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寫作故事


我的寫作故事

2020-12-03 寫作者柳兮

作者:柳兮

(1)

經常有人加了微信之後問我,柳兮,你怎麼有那麼多東西要寫呢?我能說一大堆,但提起筆不知道寫什麼,讀書時我的作文就不好。

他們問我高質量輸出的祕訣。一時之間,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就先講了一個故事。

我出生在市郊的一個小村,從小就是乖乖女。雖然內心叛逆,天馬行空,表面卻很少忤逆長輩。我的小家很幸福,母親聰慧勤勞,父親內向敦厚。太爺爺太奶奶,還有爺爺,他們都是虔誠的基督徒,聖經是他們的枕邊書,耳濡目染之下,我也成了基督徒。

我不是無神論者,這種人自然就比大大咧咧的人敏感一些。

母親對我要求特別嚴格,她望女成鳳,希望我有一天能夠跳出農門。每天早上五六點鐘,我睡得正香,她就要我起牀。我說離上學時間還早,她說那也不行,你起牀背書。

她的口頭禪是「早起三光,晚起三慌。」就這樣,每天一大早,無論春夏秋冬,她在外面打掃庭院,我在屋內背書。

她不喜歡我在被窩看書,因爲那樣太舒服了,容易睡著。

我從小就不愛說話。因爲社交範圍窄,又不像別的小孩那樣貪玩,所以看書看電視就是我的日常。

我喜歡看古裝劇,對電視裡的古詩詞,好聽的人名,地名等特別喜歡,有時會拿個小本子記下來,不懂的回頭查字典。

看電視的時候,父母也經常問我,他們說的這句詩是什麼意思?也會考我片尾的演員名字怎麼讀。

我如果回答出來,他們就會很開心,如果回答不出來,他們就會告訴我怎麼讀。

我最喜歡過年,也最喜歡看別人家的春聯。我們村的春聯基本都是在一個集市買的,大同小異,所以在走親戚的時候,我特別喜歡看外村的春聯。

外婆家在別的鎮,在去她家的路上,我拿出特意準備的小本子,把喜歡的對聯抄下來。有時父親的四輪車開的快,我就讓他放慢速度。母親在旁邊念,我來記。

我收集了很多對聯,沒事的時候就打開看看。

我去同學家,他們家只要有不要的舊書,碰到喜歡的,我就會要來讀。

在翻書之前,我喜歡洗乾淨手再看,因爲那樣才不會弄髒頁面。

父母見我好學,只要買書就會全力支持。

他們讓我做家務,我只要說看書做作業就能逃過一劫。

從小我就不愛農活,在農忙時看父母那麼累,我很心痛。心想,我要好好努力,做自己喜歡的那種人,以後往家寄很多錢,讓他們不再這麼辛苦。

我不愛數學,自然成績也不好。晚上,父母坐在旁邊輔導我寫作業,教了我半天,我還是走神,精力回不到書本上,不知所云,他們很生氣。

我天生對數學不敏感,最討厭做數學作業,和數學老師也沒什麼「交集」,但我都很討語文老師的喜歡,他們都把「畢生絕學」教給我。

我的語文老師都很文藝很有情懷,他們共同的特點是特別喜歡古詩詞,在教學方法上,無一例外地都讓我們學習摘抄名言名句,古詩詞。

我的文學啓蒙就是在那時開始的。

我很努力,語文成績都是名列前茅。到了後來,作文成績也特別好。我對老師說,我想當個作家。老師說,「自古文人多餓死」,你可以喜歡語文,但不能以作家爲終生職業。

我知道她是爲我好,後來我也聽了她的話。雖然享受寫文的過程,但不再抱有幻想。在我眼裡,作家,是個虛詞,不能賺錢的職業。

(2)

