職,可與此同時,小勇也越來越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沒過兩年,便讓小芳幫他繼續進步升官。小芳力不從心,雖說親戚有點勢力,但也只是個遠親。更何況小勇日日酗酒,甚至夜不歸宿。慢慢的小芳忍無可忍,對小勇冷眼相待,小勇卻屢教不改,我行我素。眼看兩人究竟能過到哪裡誰也說不了,可是即使兩人冷戰期間,小勇還是要求小芳找關係爲他升職。

兩人當時沒有離婚,小芳無奈只能求父親繼續爲丈夫的工作奔波。而那位遠方親戚卻早已煩不勝煩。

此前小芳的那位遠親欠小芳父親三十萬元,本來小芳父親想要催帳,可是因爲小勇的事情要求助別人,也就不便再提。

離婚的導火索終於來了。在這之前小勇已經許久夜不歸宿,小芳在工作之餘要照顧兩個孩子焦頭爛額。在一個周末兒子跟著小勇出去住賓館,回來後告訴小芳跟他們在一起吃飯的有之前兒子見過的一個女人,而這個女人小芳從來不曾見過,小芳內心一陣驚顫,當下便打電話找小勇詢問情況。

小勇接住電話告訴小芳她沒有權力過問。小芳說我們畢竟沒有離婚,爲什麼沒權力過問?小勇說到:那我們離婚吧!

小芳悲憤交加,立馬同意離婚。之後立馬告訴了父親和那個幫忙給小勇升職的遠親。

第二天,小勇小芳就協議離婚了。兩個孩子歸小芳撫養,小勇每個月給1000塊錢的撫養費。

可事情卻沒有結束,最近小勇又找上了小芳要求復婚,說是後悔了。小芳一開始並不同意復婚,可是架不住雙方父母苦口婆心的勸說,就說讓小勇先戒酒並且答應以後顧家,可以先回來住,結婚證以後再領。小勇搬回家後卻是一天酒也沒有戒,並且開始找茬小芳把倆人離婚的消息告訴了遠房親戚讓他沒有當上官。十天不到倆人又開始吵鬧不休。

然後小勇又跑出去住了。

就這樣小勇又在外面住了幾個月,聽說最近又要求回來復婚,只是估計還是會要求小芳找關係讓他當官。小芳現在仍然是猶豫不決,如果同意復婚,往後的日子難熬,如果不同意,看著兩個孩子沒有爸爸在身邊難免淒涼。

就這樣,吵吵鬧鬧、分分合合之間,小芳已經將近四十歲。當年的玫瑰花變成了狗尾草,小芳早已沒有了當年的風采。可是,即使過得再好,誰又能不老呢?如今小芳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對於很多條件不錯的女方家庭來說,找對象時是不怕男方「吃軟飯」的,只要女兒過得順心,倒貼又算得了什麼?可是有些男人吃軟飯,不僅要吃得舒心,還要吃得硬氣,軟飯要硬著吃,吃得久了,三觀扭曲,完全沒有道理可講。女方賠上金錢賠上青春的大有人在,甚至賠上性命的也屢見報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