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情書


絕情書

2021-02-21 齊帆齊微刊

日曆撕掉的是2017,看得見的是歲月的流逝。一年去了,一年又來,所有眉頭的欣喜,心頭的悲抑,少了又多了,多了又沒了,猶如穿堂之風,疾疾不肯停蹄。不論它從何處來,不論它往何處去,它不會成爲破碎的紙片,也不會化作舊時的氣息。

它只能由我自己親手,一點一點地摁下去,摁進深深的泥土裡,留待經年,腐爛成永遠不能翻開的記憶。

無論如何,我不允許,我不允許它們飄進你的夢裡,驚擾你的寧靜與一如繼往的美麗。

我與你,在2017的盡頭,努力揮起手,看著那天際最後一片殘雲,來不及沉沒進黑夜,便捂住各自的心事,愴然而去。

從此,明月設了限,清暉灑半邊。從此,清風拐了彎,不拂樑上燕。從此,一杯濁酒無人勸,醉臥花叢伴花眠,摧花,流涎,不要誰人管。

從此,不上層樓,不倚欄杆,看孤飛雁,隻影向天邊。從此,伴長河落日,看大漠孤煙,莫道圓不圓,無論偏不偏。

從此,溺水三千,一瓢也懶得端。從此,曾經滄海,何必刻意巫山。

從此,舉水不擊淮河岸,別山不再戀秦關。縱使山枯水寒,縱使山塌水淹,縱使楚人淚漫天,只在心裡邊,自怨嘆。

從此,一刀兩刀刀刀斷,一步兩步步步寬。

從此,不問新年,不提過往,不將舊事牽絆。

縱使總有許多不曾預料的別離,總有許多刻意歡喜掩飾不住的傷心,但再又與誰言?縱使總有許多決絕浸透留戀的鮮血,總有許多誹語在心頭翻轉,也只是瞞,瞞,瞞。

也許某一天,你我相逢於路上,已然成路人的彷徨。

你問我來自何方,我望向身後那道山樑。

你問我去向何方,我尋著飛鳥的翅膀。

你問我過得怎麼樣,我將頭髮揚了又揚。

你問我有沒有夢想,我的懷中沒有心愛的姑娘。

然後,一笑,擦肩而過,踩踏起一地的塵埃。不光你我,歲月也該忘記了,那個2017是如何悄無聲息,從人生中隱去。

別山舉水,簡書籤約作者。生於大別山,游於舉水河,用心寫字,以情動人。電子書《生命中不得不談的情》已在亞馬遜,豆瓣閱讀,多看閱讀上架,歡迎圍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