雖然我工作很努力,但性格文靜,不熱衷混圈子,並不是女強人,對升職管理也不感興趣,所以每當公司內聘時,大家踴躍報名,我無動於衷。

同事曾對我說,你太佛系了,這樣的人很吃虧。職場是一個強勢的磁場,要很強勢才能生存。

我對她說,有什麼辦法,性格就這樣。

我最喜歡一個人,安安靜靜的,不被打擾,做著自己喜歡的事。但在辦公室這是不可能的,你要照顧到每個人的情緒,說話的時候要反應很快,不然一不小心說錯,就有可能會影響兩個人的關係。

一個小公司,卻千人千面,就是一個小社會。在這裡,想要遇到同頻人是很難的。

一直以來我都活得小心翼翼,在複雜的小圈子裡能活下來實屬不易。一路走來受了不少明槍暗箭,也得到過很多人的關懷,收穫了很多朋友。

一直以來我都在尋找一個出口,找一個可以寄託情懷,又能果腹的路徑。很自然,就回到寫作上了。

在沒正式寫作之前,我每天都有寫日記的習慣。或發發牢騷,或一個人偷著樂,寫寫心事,寫寫故事。

是自媒體,給了我發揮愛好的機會。是網絡,讓我做了個有心人。幾年時間,我已經學會從爆炸的信息中篩選有用的信息,學會收集素材,學會觀察身邊的人和事,學會獨立思考。

每天至少讀幾十頁書,且定期更換書目。因爲閱讀,可以讓一個人抵達到不了的遠方。書中世界,字里乾坤,別有洞天。形成自己的知識體系,就不會被人輕易忽悠。

我很喜歡從書中獲取信息的感覺,也喜歡把心中所想敲打出來一串串字符的感覺。有時翻過去的日記,對當初寫下的句子,現在讀來也很喜歡。

越輸出,越有成就感,越快樂。

(3)

我喜歡寫作,還因爲從前的我過得並不快樂。

有時候感覺,人心太浮躁了。想要擁有一顆清淨心,太難了。

一直以來我都清醒地知道自己相要過什麼樣的生活,但總也達不到。我知道自己喜歡交往什麼樣的人,但總也遇不到。

嫁到他那邊,當老家的鄰居問我收入,問我幾時要二胎,跟我講她的家務事,跟我炫耀金戒指,炫耀車,貶低我的價值觀,就覺得無所適從。

他們喜歡金首飾,我卻喜歡玉。他們喜歡高調霸氣,我卻喜歡靜水流深。我的默默無聞,不會包裝,在別人眼裡就是沒本事,混得不好。

可能過去的自己太年輕了,總是容易受別人影響。想要的東西太多,不能擁有時,總是不快樂。

直到重新寫作,我才活了過來,開心起來。我開始反省自己的錯誤,懂得了兼容。找到了出口,心結也就散了。

現實也許有很多無奈和阻礙,但當拿起筆寫出來,一切事都不是事。

如果你是水,遇到山石阻礙,記得繞開,因爲你知道,你要流向遠方,匯入江河湖海。

提升之後,圈子也就變了。

(4)

文字,真的可以療愈。

在寫作路上,我遇到很多貴人。他們幫助我,鼓勵我,讓我漸漸走出陰霾。他們本身自帶光環,各有故事,在各行各業都是出色的人。

作家蔣坤元,齊帆齊,沉香紅,茶詩花,雪梅,曉風思語,嫻子,張婧,慧慧,珠珠,慕緋雪,陌上塵,玉瓊,孔秋莉,秋菊,一紫,鄔玲子等等,他們把有價值的信息和溫暖傳遞給了我,我也因此快速成長。

感謝這一路幫助、支持我的人。

感謝這一路,默默關注我的人。在我沮喪的時候,她/他突然跳出來說,我一直默默關注你,和你有同樣的境遇。看著你變得越來越好了,我也要向更好的自己出發!

就是這種小小的快樂,讓我更有動力。

用文字記錄生活,記錄每時每刻的心情,搭起一座通向外界的橋樑。

我們一起寫到地老天荒。加油。